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我是新来的scp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9.渴望声音的scp-939(五-求票)

我是新来的scp 天山者 2589 2020.12.15 20:15

  “啪!”

  刚才开门,便有一个士兵由坐姿倒下,躺在门口。

  “嗯!?”

  辰星吓了一跳。

  因为这句士兵尸体刚好就倒在他的脚边,要不是躲得快,还得倒在他怀里。

  辰星看了,看这具士兵尸体,身上没有明显的伤痕,武器装备除了枪也都齐全,但是双眼翻白,口吐白沫,脸色煞白,毫无血色可言。身体已经硬了。身上除了几处像是利刺划破的伤痕之外便没有了伤痕。身上还都布满了一层唾液状的粘液,似乎被什么东西吞下去,又活活吐了出来。

  这士兵明显就是被那只939吞下去,又吐出来过的玩偶。

  这种死法,简直就像中国古代的刑罚一样残忍。

  辰星又往前走了一步,而且那个士兵身旁还有一把枪。但是那把枪什么地方都完好无损,但是他的枪口似乎被什么东西拍断了,很明显——是受到那只939的偷袭。

  而且,暂且抛下这具士兵尸体不论,他在放眼望去,除了满眼的漆黑之外,就只剩下满地鲜血与这刺鼻的血腥味儿了。

  这场景简直就跟当时096一样,在他可以看见的地方,横七竖八地躺着这些士兵的尸体,一部分都完好无损,也就是所谓的那些被吞下去又吐出来的人,而另外一部分就比较惨了,有的是被活活咬死,或是爪死。

  满地鲜血,像地砖一样铺在了地上。甚至都已经起硬了。本来,他上战场也是很多次,这种场面见怪不怪。但是就他们的死法和着诡异的场景而言,就不免令他心中增添一份恐惧。因为谁知道下一秒,他会不会加入这些士兵的行列呢?

  辰星放轻脚步向前走了走,到处都是士兵的尸体:有的是整个全尸,有的是断肢残臂,有的是一颗头颅……那些枪支弹药也像被拆分了一样,洒在地上。

  看的是场景,他的脑中仿佛还能浮现出这些士兵生前在939的利爪与尖牙之下悲惨的哀鸣,尖叫惨叫,和挣扎……

  前方的路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辰星的心中的恐惧油然而生。况且,这里的灯似乎不是被人特意关掉,而是被939一个个破坏掉。显然——它已经聪明到知道利用猎物的缺陷了。

  “乓!”

  辰星又向前走了两步,突然身后的那扇门缓缓下降,最后完全关闭。外面的光芒也不再透进来。里面真的变得与世隔绝一般漆黑。

  “你怎么这么快就把门关了?!”辰星捂着耳头的通话设备,压低了声音说道。

  但他万万没想到,压低了声音、压低了嗓子说的话,在这里竟然都有些许回音,他连忙住了嘴,怕又将这东西引来。

  “不关门,让它跑出来怎么办?逮着我吃吗?”岳日似乎没有了解辰星心里所想之苦,回答道。

  尽管通讯设备串的声音很小,但是在这空旷而死寂的地方也传达着回声。

  辰星连忙直接将那通讯设备紧紧捂住,并且冲着抬头可见的角上一个摄像头比着手势。

  辰星又隐约听到了一些吼叫的回音从远处传来。不禁是吓得一哆嗦,站在原地动都不动。毕竟他现在什么都看不见。直到那回音又哼哼作怒几声,声音渐行渐远,直至消失,辰星才松下一口气来。

  他还不放心,又看了一眼那小雷达,目标离自己很远,他才将悬着的心着了陆。

  过了好一会儿,都不见辰星有动静,因为他正站在原地让自己静下来,顺便在黑暗当中待久一点,看着可以清楚一点。

  ——毕竟,虽然他们抢上有微小的照明设备,但是那如果突然关掉的话,他就会变成瞎子一样,什么都看不见。——他又检查了一下装备上面并没有夜视镜。——指不定是不是那个靠不住的家伙忘了。

  “你还傻着干嘛?”那头的岳日问了起来,显然,对方也压低了声音,再通过这通讯设备传过来声音极低极低,惟有辰星可以听之。但是谁知道,那个以听觉敏锐著称的939会不会听到呢。

  辰星没说什么,因为他大概也能够看得清楚了。至少脚边儿的那些死相难看的尸体跟鲜血他看得很清楚。但能进度还是很低:最多不超过五米。但是,反正也没得选,他也就准备出发了。

  于是,他将所有的护具都检查了一遍。将枪握在手中,做预备状,随时准备开枪。慢慢地向前摸索着,如同那次096一般贴着墙壁。

  当然,他的摸索也不是没有目的的。

  他一边走着,一边看着那小雷达上显示的上面那个显示目标的红点。在一段活动之后,它仿佛停在一个地方很久了。他不得不过去,但又犹豫着要不要过去,因为过去,某一种方面给他带来的感觉是生,但更大的还是死。门口地下那些断肢残臂的士兵的尸体就是最好的证明。反正已入此间,出也是出不去了。

  瓮中捉鳖,这鳖总不至于就呆在那儿让他捉吧?

  但是他明显把脚步放得很慢,毕竟前方是未知的危险,后方也指不定会有突然的袭击。况且,脚步放的越慢,发出的动静也就越小。

  但更令他感到诧异的是那个红点。自打他放慢脚步走到现在那么久,始终没有移动过位置。这,对于一个已经知道有猎物进入自己狩猎范围的猎食者来说,是极其不自然的。

  当然他想得更多的是门口躺着几十个人全副武装的士兵,有大枪的有小枪的。同样跟他一身装备,但几十个全部被杀死,他一个人进来,拿一把长枪一把短枪,顶什么用?这是……来给它喂食的吗?

  现在他也去想这些理论上的东西,还不如好好想想呆会儿该怎样应变。

  反正他自打进了这个基金会之后,每天想的事情无非就是多活一天。谁知道哪天会不会突然挂掉。

  如前所到,若说一切答案都在路上,那这条路,怕不是条黄泉路……

  他走的虽然很慢,但是这段路也就那么长,从归是有到头的时候。

  是的,他已经非常接近那个红点了。那个红点从他发现不在停不在行动开始,就一直没有再动过。但越是往前走一步,他的心脏跳动的就越发猛烈。仿佛下一秒就冲破胸腔,掉落在地上。

  从地形上来看,前方有一个不通向任何地方的小凹槽一样的地方,也不知是设计师脑子有坑还是怎么着,反正就一个小凹槽。他现在呢,跟它隔着一个转角,转角过去便可以看到了。

  但说实话,更奇怪的是那个红点不仅从那时便没有再动过,甚至离这么近,他还没有听到一点声音:比如那只千喉之兽哼哼做怒的声音。

  一步步逼近,一步步逼近,他一步步的往前走,那个地方也就向他冲来一样,一步步的靠近。

  转眼之间,他已经来到这个凹槽的边儿上,再一转头进去,怕就是能见到那只千喉之兽。

  汗水早在一步步逼近的过程当中打湿了他的衣衫,每个汗毛都直立了起来,所有的神经都紧绷着,双眼甚至都不敢眨上一下。

  “哼!”辰星咬咬牙,一个步子就将枪口对向凹槽之中,人也转了进来。

  但是眼前的场景令他诧异:

  他什么也没看见!

  他没有看见那只高达两米的巨兽,但是他的雷达上面显示,植入在它表皮下面的追踪器就是在这个地方发出感应的……

  突然,他看到地上好像有一坨什么东西。

  他向前两步一看,竟然是一块儿呈暗红色半透明状的肉块儿!肉块儿当中,似乎植入了什么东西——

  这就是那只千喉之兽的一大块肉!

  它是为了躲避追踪,活活将那块肉咬了下来!

  等等,这不就意味着……

  糟了!这是一个陷阱!

举报

作者感言

天山者

天山者

抱歉啊,本来计划是把上次停更的补上,但是明天是月考,要复习,所以说就这样吧(~_~;)

2020-12-15 20:1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