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洛基福音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6 有完没完

洛基福音书 喵哩喵气 3107 2019.02.05 23:20

  这一次艾米利亚吃的不像第一餐那么的脏乱,她有条不紊的顺着赘皮疣猪的前蹄爬上了它的脖子,然后顺着额头钻进了一只耳朵里。亮粉色的银丝从那只耳朵延伸出来,极其优雅的在猎物的表皮和体内勾勒出繁复华丽的花纹。

  他们就像是看着一只隐形的手给这头巨大的野兽纹了纹身,只不过这美丽纹身的代价是致命的。

  亮粉色线条微微发光,原本安静疣猪仿佛是感到了什么,有些恐慌的在笼子里转动身体,轻微的用巨大的弯牙碰撞旁边的笼子。

  这碰撞的动作很快就停了下来,仿佛一个被按下了暂停键的机器。疣猪黑豆似的眼睛暗淡了下去,就像眼珠上面被蒙了一层磨砂的薄膜。

  菌丝还在呼吸般的释放着微微的光芒,很快那光芒暗淡了下去,一团明亮发光的粉色粘液从疣猪张开的嘴巴里滴落,在地板上聚成一团快速的游向洛基。

  她在洛基的脚边停下,发出了哒哒的清脆叫声,并且从柔软的一团中伸出了两根细长的触手。

  洛基弯下腰,伸手捞住了艾米利亚的触须,把她抱了起来,并仔细的掸了掸并不存在的灰尘。团子一边发出噗噜噗噜的喷气声,一边渐渐的暗淡了下去,最终恢复成原来粉嫩的半透明色。洛基顺手把她重新揣回了衣领里她最爱的角落。

  法克尤看了看洛基又看了看那头不再动弹的疣猪,试探着伸出了一根手指,戳了戳疣猪的牙齿。

  硕大的疣猪就像是突然被戳破的气球,扑哧一下瘪了下去,重重的摔落在地板上。厚重的毛皮勾勒出嶙峋的骨架,就像是刚才短短的几分钟里,有人吸干了它体内的所有水分。

  马勒战士并没有就此退缩,他从绑腿里掏出一把匕首,拽起了疣猪的獠牙,沿着颈椎一刀割了下去。

  看似坚韧的皮革意外的容易切割,一下子就划开了一尺多长的口子。棕黑的皮层下面,没有肌肉没有血液没有内脏,只剩下苍白的骨骼,干净的仿佛被食腐动物吃过后又在荒野暴晒了半年的样子。

  他稍微用力晃了一下,最大的獠牙轻松的撕裂了一块皮肤脱落了下来。整张疣猪的皮虽然看着还维持着原状,其实也被刚才那种银丝腐蚀的差不多了。

  法克尤咽了一口口水,冷汗从他红棕色的皮肤上隐隐冒出。

  “它是什么?”

  “你只要知道她很危险,没事不要招惹她就行了。”

  “是不是在赛场上弄死我们六个队员的东西?”法克米看出了一点端倪。

  “不是,但和那个有些关系。那个敌人已经死了,而这一个与我相依为命。”洛基咧开嘴,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记住,这是我女儿——艾米利亚。”

  “好吧……你说是就是。”法克兄弟知道什么时候该妥协。他们打着哈欠,往外面走去:“我们回去睡觉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明天开始我们要参加挑战赛,到时候你看要不要参加……”

  洛基漫步踱向隔壁,三个独立的房间彼此相邻。高天尊安排给艾米利亚的房间旁边就是自己的。上面没有写名字,而是用蓝色宝石镶嵌了一片六棱雪花的样子。

  “还挺有心的么……”洛基挑眉看了看这个崭新的名牌,推门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他发现房间并不像浩克那样是一个开放性的空间,而是用一堵墙分出了客厅和卧室。

  洛基在客厅没看到类似床的东西,于是推开门进入第二个房间,接着他就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人。

  奥德杨大摇大摆的坐在屋子中央,仿佛这里是他的房间。白色的藤蔓长出了一张活的躺椅,不但提供了照明,香氛,果汁,甚至还会给他按摩肩膀。

  面对这个不请自来的宇宙长老,洛基开始觉得有点头疼了。他们兄弟几个就不能让自己安静个半天吗?送走一个又来一个,有完没完了。

  他干脆当作没看到,直接走向屋角的床铺,咚的一下倒了下去。虽然在外面他强撑着没事人的样子,但是吸髓者真的耗费了他太多的体力和精神。此刻他最需要的就是休息,而不是继续和厉害的敌人斗智斗勇。

  奥德杨僵住了,他没想到洛基居然这么不给面子,连自己深夜到访的理由都不问一下,直接进入了梦乡。

  但他可没那么好打发,即使洛基躲入睡梦,也无法逃过他的手段。

  洛基张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片草坪上,四周鲜花环绕,空气清新。微弱的虫鸣在薄如蝉翼的月光下一阵阵传来。

  他立刻撑起胳膊坐了起来,发现面前杵着的还是那个阴魂不散的奥德杨。

  身下的草甸突然鼓了起来,像是从地上长出了一把椅子,新鲜的枝条和嫩叶编织出了扶手和靠背,把他从地上强制的拉到和奥德杨面对面的高度。

  这下洛基也没法装死了,他捏了捏隐隐发痛的眉心,按耐住脾气低声的问道:“什么事?”

  “时间宝石在哪里?”奥德杨也没绕弯子,开门见山丢出了个炸弹。

  这下子洛基算是彻底精神了,他放下了捏着眉心的手,抬眼看向对方。

  “什么?这个时间点,宝石不应该在你的手上吗?”

  “上次你问我时间宝石还在不在,我今天去花园看了一下,它不在了。是你偷走了它?”

  洛基觉得有些好笑,于是他真的笑出来了。

  “呵呵呵,为什么你们出了什么事情,第一个总来找我啊。我最近很忙,一直忙着打擂台啊。你的兄弟可以证明我完全没有离开过萨卡,我又怎么去偷你的宝石。”

  奥德杨抿起了嘴巴,他也知道这事情荒诞不经,自己的时间花园重重禁制,若非有自己的允许,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更何况洛基应该连伊甸在哪里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悄悄的偷走宝石。

  “你说过你是时间旅行者,你通过什么方法旅行的?”奥德杨换了个问题。“不要想欺骗我,在梦境里,你如果撒谎,我的瑞香藤立刻可以识别。”

  洛基低头看了看身下的这些淡绿色植物,明明是在做梦,却依然可以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那味道让人放松,看样子是某种类似于吐真剂的东西,但这种植物居然在梦里也有效,让他十分想挖一颗回去研究研究。

  “我是被人送来的,一个更高次元的超级法师。他叫阿戈摩托,维山帝的主席,在你之前和之后都曾拥有过时间宝石。”洛基深谙语言的技巧,即使每一句都是实话,也不代表说出的就是对方想要的真相。

  “所以你本身没有时间旅行的能力?”奥德杨的眉头皱紧了,时间宝石的失踪是一个大问题。一方面他的花园会开始凋零,另一方面如此威力强大的东西下落不明,万一被有心之人拣去就糟了。

  “我没有。但是我确实曾经多次在时间中来回的跳跃,这也是我从未来回到现在,修正时间因果律的原因。是我导致的一切,所以必须由我解决它。”

  奥德杨讳莫如深的瞥了洛基一眼,伸手从旁边的小树上取来一面镜子。当他的目光扫过镜面的时候,宇宙长老的脸色明显的变了一变。

  洛基想要站起来,他很好奇对方看到了什么。但梦境里,他被奥德杨的法术困住了,没有对方的同意,很难做大的动作。

  园艺长老凝视着镜子,过了一会脸色更加的难看了。他把镜子放在膝盖上,看着洛基,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最后还是把镜面翻过来,对准了洛基。

  “这就是你所说的因果律崩塌吧,我们的物理世界开始震颤了。”

  洛基透过那面书本大小的镜子,可以看到一个似曾相识的祭台。植物主题的岩石雕塑中央是存放时间宝石的凹槽。此刻熟悉的绿色宝石在那个凹槽里,忽明忽暗的闪烁着,有时候还会直接消失不见。

  “时间宝石不是还在那里吗?”洛基不确定的问道。

  “在我来之前,我仔细检查了所有的地方,它根本不在塔座上,连宝石的气息都没有留下。而现在,它又出现了。”在奥德杨的说话声中,刚才还在闪烁的宝石再一次完全的消失了,底座上只留下了一个杏仁形状的空洞。

  洛基在心中瞬间转过了千万个念头,对于现在这种情况,他有一个大胆的推测。

  在目前这个时间节点,其实同时存在了三颗时间宝石,一颗镶嵌在时间魔杖上,放在自己的空间口袋,是自己从两千年后带来的。

  一颗在园艺长老的手中,安放在时间花园,为它提供持久的时间魔法。

  还有一颗在混沌之中,伴随着沉睡的耶梦加得,潜伏在金伦加海沟的深处(详见《洛基异闻录》第四部),正在度过漫长的三十三亿年时光。

  同一个时间,同时出现三颗时间宝石造成了宝石自身存在上的不确定性,而随着自己在这个时空待得时间越久,这种震荡可能还会更加严重。

  他真的很想立刻打开空间口袋,看看自己那根时间魔杖是什么状态。然而他的魔法被高天尊又加了一道枷锁,现在连其他宇宙长老也没办法弄掉那些枷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