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一定要暴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集结(求收藏、求推荐)

一定要暴兵 宏宸千里 2126 2020.01.16 21:17

  今日才收到晶石,总不能无缘无故就横生士兵出来。

  吴维宁派人去镇主府邸给郭江知了一声,此番调动由自己亲自带队,经途边境墙时,会另行招收士兵。

  正好,两全其美。

  此番吴维宁带着三千人出城,就是奔着‘丙’级变异兽群去的。

  赚了晶石,不就是为了扩充军士嘛,正好,拿那五万晶石来解释。

  几纸调令,上面有着吴维宁的字迹,只要是系统军士,自然会分辨出来。

  不多时,两千属于第二万户队的军士,已经集结完毕。

  三千步卒军士,在镇城城池之外,摆列着整齐的队姿。

  二十二挺重机枪,摆列再前。

  不认识的人,必定会认为这是烧火架之类的。

  骑在‘百两’之上的吴维宁,在一千重骑兵的护卫下,策马从城池内徐徐走出。

  城卫兵也在前方迅速开道。

  “回避!肃静!”

  “镇丞大人驾到!快快让开!”

  詹桥镇城十多万人口,镇城人员加上流动人口,每日进进出出都只能从四门而行,每天的人流量可想而知。

  数十米宽道路,越是靠近城门,就越是拥挤。

  而此刻,在城卫兵的干预下,迅速被清理出一条十数米宽的畅通道路。

  原本街道上的百姓,全被驱赶到了道路两旁。

  “哇,哪位就是本镇刚上任的镇丞大人?好年轻啊。”

  “可不是,好像才二十出头!还未有婚取呢!”

  “听坊间传闻,这位吴镇丞早些年,还在下右城那家聚香楼酒楼干过伙计呢!”

  “真的假的?这般天大的人物,居然还做过伙计???”

  吴维宁策马骑在重骑兵中间,透过摩肩接踵之间的缝隙,看到很多百姓看见自己好似看动物园猩猩似的。

  吴维宁也去趣味丛生,让重骑兵流露出一些间距,对着百姓们招了招手。

  顿时,看到吴维宁对自己招手的百姓们,群情鼎沸,面红耳赤。

  吴维宁看到如此之多的百姓,为了自己而激动,也是笑逐颜开。

  难过得过一天,也是一天。

  开心得过一天,也是一天。

  为什么很多人要让自己闷闷不乐呢?压力,谁都有,没有人是轻松的。

  所以,生活是自己选择的,一定要把每天的日子过得开开心心,有困难,自然也会慢慢解决。

  天无绝人之路!

  这是吴维宁每天都要自己告诫自己的一遍的事情。

  出了城,吴维宁看到军队已经集结完毕,并无动员其他话语。

  拔出指挥刀,吴维宁高声亮喊:“全军开拔!出发!”

  一千重骑以吴维宁为首,策马在前,二十二架小型马车拖着的马克沁重机枪行动在中间,三千步卒军士紧跟其后。

  一路浩浩荡荡朝边境墙而去。

  詹桥镇城城池之上,镇督查史,黄江山正站在一处垛口处,认真的看着慢慢远去的吴维宁所部,而他是身边,站着的,是工所所长,黄景生!

  博朗市城在边境墙,一共布置了十万军队,由三个衙门协同署理。

  一个是总绘衙门,总绘长一名,文职正五品衔。

  一个是理事衙门,理事长一名,文职正五品衔。

  一个是中将军府,中郎将一名,武官从三品衔。

  权利上和名义上,这十万军队,都由中郎将管理。

  可武官嘛,肯定要受到文官的节制的。

  偏将军有统兵作战的权利,然后,然后就没有其他权利了……

  总绘衙门,就是专门为这十万军队策划如何行动,规划如何作战的府衙,中郎将要如何去打仗,得由总绘长公布。

  理事衙门是管理着这十万人口的吃穿用度、兵器补给、官职调动的衙门。

  一个从三品的中郎将,除了宅在府邸没人管,其他的,哪怕他出门去逛街,恐怕都有御史弹劾,然后一直堆积在皇城,等待着某一天,为这位上将军多添一笔罪证而已。

  高级武官地位低到骇人惊闻,常常不能再一个地方,待稳一年半载,要么被调走,要么被问罪缉拿。

  达瓦帝国,最不缺能征善战的将军,而是听话的武官。

  博朗市城一共有十个边境城门,每个城门都有其他县、州、镇轮换的士兵镇守。

  直属于博朗市城的十万人大军,全都部属在第五边境城门处。

  中将军府。

  一位年纪刚至而立之年,显得清瘦的中年男子,发簪梳理的整整齐齐,身穿一身儒服,正在一张案桌之上,书写着书法。

  “将军!截止今日,大营一共集结各部士兵一十四万余。”

  正在抒写的将军,并未被足下的禀报而打断自己的兴趣。

  ‘精忠报国’

  当将军把‘国’字,最后一笔,写得如狂风一般,又快又有力量,横拉而过,才终于停下了手中的毛笔。

  “将军书法铁画银钩,如行云流水,让人每日一见,都是耳目一新。”

  “是吗?”

  “可本将,要的可不是日新月异,惹人瞩目啊!”

  说罢,中年将军,在足下不解的眼神中,将手中的毛笔一抛。

  而恰好不好,毛笔落在了书法之上,黑色的墨汁,如水四溅,将一副好好的书法,毁之一炬。

  “传令,各部主官集合!”

  已经在大营里待了一个星期的吴维宁所部,此刻正热闹非凡。

  “朱伟!你倒是打啊?”

  吴维宁、朱伟,吴壹壹和一个大营的巡查官,正围在一张桌子上,博弈着什么。

  “三条?”

  “杠!”

  “哈哈!杠上开花!自摸清一色!”

  吴维宁顿时大笑:“给钱,给钱!一家二十两!”

  麻将作为蔚蓝星的国粹,在连等几日,大营军部都没有指令的情况下,被无聊透顶吴维宁搬了出来。

  朱伟和大营巡查官,哭丧着脸,掏出二十两纹银,递给了吴维宁。

  也就只有吴壹壹,给了钱还笑得合不拢嘴。

  有吴壹壹在,吴维宁岂有不赢钱的道理?要什么牌,吴壹壹就肯定给什么牌!

  正待重新洗牌,准备下一局的时候,营门口顿时传来声响。

  “陈巡查,吴镇丞,上峰指令,传各部主官集合。”

  大营巡查官,陈巡查顿时不悦:“这都日薄西山,太阳都要下去了,这时候集合?”

  “吴兄,今日就此作罢,明日我们接着再战!”

  陈巡查这几日可输了不少银钱,心有不甘。

  赢了不少钱的吴维宁自然笑着回应:“好好好,只要有空,我自当奉陪到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