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密战无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陈淼升官

密战无痕 长风 3420 2019.06.19 10:29

  大西路67号,林公馆。

  林世群跟丁默涵不一样,没有把家安在76号,其实,他是不愿意跟丁默涵住对门儿,两人早已是面和心不和。

  但随着76号开张,势力的扩张,利益分配等诸多因素,他跟丁过去的那点儿小裂痕越来越大,变的现在已经有些水火不容的架势。

  “世群,大块头来了。”一个身穿黑色绸缎旗袍,年轻貌美的女子推开书房,手里还端着一杯浓香的咖啡,轻轻的放在书桌上。

  能够直呼林世群姓名的,也只有他的老婆叶玉柔。

  “让他进来吧。”林世群微微一点头,林公馆虽然不大,却宛若迷宫一般,这还是他自己设计的,没来过的,没人领路,第一次肯定会迷路。

  大块头叫吴云甫,静海人,生的五大三粗,一脸横肉,第一眼就看的让人感觉瘆得慌,早年给青帮大佬高鑫宝开车,后来练就一手的好枪法,经人介绍当了纪云清的保镖,最幸运的是,他讨了一个漂亮的老婆。

  碰巧这个老婆是上海青帮大佬纪云清的干女儿,这一下他可就发迹了,沪西一带的混世魔王,林世群当年在上海犯事儿,拜了纪云清做了老头子,才躲过一劫。

  林世群初到上海,第一件事就去拜访的老头子纪云清,然后搭上日本的关系后,凭借这层师徒关系,拉拢了不少纪氏门徒组成了76号最初的班底。

  吴云甫那是第一个投靠过来的,算是林世群在76号的为数不多的嫡系之一,两人还是换帖的兄弟。

  “大哥,我向你汇报工作来了。”吴云甫这个人没什么文化,天不怕地不怕,谁都不放在眼里,年纪比林世群还大,却唤林一声大哥,家里怕老婆,在76号对林世群这个结义大哥也是言听计从。

  “大块头,坐下说,到我这里别那么拘谨。”林世群嘿嘿一笑,虽然吴云甫这样的人很粗鄙,有时候还会给他惹事,可是这样的人好用,忠心,死心塌地的跟着你干,这比外面那些怀揣着各种心思的人要强多了。

  至于缺点,又时候反而是优点了,如果他没有这么多缺点,怎么会如此依赖你呢?

  “大哥,就你说的那个姓陈的小子,他果然去了听雪楼找那个梁雪琴了,还在里面待了一宿,今天一早才出来的。”吴云甫坐下来说道。

  “看清楚了,是他吗?”林世群嘴角微微一翘,丁默涵和陈明初关注的人,他怎么会放过了,而且他早就先一步调查陈淼了。

  论对76号的掌控能力,丁默涵虽然是正主任,可还不如他这个副的,他本来就自诩为76号的主人。

  “是他,没错,我的人拿着照片仔细对照过,确定就是他。”吴云甫笃定道。

  “他有什么反应?”

  “应该没有被发现,这一天,早上吃了早餐,就去了茶楼,喝茶听书,中午一个人下馆子,下午去了逍遥池泡澡,出来之后,就回了他在麦阳路以‘方云’化名租住的房子,没再出来。”

  “把人给我盯着了,有什么举动立刻汇报。”林世群吩咐道。

  “大哥,这姓陈的既然是重庆那边儿的,那咱为什么不直接把人给抓了一审,不就什么都有了?”吴云甫不解的问道。

  “这个人对我有用,你只管帮我看好他就是了,不可妄动!”林世群高深莫测的看啦吴云甫一眼,告诫道。

  “知道了,我听大哥的。”

  “这就对了,此事还要对外保密,不允许跟第三人提起。”

  “明白了。”吴云甫起身告辞道,“那没事儿,大哥,我就先回去了。”

  ……

  “世群,你是不是在打那个评弹皇后梁雪琴的主意?”林世群的老婆叶玉柔从门口转了进来,劈头盖脸的质问道。

  “夫人,你想多了,我现在哪有那个心思?”林世群忙否认道。

  世群对女色还是克制的,相比而言丁默涵就自制力差多了,这个家伙简直可以用“色中饿鬼”来形容。

  “那你是什么意思,你都跟那边决裂了,他们恨不得杀你而后快,那姓丁的现在可是盯着咱呢,这要是抓住咱的把柄,姓丁的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当年他要是伸手拉你一把,我何至于……”没说完,叶玉柔就委屈的嘬泣起来。

  想起叶玉柔当年为了救自己吃的苦,林世群也是感慨的眼圈泛红:“夫人,我不抓这个陈淼是有目的的,你听我解释,这个陈淼是洪公祠三期的,在上海区坐了四五年的冷板凳……”

  “你说的是真的?”听完林世群的解释后,叶玉柔才停止抽泣。

  “当然是真的,我有必要骗你吗?”

  “那你为什么会选这个人?”

  “直觉吧,我在南京的时候跟他有一面之缘,感觉我们是一类人。”林世群说道。

  ……

  麦阳路,陈淼租住的石库门小楼,从逍遥池回来后,他就没有再出去过,他需要休息一下,并且在脑海里把最近两天的事情捋一遍。

  接下来,他将要面临的是最凶险的“搏杀”,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

  “咚咚……”

  “谁?”陈淼从床上坐起来,略微有些紧张的问道,手悄悄的伸到枕头下面,那里藏了一把手枪。

  “是我,老郑。”

  陈淼微微露出一丝惊讶,他是告诉了郑嘉元自己的藏身之所,可没让他直接过来找他呀。

  但是人来了,又不能不见,陈淼想了一下,还是走过去,把门打开将人让了进来。

  除了老郑之外,还见到了吴馨。

  两人一看这打扮,就是两口子,而且还化了妆,应该不会被人认出来。

  “老郑,吴小姐,你们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顺便让小吴给你看一下伤口。”郑嘉元进来后,开口就道。

  “你们真不应该来,我已经被人盯上了。”陈淼道。

  “什么?被盯上了?”郑嘉元和吴馨都下意识的露出一丝紧张之色,最近有些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

  “不过你们也别紧张,我租的这户石库门住了好几个户人家,盯我的人不敢靠近,怕被我发现,也不知道你们俩是干啥的。”陈淼解释道。

  “你的伤还是让小吴帮你看看吧?”

  “我的伤没事,已经处理过了,你们不用担心了。”陈淼拒绝了,梁雪琴的给他包扎的好好的,没必要拆下来再来一次,再说,也没到换药时间。

  “老郑,我让你去我办公室取的东西拿到了吗?”

  “拿到了,可这东西我们都不会用,还得你来。”郑嘉元苦笑一声,不是什么人都会用密码机的。

  “这个只要掌握了转码的公式,其实并不难,只要找个懂一点数学的人,学一下,很容易的。”陈淼道,“我现在就把公式写下来给你。”

  “我这儿有一份局本部发来的密电,你转一下码,让小吴译出来。”郑嘉元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电报纸来,递给陈淼。

  “现在,可我没有密码机?”

  “密码机我带来了。”郑嘉元给了吴馨一个眼神,吴馨转过身去,将一个随身携带的小皮箱放在了桌子上。

  “既然你们把密码机带来了,那我现在就转。”陈淼点了点头。

  密码机其实就是一个加密的过程,收发双方都必须有一台相同的密码机,设定好加密的方式,将文字转化为数字,数字是有一定规律的,比如说,数字9经过密码机加密之后,出来的数字可能是5,然后再通过电波发出去,被收报机抄收后,通过密码机反向操作,再把它原本的数字呈现出来。

  没有密码机和密码机加密的公式,那是很难破译的,如果再加一道人工加密,那破译起来就更加困难了。

  为了保证通讯不被窃.听,人们想出了多种加密方式以保证密电通讯的安全。

  转码后,将数字再通过编订的密码本转换成文字。

  “好了。”密码机在陈淼手中一连串操作后,原来的密电码就换成了另外一组数字,而且还是用打字机直接打印出来。

  郑嘉元接过来看了一眼,就交给了身边的吴馨。

  吴馨接过去后,取了一张空白的纸笺,问陈淼要了一支铅笔,就在上面“哗哗”的写了起来。

  陈淼平静的坐在对面,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想要去看那密电的内容。

  吴馨写完后,直接将电文交给了郑嘉元。

  郑嘉元只扫了一眼电文的内容,就掩饰不住震惊之色流露出来。

  “陈淼,区座和局本部打算让你接替陈明初,担任区本部助理书记并兼人事科科长。”郑嘉元道。

  “我担任助理书记和人事科长,老郑,你没开玩笑吧?”陈淼还真没想到自己会在这当口会升官。

  “是的,是我跟区座力荐,你在这一次发现陈明初叛变附逆的事情中及时示警,避免了区本部内勤机关和人员的重大损失,我们已经向局本部给你请功了。”郑嘉元道,“局本部的嘉奖很快就会下来了。”

  “感谢区座和戴老板的栽培!”

  “好了,客套话就不用说了。”郑嘉元一挥手,示意陈淼坐下道,“以你现在的职位,这份密电的内容你可以知道了。”

  陈淼伸出双手从郑嘉元手中接过电文,一扫上面的内容,也不禁露出一丝吃惊之色。

  “老郑,这是真的吗?就算王长官过去跟咱们区座不合,他也犯不着这么做吧?”

  “局本部发来的密电,这还能有错?”郑嘉元面色凝重道,“陈淼,局座命令我们制裁王天恒和陈明初,你有什么想法?”

  “老郑,这要向从外部寻找机会只怕很难,这两人一个对咱们内部情况十分熟悉,一个还是咱们的老长官还是行动方面的高手,咱们在他面前,那都是学生,学生怎么能斗得过老师呢?”陈淼为难道。

  “你有什么想法就说,说错了也不要紧。”

  陈淼心中一动,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想了一下道:“我觉得,从这二人身边的人下手比较好。”

  “你是说策反他身边的人?”郑嘉元闻言,那顿时眼底闪过了一丝亮光。

  “嗯。”陈淼点了点头,有些话不能直接说,但可以迂回,相信以老郑的经验,绝不会只想到这一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