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我是新来的scp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7.赭虞的理念(求推荐票)

我是新来的scp 天山者 3427 2021.03.04 00:00

  “这是……什么鬼……”地天不禁嘀咕一声。

  因为就现在的情况而言,虽然他处于下级,但是说什么赭虞倒也不会太在意,所以胆子放的也越来越大了,话也越来越随着身心的自然而放宽。

  “没什么,我养的新狗子而已。”果然,赭虞笑道,那令人发毛的内容跟这副从容的笑容完全不匹配。

  但他说了句叫什么话?狗子?狗子!狗子!你家狗子叫起来这么豪横吗?!

  地天现在真特么想一首抚面,一手撑墙,大喊一声:“我特么就不该来!”

  辰星他们闻言,也是听着一愣一愣的,果然,这些博士里面估计都是跟怪物打交道太久,都玩疯了,说个话都这么……别致!

  反正不管他说什么是不是狗的,听着声音就知道不是什么省油的呢,之前岳日不是还戏称千喉之兽就是狗吗?道理是相通的。

  谁真知道?反正至今,想走也走也走不了了。

  但是他装这层隔音墙是什么意思?意思就是说,人死里面也没人知道咯?还是说,他这个培养室……是瞒着上头做的?

  “来!正好这条狗很久都没有见人了,可能是听到我们的声音显得很激动吧!”赭虞笑道,上前准备开门。

  辰星险些骂出来,心想道:“还激动?怎么听着这声音跟你有深仇大恨,想手撕了你似的!”

  赭虞似乎注意到了他们的神情,但只是淡淡一笑,并去开门,方才发现这道门更不一般:门旁边有三道锁,才知道,原来是三栋厚足十多厘米的门紧靠在一块,一道密码开一扇门,最后被打通了,里面还是黑洞洞一片。

  他们感觉现在钻隧道似的,不知道哪里才是头。

  他们进了以后还是一条曲折的暗道,为什么说暗道?因为就是有光,但是灯光十分昏暗,反而比没有光更显得压抑。

  从这里可以判断这灯光怎么像是特意设计的,有亮的不装,装这……看来,这跟赭虞的个人癖好有关。

  “吼——!!!”

  刺耳而雄厚的吼叫声还在四壁回荡,仿佛近在咫尺,也许这是因为这地方回音吧。

  “嗒,嗒,嗒……”除了这些,就是他们的脚步声,军训与皮鞋踏在刚铁板上的声音,悠悠而幽幽的回荡着,每次看恐怖游戏,发出这种声音的人,总是先死。

  他们也不知道,这前方等他们的,只是一次观赏、游玩,还是一次考验。

  走着走着,没有一扇门,但是就从这个幽闭的通道走到了一个大间,不都更想说一间仓库。

  里面摆放了东西,显得十分陈旧,有些地方甚至没动过,灰尘都积了不少,还注意到有不少惹人眼球的铁笼,甚至有些木板上溅的血色呼啦的……还有各种新奇古怪的医具,工具,甚至是刑具……根本想不到,这里曾经经历过什么。

  简直就是个监狱的拷问部!

  但是没人说话,尽管心里已经噎了很多话,可是谁也没打破这寂静,或是不敢打破。

  “尽情参观吧!不过,请不要碰任何东西,不然,少条胳膊掉条腿,我不负责。”赭虞带着幽幽的声音,简单交代了一句,接着转身向一个亮着昏暗灯光小工作台走去。

  他来了工作台前,拿起把手术刀,就往那只已经在不断抖动的胳膊上面下刀,血色“滋啦”,赭虞却没有声音,似乎切的不是他的肉一样。——显得有点诡异荒诞。

  辰星他们在这站了好一会儿,但都不敢轻举妄动,先是打量着四周,渐渐的,眼睛尽量熟悉了,这个场景越看越发毛,感觉像进了屠宰场似的。

  他们的想法各有不同:

  辰星心想:“这个赭虞,到底是……这个地方,到底是干什么的?”

  黄玄心想:“咦?刚刚的吼叫声是怎么没了?”

  盛神心想:“这地方真的没问题吗?还有,那句‘少条胳膊掉条腿,我不负责’……是怎么个意思……”

  地天心想:“……这个变态的,该不会是看我狂拽酷帅吊炸天,想拿我做实验吧……”

  站了一会儿也许是因为站到都发酸了,开始移动。

  地天走了走,然后这样旁边的架子去溜达,盛神一边低声喊着“别乱跑,没听他跟我说的话吗”一边跟着上去。

  而辰星和黄玄则慢慢向赭虞走过去,想看看他这场手术是怎么进行的。因为过于冒昧的原因,是慢慢靠近。

  辰星和黄玄立在赭虞的“手术台”旁,但对方并未在意他们存在,只是轻轻瞥了他们一眼,便又继续自己的“手术”。

  此时昏黄的灯光下,本就橘黄的灯光映着满台子的鲜血,更显得一股狰狞,赭虞左手撑在手术台上,右手拿着一把手术刀,进行着他的“表演”:说白了,就是拉肉错骨头。

  “啧!”赭虞似乎有点不耐烦的样子,或是觉得这样子进行太过复杂,干脆一刀切下去,将整只那千喉之兽的左手切了下来,再进行手术!

  鲜血积在台子上凹下去的部分里,看样子就像一个小型的血池,而那就像是一只撑出血池的巨大手臂。再加上他还是不断抽搐着,鲜血往旁边溅着,就连灯上都见了不少,映着这光,似乎更加血红了。

  此时那只左手已经面目全非,虽然他本来就是红色的,但是那殷红的污血又给他镀上了一层狰狞。

  “……”辰星和黄玄站在旁边,一语不发,虽然他们心里有很多话,但是面对此情此景,也真的没什么话可以说,可以插得上嘴。

  他们是那么清晰而又清楚的闻着那股浓厚的血腥味,看着赭虞一刀一刀将那爪子的筋脉挑出来,断开,接上,再挑出来……依次重复,到最后,甚至分不清哪些是血,哪些是那只手。

  但不得不说,他进行的那么干净利落,那么完美,手起刀落,甚至留给人一股无踪的虚影,十分专业,又十分严谨,实在挑出什么刺来。

  “怎么?”耳边传来赭虞的声音,他们跟方才一直将目光盯在那手术上,现在向赭虞望过去,在血红的灯光的掩映下,他那张笑脸简直如鬼差邪神,阴寒悚然!

  总之一句话:什么鬼!

  “怎么?你们这些东西,这么感兴趣?”赭虞笑道。

  “……”辰星无言以对,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刁钻的问题。要是他答应,那不也成变态了?

  “……赭虞博士,这只手,应该……是千喉之兽939的吧?”黄玄较低声问道。

  “不错!不错!的确。”赭虞说完,低头看了眼,又望向他们,看了这么一会儿,似乎希望他们继续问下去,但是他们真的没有了问题,就刚刚那句话,也只是随便答的。

  “你们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要将他装了自己的左手上?”赭虞问道。

  “……嗯。”辰星只得淡淡的点点头。

  “这是当然。千喉之兽的数量本就繁多,我挑着做实验是正常的。况且,他们作为兽类,虽然很多地方不具备人类那样,但是相反,它们比人类更优秀,他们比人类更强大!他这只手,他有多大能耐,你们刚刚也看到过了吧?”

  赭虞说道这,顿了顿,辰星黄玄不禁想起之前那匕首断裂的场景。

  “所以说,我又将它移植到自己的手上,经过原来的手是报废了,但是,经过不断的调试,正常控制已经没问题了。”赭虞接着笑道。

  赭虞似乎要来一番长篇大论,又说道:“我失败了不下十次了,但是我已经找到了调解他的方法,能将它跟人的神经紧紧连在一起,就像我们原来的手那样方便,只不过以前的更厉害。这种一直技术自然会遭很多冷眼,也许嫉妒,都叫我是‘疯子’,但是我管他呢!我成功了,就是成功。你见过的种种,就是证明!而且,如果能推广出去,所有的人类都移植上这种东西,我们还会惧怕什么?那些scp?不在话下!”说实话,赭虞的情绪跟断句都十分令人精神振奋。

  “……”辰星听完,虽然也感到一种莫名的热浪,但是还是很理智的,而且,什么叫做“嫉妒”?在寻常人眼里,这本来就是痴心妄想,本来就是自取灭亡,玩火自焚!将这些危险的猛兽的东西移植到自己身上,那到最后还指不定是不是个人类!是啊,也许到最后,就不是人类配备上这些肢节,而是这些东西取代了人类!

  “所以说,我们配备上这些东西,就能主宰到最后:活下来。那些scp,也不用因为去镇压他们而付出那么惨烈的代价。”

  但不得不说,这位赭虞博士,从某种角度上看,就像《陆判》里面的陆判官一样,虽然用丑陋的外表,但是底子里面却还是干净的。所以说什么为了人类的存活而努力,这种话有点大,甚至有点异想天开,但是至少他心里是怎么想的,能不能做成,也许真的不重要。——要知道,有时候过程似乎比结果更加重要,很多时候,为了最后的胜利,都会不择手段的啊。

  但,又不得不否认这种情况,也许在达到目标之前,就会迎来自己的毁灭,可是,往往一句真切的誓约,可比一切都美啊。

  “……”赭虞见辰星滞忘了自己那么久,自嘲的笑了笑,低下头边去整治那些东西,边说道,“也许,你们也会叫我疯子吧?——但是,我觉得吧,这不是疯,只是愿意尝试那些别人不敢尝试,但却又必须有人去尝试的罢了。”

  “……是啊,你做的确实没有错,赭虞博士。”辰星道,“也就是说,你想通过这种方法去镇压那写scp来保全人类?”

  “是的而且必要的时候,是消灭,而不是镇压。但你说的没错。”赭虞见辰星跟自己说上话了,笑道。

  “那……也就是以暴制暴,以杀止杀?”

  “……”赭虞愣了愣,道,“是的。但这是最有效的办法,要知道,‘你死我活’是怎么出来的。唯有有能力抗衡所有威胁到我们的东西,我们才能毫无顾忌的活下去。”赭虞笑道。

  这一笑,意味深远。

  似乎,他自己曾经就经历过跟死和活有关的事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