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洛基福音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4 死亡吐息

洛基福音书 喵哩喵气 3022 2019.02.13 19:35

  这是洛基第一次看到阿克尤卡的正门,心中暗暗吐槽吞星这个人还挺自恋的,居然雕像造的比自己还要高大。

  这么多年来海盗们改造了阿克尤卡的很多地方,但依然不敢去动象征着行星吞噬者本人的部分。这恐怕证明了现在阿克尤卡的管理者依然是吞星的手下,或者他手下的后代。

  穿过门,飞船的面前豁然开朗,那是一个直径达到五公里的巨大空腔,蜂窝状的结构拼搭出栈桥的形状,如同从四周洞壁上长出来的枝丫指向空间的圆心。十余艘宇宙飞船停泊在各自的码头上,每一艘都是百万吨级以上的武装飞船。

  在这个空腔前方考下的位置有一个同样宽阔的通道,现在守望者号已经上升,找码头去停泊了。这艘被当作猎物的货船则继续向前开去,显然海盗们另有地方处置他们的赃物。

  飞船又行驶了十分钟左右,终于来到了第二个港口。这里是一字排开的卸货码头,九个带着搬运设备的长桥如同钢琴键盘一样依次排列,看起来应该是阿克尤卡的主要货物港口了。离入口通道最近的一个码头上已经停泊了一艘货运飞船,船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回收物资。

  此刻几个懒洋洋的海盗正在用巨大的机械臂抓取最上面的货物,那是一艘半透明的蛋形中等体型飞船,正是行星吞噬者造出来的那艘。洛基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目标,现在只希望惊奇号能停的近一点,等下过去也方便。

  然而码头上突然骚乱了起来,原本吊儿郎当慢悠悠干活的海盗,似乎呼喊了几句什么,接着所有人都站直了,似乎有什么大人物来了。

  “卡马龙,那怎么了?”巴图斯显然注意到了码头的骚乱,还没等他问出口,卡马龙已经掏出了自己的通讯面板,调用了这个码头的摄像头查看出了什么问题。

  “天呢,总督怎么来了?”他小声的对巴图斯尖叫着,要知道罗素总督常年把自己关在黑珍珠湾的蓝月大厦,除了一年一度的庆典和接收新人的仪式,几乎不会出现在人们的面前。更不要说亲自来到这么一个卸货码头了。

  “你有办法听到声音吗?”巴图斯的兴趣同样被挑了起来,他让卡马龙把画面接到主屏幕上。说到底整个海盗城,大家对这个神秘的主人都是又怕又好奇,如果可以有偷窥的机会谁都不会放过。

  “可以,这里正好有五个摄像头,我都能调过来。飞船继续飞,不要让总督发现我们在围观。”卡马龙在惊奇号的信号接收口输入了一串指令,把阿克尤卡的内部监控系统信号调了进来,一群人兴致勃勃的看起了热闹。

  码头上杰夫正在和鲁总管拉着近乎,他从随身的百宝袋里掏出了一个雕琢着华丽花纹的锡壶,正打算递过去。鲁总管却突然推开他的手,脸色大变的转身就走。

  “哎!鲁总管,怎么了?”杰夫追过去,却看到长长栈桥的末端有一团黑气笼罩了过来,四周的灯光都随着那团黑气暗淡了不少。

  “闭嘴!”鲁总管头也不回,只小声的丢下了一句喝止。

  他大步的往黑气的方向迎了过去,到最后几乎是用跑的。

  同样发现总督来了的工头大喊了一句,所有人都停住了手里的工作,只看了一眼就赶紧把头低下,弯成了一个不自然的九十度角,把自己的视线牢牢的锁在脚上。

  鲁总管跑到了长桥的尽头,单膝跪下:“不知道总督大人要来,我这里又脏又乱的,什么都没准备。”

  黑气仿佛一条有着自我意识的披风包裹着罗素的身体,让他在地面像鬼魂一样缓慢的滑行过来。他的影子投到了鲁总管的身上,留下了一片寒意,他用沙哑难听的声音问了一句:“听说有人找到一艘特别的飞船?”

  “是,快手杰夫在外面的小行星带发现的,上面没有任何人,飞船也在休眠状态。他……说不知道是不是我们这里丢的,所以送来给我们看看。”鲁总管在解释的时候,还是掩饰了一下。如果直接说杰夫是抱着捡漏的态度拖来卖钱的,可能这小子命就保不住了。

  “哼!我们的东西,这些拾荒的垃圾也敢用脏手去碰。”罗素敲击了一下握在手中的拐杖,地面上瞬间出现了一条黑色的痕迹,仿佛一条长鞭快速的抽出了一鞭后留下的痕迹。

  杰夫还在狐疑的看着前面,拿不准自己是不是也该跪下去。这黑色的影子就正面砸到了他的身上。他纳闷的发现自己两眼似乎有些对不上焦,看到的世界分为了两半,一半往左倒一半往右。等他轰然的砸到地面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被什么东西劈开了。

  这条无形的长鞭并没有止住它的脚步而是继续的延伸,所有站在影子的延长线上的东西都被看不见的力量瞬间割裂,至死都没能说出一个字来。

  “大人,大人,息怒!”短暂的窒息和震惊之后,所有人都惶恐的跪了下来,以头抢地,不停的求饶。

  “你们惹了不该惹的人,碰了不该碰的东西,不是我要杀了你们,我只是把你们从更悲惨的命运里解放出来。”黑雾弥漫开来,并隐约形成了几条触手,这些烟雾状的触手在栈桥上四处飞舞,所到之处,无一幸免。

  惨叫只持续了短短的两三秒,当黑雾散去,栈桥上已经没有一个活人。一具具干瘪的死尸或站或逃维持着他们生命中最后一刻的模样,每一个的脸上都凝固着名为恐惧的东西。

  “快,快切掉画面!”巴图斯反应过来后,立刻大喊了起来。卡马龙在他说之前已经手忙脚乱的切断了画面,然而屏幕上定格的是总督转过来的身影。他的脸虽然掩盖在巨大的三角船帽的下方,但那只死人眼里透露出的阴森恐怖之意已经透过屏幕刺穿了偷窥者的胸膛。

  同样目睹到一切的法克兄弟和哈贡人脸色也都一片惨白。马勒战士虽然面对过各种各样的对手,但也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敲敲拐杖就把人吸干的对手。两个哈贡人虽然在阿克尤卡混迹了很长的时间,但这也是他们第一次看到海盗总督亲自杀人的模样。

  四个人,八只眼睛都投向了洛基,在他们心目中只有洛基的实力可以与之一战。然而一向表现的轻松自在的洛基,脸色却有些凝重,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问题。

  『不行,我得先把你们送走,万一他过来你们一个都逃不掉。出去之后想办法到黑珍珠湾去,就是这个什么总督的老窝。既然他在这里,不如我们直接去端他的老窝。我怀疑黑珍珠湾的下面有更多的生命源液,而且在环状储藏库的中心位置还有一颗供应着整个星球能量的恒星引擎。』

  洛基一边在空气中写字,一边抬手在身后的船舱上画了一个传送门,门的另一边是他第一次遇到哈贡人的那个电梯口。

  『去吧,我晚点会追踪你们的信号去找你们。』

  哈贡人点点头,快速的跳了过去。然后是法克尤,在最后的法克米不放心的握了握洛基的肩膀,用口型问道:“你搞的定吗?”

  洛基没回答,只是竖起了大拇指露出一个你放心的表情,然后一脚把爱操心的大家伙踹了过去,关上了传送门。

  原本已经没有画面的屏幕闪烁了一下,切换成了罗素的身影。驾驶舱里的所有人脚都软了,只能强撑着自己维持原来的姿势坐好。

  “总督大人!您有什么指示?”巴斯图咳嗽了一下,努力维持着声音的平稳。

  “过来把活干了,我要这艘飞船,解下来以后,送到我的地方去。注意不要碰到现场的其他东西,这里的每一具尸体都要保持他们现在的样子,我要让所有人都明白,属于阿克尤卡的东西,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动一根手指头。如果谁动了,代价就是死。”

  “是!”巴斯图和卡马龙刷的一下站了起来,低头领命。但两个人同时也都松了口气,如果海盗总督不打算留活口,他们现在已经和九号码头上那群人一样死的透透的了。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看到罗素杀人,但每一次看到都还是那么的毛骨悚然。

  每年的海盗庆典,有个项目就是罗素亲手杀掉一批海盗,有些是不服他的统治的,有些是私吞货物的,有些是背后议论他被他发现的。

  这些倒霉蛋会被枪械指着走到黑珍珠湾的揽月广场上,一个个跪下,然后被罗素身边围绕的这种死亡黑雾一一吸干。尸体留在广场自然风化,在一年的时间内慢慢变成灰烬。

  他们也不知道这个攻击的方法真正的名字是什么,只是私底下称呼它为死亡吐息。那层黑雾没有任何武器可以破坏,这也是这么多年来这个看似耄耋老人的家伙可以一直稳坐海盗王宝座的原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