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我是新来的scp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3.049―交谈(一)

我是新来的scp 天山者 2345 2020.11.10 18:55

  自049答应重回收容室后,变得平静了很多。不再向基金会工作人员提出对实体的要求。近日来也没有再要求提供过尸体。但他显得变得十分奇怪,一会儿自嘲的笑,一会儿却又像得了抑郁症似的一言不发。

  所以按照这个情况,博士岳日也没有在这几日允许任何人对049进行研究,包括他自己,留给了他空间独处。另一方面,也是因为049这次的不正常行为而无法确定他现在的心里想法是什么,所以需要进行收容。

  辰星也在这悠闲的日子里度过了好几天。

  但悠闲的时光往往都不会持续太久。

  ――“岳日博士呢?我要见他!”

  这天,049提出了要见岳日的要求。

  ――“真的吗?马上来!”

  岳日博士听到之后,火速赶往049的收容室。

  现在049的收容室是一个还算比较标准的人形收容室。面积为10×10×5。

  “哦!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亲爱的医生。”岳日笑问道。

  “上次你们派去找我的那个辰星在哪儿?”049准确地说出了辰星的名字。因为已深入他心。

  “辰星?”岳日听到之后,先是一愣,“您是想找他?”

  “是的!可以的话,我希望马上。”

  “好的!”岳日一脸兴奋劲儿,似乎觉得这次的事情,格外的有趣。

  ――辰星那头――

  辰星在这个小间的铁床上躺着,却双眼无神。似乎心中思考着什么事情。

  是的,他的确在思考。

  他先是思考着,自因为不明的原因被带走了这里来。然后,在他们将进行的实验下艰难的挣扎着,寻求着一条生路。

  先是经过了096事件,而这个所谓的害羞的人,只不过是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的样子,却又想得到朋友的孤者,而这个时候,他出现了,自己伪装成一个瞎子,与096达成了朋友关系――但是这一切只不过是因为他想活下去罢了。他欺骗了096的感情,096的信任,将那个一直相信着他的人,亲手关进了那个冰冷的收容室……如今,已经将近一个月了,而096的收容室那边一直没有动静。这就说明着――096一直在等着他。特别是那天,他去096收容室的热像屏幕时候就看见了,096时而坐在原地时,来回走动,等着他……

  而049……对他所有的,只是数不清的疑惑。

  那次,出现在035的收容室当中,049就以资料上面所描述的大为不同。而且,这个所谓的疫医,闻到薰衣草粉的时候,为什么会呈现出那副姿态?而令他最疑惑的是,049口中所谓的瘟疫到底是什么?真的存在,还是不存在?如果是真的存在,又是指什么?若是不存在,他又为什么依旧坚持着这个瘟疫的存在?

  他后来又详细看了一下049的资料。049自称来自于中世纪,15世纪的法国。

  中世纪,也就是那个黑死病泛滥的年代。当时因为黑死病这场瘟疫,死了成千上万的人。人们无不笼罩在黑死病的恐怖和阴影之下。

  于是这个时候一群鸟嘴医生出现了。尽管他们当中很多的人都没有医术,没有技术,但他们都想治愈人们。于是,他们纷纷戴上了鸟嘴面具,穿上了黑色长袍,去救治黑死病。在这期间,他们也死了很多人。

  简单来说,那个年代,就是一场灾难。

  那么,049所提到的瘟疫会不会跟这有关呢——跟黑死病有关?

  显然,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那么,049口中的瘟疫,到底是指什么?当然,这也是所有的研究人员好奇但又不得而知的。

  还是说,这个所谓的只有049就能看到的瘟疫,根本就是一场骗局?一个谎言?那又是为了掩饰什么呢?他又为什么要编出这样的瘟疫?

  再说了,所谓的“治愈”出来的人,全部变成了丧尸。难道049不知道他们那幅姿态意味着什么吗?还是说,只是在掩饰着,用“治愈”掩饰着他的过错?(要不给他看几部丧尸片儿吧……)

  一切都是一场迷。

  “砰!”

  “辰星!”突然一下,那扇铁门被重重的推开。岳日探进头来,激动的大喊一声。

  “我去!”辰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吓了一大跳,差点从床上栽下来。

  “什么事儿啊?”辰星问道。

  “快点,快点。还在磨蹭什么?”岳日一脸的兴奋劲,“049刚刚提出要求,要要与你谈话!”

  “啥……?!049?和我谈话?”辰星愣了一下子。049找他谈话?莫不是要报仇吧?这明摆着一桌鸿门宴啊。

  “听到没有?还磨蹭什么!懒驴上磨屎尿多的!”

  就这样,辰星迷迷糊糊的就被岳日连拖带拽的拉了过去。

  至于如何交谈,则是049在收容室内靠着观赏窗,辰星则在收容失外靠着观赏窗,两人这样说话。因为这个房间是不隔音的。

  049在收容室内焦急地等着。从左走到右,又从右走到左。

  “哦,久等了!”岳日走进这个房间。

  “哦!终于来了!……怎么是你?我要见辰星,不见你,出去,出去!”

  岳日就这么尬笑两声,出来。

  领着辰星一块儿进去。

  进去前,又对辰星暗道:“你小子,放心,要真出了什么问题,我那边都看得到。随时来支援。”

  辰星得到这句话,似乎并没有得到什么免死金牌。还是觉得不太靠谱啊……

  于是,岳日领着辰星一块进了。

  “嘿嘿,看,带来了。辰星在这儿。”岳日陪笑道。

  “好,很好!”049似乎显得很兴奋。但暼眼看了看岳日,又说,“你怎么还在这儿?我只要跟这位辰星先生讲话,请你出去!”

  “……好,好……”

  岳日又尬笑两声,灰溜溜地出了去。

  现在收容室内外剩辰星与049。但隔着一层玻璃,辰星依旧能感觉到气氛的压抑。

  他在观察,观察049的情绪和表情。

  而049见到他之后,样子看起来一直都不错。

  收容室内外贴着这玻璃各放了两张桌子,一把凳子。有便于他们坐下面对面的交谈。

  “哦,请坐,辰星先生。”049笑着说。

  “……哦,好的。”辰星坐了下来。049的和蔼表现,让他也不由得放松的两分。

  隔着张观察玻璃,049也在里面坐了下来。两人相当于近距离的面对面了。

  “哦,您知道的,在这之前可能还要处理一些其他的事情。”049笑道。

  “什么事?”

  “我这个收容室内有摄像头,带有声音传感装置。也就是说,那个岳日博士那头是完全听得清我们在说什么的。”

  辰星望去,果真。

  “所以,”

  “飒——!”

  049很淡定的从包里掏出一把手术刀来,当做小李飞刀般飞射出去。将摄像头一旁的声音传感装置击落下来。

  “卧槽!”(岳日)

  “好了,我们开始谈论吧。”049笑道。

  “……”辰星不语,因为他还更大的眼睛看着那个摄像头的位置。

  这气氛,是不是有点不对劲……

  感觉像被拐卖了……

  或者是……审犯人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