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洛基福音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8 大撤离

洛基福音书 喵哩喵气 3261 2019.04.18 23:47

  “额,看样子,你把整个城堡的人都撤离到这里了……”

  “你没死?”恩都奇直接打断了洛基的话,“罗德尔给我看了你被击落的画面,你看上去完全被雷炸碎了。”

  “这个么,我对于雷电可有着远超世人的认识和耐力,所以没死成。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把这么多人弄到地下躲着能躲到什么时候?”

  “我只是要争取时间,让我能完成灵魂收集器融合算法的改进,这样它就可以无视罗德尔的防护程序,吞噬她那些放在网络上的意识。”

  “那天你在哈拉失去了联系,我这里就收到了罗德尔发过来的你被击落的画面。她再次游说我为她效命,我表面上答应,暗中却联系了劳尔伯父,告诉他实情,并请他发动城堡的防御机制。”

  恩都奇的声音有些惨淡:“我在人员转移的时候,完成算法的修改,打算把它献出去,换取我族人的生存机会。但我知道,罗德尔不会履行她的承诺的,所以这就是一个同归于尽的方法,我只能希望她不会发现我埋的很深很深的逻辑炸弹。”

  “好吧,这确实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不过现在我来了,事情还有转机。覆盖在山头上的是什么东西?能撤掉吗?不然我没法把你的人接走。”

  “那是与寇塔提家族血脉相连的古老生物,受到刺激后会疯狂生长,形成保护城堡的物理堡垒。一但发动,得等它自然脆化,如果强行拆除,只会玉石俱焚。”

  恩都奇给洛基投影了一个山脉的透视图,整座山的底下有像根茎一样的巨大矿脉,那些包裹着城堡的石状藤蔓就是从那上面长出来的。

  “就算我能找到一条从这里离开的道路,你又用什么来接走我们?劳尔伯父年事已高,昆斯还是个没断奶的婴儿,城堡里的仆人们大多年事已高,根本就没有多少有战斗力的。”

  “无妨,我有飞船,大飞船,装个几百号人还是没有问题的。”洛基根本没把恩都奇提的问题当回事,“老实说,如果你的灵魂收集器如果造好了的话,我连那个一起拿走都没问题。”

  “但是,既然你已经在里面留了什么逻辑炸弹,那还是假装无法带走,放在这里好了。”洛基试着联系奥弋德号,但是负物质的屏蔽层阻断了他与外界的通话。

  “飞船?有飞船也没用的,尤文西斯现在是外松内紧,你们可以降落,但却没有办法离开。罗德尔派了一支克里的舰队在天上监视着我,打算我一有异动就过来抢灵魂收集器。

  “但是我们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任何克里人的飞船。”洛基觉得有些奇怪,当时他们检查了半个尤文西斯的领空,并没有发现任何其他的飞船才悄然降落的。

  “真的?难道他们因为什么原因离开了?我现在的能看到的范围仅限于这座实验室和地下基地,上面所有的信号都已经被罗德尔占据了。我也不敢冒险去探查其他的线路,怕被她找到机会攻陷我的最后城堡。”

  “所以你走还是不走?我可以帮你把劳尔以及城堡的人送到一个安全的星球落脚,等解决了罗德尔以后再让他们回来。”洛基看了一眼外面的平民,现在正是午夜时分,大部分人都在打盹,少数醒着的也精神萎靡不振。

  “走,其实实验室下方有一条通往三公里外湖泊的轨道矿车,是多年前开挖的时候使用的物资运输通道,已经废弃多年了,我们可以在那里上你的飞船。”

  恩都奇把一张实验室的地图投影在洛基面前的小屏幕上,用红色标识出了他们将要撤离的线路。

  “好,那我通知我的同伴们去准备接应,你立刻把所有人都安排到矿车上。”

  “拿上这个,这是我升级以后的制衡之钥,里面也备份了我的意识。”恩都奇从真空管里喷出了一个比原来那种制衡之钥要粗两圈的圆柱体。“这里面是最后的杀手锏,不到关键时刻,绝对绝对不要用它。”

  洛基心想上一次用就是很关键的时刻好吗,不然罗德尔已经得到她想要的东西了。但是这种话他当然没必要说给恩都奇听。他瞬移回到了实验室的大门口,等恩都奇打开一丝门缝就返回奥弋德号。

  “怎么样?”斯塔卡刚才一直联络不上洛基,心中十分的焦急,此刻见他平安回来,才放下心。“下面有什么东西阻挡了信号,而且和我们上次探测一样,这里的U矿太丰富了,我们的雷达上全都亮成了一片,地下的结构完全看不清楚。”

  “寇塔提城堡里的人都在地下避难,我们现在去三公里外的那个湖泊去接他们,那里应该有出口。”洛基招手,把之前主脑扫描的地形图拉了过来,放大寻找到了恩都奇所说的那个湖。

  寇塔提大宅所在的山峰是围成一圈的五个山峰中最高的一个,这五座山峰像一朵盛开的桔梗,中央是一个大概有两千平方公里的湖泊。洛基指了指刚才在恩都奇的地图里看到的接应点:“就是那里,我们要飞到那边准备接人,大概有一百多号平民。”

  主脑立刻开始规划航线,洛基不放心的问道:“你们有没有观察到克里人的战舰?恩都奇说罗德尔派了人在这里监视,但我们刚才降落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克里人的飞船啊?”

  “是没有,只有一些货船,看上去都是正常的运载物资,在尤文西斯赤道太空城起降。”

  “提高警惕,既然恩都奇说有埋伏,我们还是小心为上。”洛基吩咐完了以后,打算再瞬移下去。

  “我看还是先释放星辰鹰号,让它在周围掠阵,如果有敌人来袭,也好立刻进行反击。”斯塔卡如此建议到,因为目前奥弋德号的武器系统还处于半封闭状态,而且在U矿如此丰富的星球上用重型武器开火,无异于在火药库上玩烟花。

  “好,交给你了。”

  斯塔卡和阿莱塔两个人对看了一眼:“我们两个就足以驾驶星辰鹰,其他人留在奥弋德号上准备转移难民。”

  “好吧,飞船就由我接手了。”火箭从射击手的座位上,跳了下来,跑到了斯塔卡的旁边,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

  洛基摸了摸他的脑袋笑道:“好好干啊,代理船长,可别把船开到水里去。”

  “去去去!不准这么摸我的脑袋!我可是个成熟的船长。”火箭虚张声势的呲了呲牙,最后还是愉快的坐在了主驾驶的座位上,兴奋的抚摸了面前的操作面板,愉快的尾巴都竖直了。

  洛基和众人打了个招呼,又瞬移回到了地下。这一次恩都奇放他进去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转移到了最底层。轨道上停留着一辆锈迹斑斑的古老矿车,有二三十个车斗,现在大部分人都已经坐满了人。

  恩都奇的投影发布着命令,催促剩下来的赶快上车。劳尔和抱着婴儿的奶妈被安排在了第三节车厢,老人的精神看上去特别的萎靡,看到洛基后更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他的手上裹着厚重的纱布,隐约还透露着一点红色,旁边跟着的仆人一直搀扶着他,老人似乎连坐着都很吃力。

  “我该怎么称呼你呢?”劳尔仔细端详了两眼洛基,他显然认出了洛基的长相,即使肤色不同,但两个人的身形和五官还是一模一样的。

  “我真的叫洛基,我与寇塔提家族也真的有渊源,不管是过去还是未来。”洛基走到老人的旁边,目光停留在那只受伤的手上。“这是怎么回事?”

  “激活守护兽需要大量的寇塔提直系子孙的血液,为此守护骑士已经全部牺牲,而我这把老骨头能做的也只有捐上几滴血了。”劳尔不在意的看了看手上的伤,“我们能挺过这一关的对吧?”

  洛基给了他一个让人宽心的笑容:“我保证,因为我见到过你们的未来。”

  最后一个人也上了矿车,古老的电气矿车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启动了起来,在黑暗的矿道中越开越快。车头的白色灯光在漆黑的岩石上扫过,偶尔照到U元素的矿脉上,就会反射出一阵刺眼的光芒。

  恩都奇的投影一直飘浮在矿车的前部,仿佛在探查着前方的道路。矿洞的墙壁上,每过一百米就会有一道反光材料绘制的标志,标注着距离出口还有多远。

  眼看着还有五百米就要抵达出口的时候,矿车突然发出尖锐的刹车声突兀的停了下来。车上的人滚做了一团,劳尔在洛基的搀扶下才没有跌倒。抱着婴儿的保姆撞在了车壁上,惊动了正在睡觉的孩子,顿时婴儿的啼哭声在矿道里疯狂的回响了起来。

  “哦,看看呢……谁家的宝贝?哭的这么伤心。”一个让洛基完全想不到的人出现在了轨道上,身后是一段有二十米长的摧毁掉的铁轨。

  “温夫人?!”洛基看到许久不见的葶娜•温,一身黑色绿色交织的战斗服,骑在飞行摩托上,停在了摧毁的铁轨后方。

  “叛徒。”温夫人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两个字。“你说好了,为我报仇的。可是看看你所庇护的人,他们每一个,手上都粘着我孩子的鲜血。”

  “我想我们有点误会……”洛基早知道罗德尔肯定会给温夫人洗脑,但是万万没想到此刻她竟然会因为仇恨而选择帮助外人,进攻自己的家族。

  “我不想听你的解释,这么多年来,我听的解释够多的了。”温夫人一挥手,黑暗中影影绰绰的走出来更多的人影,每一个都荷枪实弹,武装到了牙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