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洛基福音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9 交易

洛基福音书 喵哩喵气 3009 2019.01.29 23:46

  巨大的投影屏上显示出双方战队的人员现况:第十三战队无人死亡,一人重伤,两人轻伤。第五战队死亡八人,其中包括队长钢窟本人。两边数据对比下来,第五战队输的简直一败涂地。

  观众评价的部分则显示缓慢,因为大部分人都没搞清楚最后那几分钟发生了什么,都在等看过屏幕上回放之后再打分。当他们看清洛基是如何干脆利落的在不到一分钟内完成四杀后,欢呼和选票都像潮水一样涌向了洛基。

  一个不名一文的新人一举成为了这场比赛最大的赢家,获得了全场最佳选手的称号和额外奖金。

  洛基看向屏幕,自己的脸正占据了屏幕的中央。旁边的小画面里则循环播放自己夺取麦莉武器和瞬杀钢窟的镜头。他感到手上的金属环震动了一下,低头看去,花纹之中空出了一块硬币大小的圆形区域,现在上面的纹路变成了花体的九十九。

  “哈,这就开始给我算成绩了吗?”洛基从没怀疑高天尊一直在监视自己,现在手环的变化更让他确信了。他只希望那位宇宙长老不要那么变态,如果这套黄金枷锁上还有什么监听监控设备就更恶心了。

  然而以他对高天尊的了解看,没有的可能性为零。也就是说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监视下,连说梦话都得斟酌再三。

  “对,我的小捣蛋鬼。乖乖的卖力表演吧,如果你能够带来足够多的趣味,也许我会给你很多很多的甜头。”在遥远的主控大厦,高天尊在自己宽敞的娱乐室里观看着屏幕的转播。听到洛基的喃喃自语后,隔空回答了他的问题。

  说完这句,高天尊把头转向了旁边,对安静的站在屋子角落的一对小矮人招了招手。

  “你们两个,过来。”

  金像和银字自从被萨卡护卫队抓来后,一直被拘禁在高天尊的大厦里,虽然没有被严刑拷打,但也无法离开。他们的脖子上都被带了驯服器,此刻变成宇宙长老专属的情报来源和预测机。

  “明天的比赛成绩会如何?”高天尊兴趣盎然的向哈贡人提问,昨天他让这两个小矮人预测,他们给出的结果今天完全得到了验证。

  “我们已经说了,如果事关洛基,很多时候的预测是不准的。”金像小声的抗辩着,“即使今天对了,不代表明天也能对。我们只是被他们抓来的,并不想得罪尊贵的宇宙长老们。”

  “不,不,不。不要拒绝我,我不喜欢听别人拒绝我。而且事实上,你们是主动跑到观景台,主动在奥德杨的脚下放那个空间球的。你们当时完全有机会逃开,那个时候洛基并没有控制住你们。”

  高天尊斜躺在椅背上,伸出一只手,立刻有女仆把一杯五颜六色的鸡尾酒放在了他的手里。

  “告诉我,为什么你们只认识洛基那么短的时间,却心肝情愿替他卖命。你们还有什么东西隐瞒着我?”宇宙长老惬意的咪了一口酒,然后开出了条件。“如果你们把所知道的一切都坦白了,也许我会给你们自由。”

  “我们不是为了洛基卖命,只是为了生存下去。如果当时我们不那么做,行星吞噬者会把我们所有人都杀死,也许连你们也不会放过。”银字一边发抖一边小声的解释着。“就像现在,我闭上眼睛就能看到他撕开萨卡的天空,开始吞噬这个星球的模样。”

  高天尊没有说话,他眯着眼睛,小口的啜饮着自己的饮料。吞星被放逐在虫洞循环之中,没有人可以从内部打破这个循环,而有能力从外部破坏掉这种复杂结构的全宇宙也不超过十个。

  “谁把他放出来的?什么时候?”宇宙长老沉默许久之后提问。

  “我们不知道,我们的预测能力并非万能的,有时候只是一闪而过的画面,而且那也不是必然发生的未来。一切都在变化中,我们此时此刻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会改变未来。洛基是时间旅行者,你不能这么困着他。”金像着急的搓着手,希望能够说服宇宙长老。

  高天尊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挥挥手,示意哈贡人可以退下了。越是有人告诉他什么不该做,他就越喜欢去做。拥有无穷寿命的最大缺点就是无聊,只要能够不无聊,那怕明天世界就会毁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打了个响指,托帕兹立刻从沙发边凑到了近前,单膝跪在了他的手边。

  “去给第一战队安排一个特别的选手,我倒要看看洛基能有多厉害。”托帕兹立刻掏出了面板,把所有的选手资料递到了高天尊的手上。宇宙长老兴致勃勃的挑选了半天,最后敲定了一个。

  “就是他吧,我倒要看看对于看不到的选手,他要怎么想对策。”说完他把面板丢给助手,惬意的把腿跷上了沙发。旁边的女仆立刻知情会意的跪了过来,给他轻柔的按摩了起来。

  ***

  洛基差不多是被队友抬下场的,并不是因为他受伤了,而是因为大家过于开心,把他像个英雄似的簇拥在了中间。每个人都对他大加赞赏热情拥抱,以至于洛基不得不亮出他的刀,礼貌的请其他人注意私人空间。

  “我知道你就是那个注定万众瞩目的明星。”法克米无视洛基锋利的弯刀,直接大咧咧的搂了上去。“从你选择买一对空的刀鞘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不同寻常。”

  是的,洛基在休息室要求购买的装备当初让法克米大感困惑。放着一堆武器,全套的铠甲不买,洛基却选择买了一对笨重粗糙的黑鲨鱼皮刀鞘,还有一条除了滑和韧以外没有任何用处的油鱼腰带。

  现在那对刀鞘已经被洛基随手丢在了竞技场上,散发着奇怪油脂味道的腰带也被洛基抽出来,丢在了一边。

  “我只是恰好看过麦莉作战的方式,经验有时候比任何的技巧都重要。”洛基谦虚的摆了摆手,“这一招最多只能用一次,明天开始我们又会面临全新的挑战。”

  他把目光投向了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法克尤,好奇的问道:“刚才最后他用来抵抗麦莉攻击的那一招叫什么?另人印象深刻,可以防御什么程度的攻击?”

  法克米立刻挺起了胸膛,自豪的介绍了起来:“我们兄弟两个擅长马勒星系的传统战斗技巧。我学习的是马勒柔术,精通擒拿肉搏,我身体的大部分器官都可以随意志暂时的移动。因此很难有人给我致命伤。”

  “而我的弟弟,他掌握的是马勒刚术,顾名思义,那是一套以刚猛见长的战斗方式。当他激发全身战斗意志的时候,可以形成厚厚的空气壁垒。他的战斗意志越高,壁垒就越厚,我们没有研究过他到底能防御多猛的攻击,但普通的冷兵器应该都无法穿透他的战意。”

  洛基盘算着找个什么机会试一试法克尤的防御力,既然注定要在这里打下去,深入了解自己人的实力,部署全新的战斗策略就成为当务之急。

  他们被萨卡警卫带着走向了一条不同的道路,一路上法克米兴奋的解释:“胜利的队伍会得到褒奖,我们可以去美餐一顿,享受萨卡的各种服务,然后再回去美美的睡上一觉。等待明天的擂台赛的周末决战。”

  许久没有得到这样大胜的队伍一路上吵吵嚷嚷,让洛基生出一些怀念的感觉。当他们还在阿斯加德,每次从战场归来,索尔、西芙还有三勇士总是如此嬉戏打闹一路洒下噪音,而自己则是那个远远的跟在队伍末端的人。

  没想到现在沦落到当奴隶卖命打生死擂台,反而混的比以前还要受欢迎。

  受人欢迎的感觉并不坏,洛基觉得自己甚至有点喜欢上现在的处境了。只是他实在无法容忍自己穿的像个土黄色麻袋,并且一身血迹和汗臭。

  到了娱乐厅,大家呼啦一下散开,直奔自己喜欢的设施而去,洛基果断的选择了温泉澡堂。在他看来美美的泡个澡,再换一套清爽干净的衣服比吃饭搞女人重要多了。

  可惜天不从人愿,当他愉快的脱光跳进了宽阔的水池,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了对面。

  收藏家从雾气中露出了身影,身后是替他抬着座椅的红皮女仆们。在这种温度超过四十的地方,他居然还穿着那身毛绒绒的皮草,而且连滴汗都没出。洛基终于相信每一个宇宙长老都不是人,统统是纯粹的怪胎。

  “我检查了你所有的东西。”帝万坐了下来,跷起一只脚,斯条慢里的开口。“没有任何有价值的,除了那个空间球。”

  洛基让自己半漂浮在乳白色的池水里,张开双臂靠在身后的大理石上,悠哉悠哉的回答:“我从来不会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这样当别人想抢我的鸡蛋的时候,他总是不可能全部得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