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洛基福音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66 邪魔

洛基福音书 喵哩喵气 3091 2019.03.07 23:55

  洛基站在那里,耳边回荡着众人的欢声笑语,这种刻意营造的排挤和冷落让他几乎当场笑出来了。在阿斯加德,他从小到大都是在这种不受欢迎的气氛中长大的,这么点小儿科的表演对他而言简直就像太阳东升西落一样自然和普通。

  但对温夫人而言,从众星捧月的焦点变成如今人人可以鄙视的外人,即使过去了这么多年,她依然会感到巨大的落差。

  洛基看了看四周,施施然走到了她的前面,微笑着为她轻轻的拉开了椅子,邀请她入座。

  温夫人轻轻的颔首,表达了谢意,优雅的坐了下来。她有些担忧的看向洛基,在这里她不能做出太出格的行动。多少双眼睛盯着她,渴望看到当初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女狼狈不堪、丑态百出的样子。

  洛基对她轻轻的挤了挤眼睛,抬手拿起了桌上的一瓶美酒。转身之间,已经用匕首削掉了瓶盖。他像跳舞似的迈着轻盈的步伐,托着酒瓶来到了靠的最近的那个克里人的旁边,在对方搞清楚他的来意之前,拿走了他面前的空杯子。

  “肯特叔父,很高兴认识你,我是洛基。今天刚到哈拉,还没来得及去你的边境牧场拜访你。听说你庄园出产的葡萄酒是最棒的,真希望能尽快喝到。”他风度翩翩的打了个招呼,并自我介绍,还自顾自的给对方斟上了一杯美酒。

  因为在家族中地位低下,被安排在长桌末端的克里人对洛基的行动有点摸不到头脑。他们刚才一直在和旁边的同伴没话找话说,就是为了刻意的回避洛基这个不速之客。可没想到,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寇塔提’,自己厚着脸皮凑了上来。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这帮子贵族一辈子循规蹈矩的。洛基好声好气的说话,他们也不好意思当面甩脸子。只能尴尬的唔唔了两声,含糊的混了过去。那杯酒就像是下了剧毒似的,拿也不好,不拿也不好。

  肯特•寇塔提求救的看向旁边的同伴,那是一位比温夫人年轻一点的克里女性,即使是在宴会中,身上穿的依然是一身戎装。

  她一挑剑眉,伸手盖住了自己的杯子:“我从来不喝来历不明者倒的酒,特别是你这种混血的杂种。”

  洛基轻松的靠在肯特的椅背上,像是没听到对方的辱骂似的。他似笑非笑的晃动着手里的酒瓶,竖起一根手指轻轻摆动:“呐……迈瑞丝表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的父亲有八分之一都特人血统,你怎么能这么骂自己呢?你的父亲、祖父和曾祖父都会伤心的。”

  桌子对面和迈瑞丝年龄相仿,但身穿华丽繁复礼服的女人噗的一下笑出了声。

  洛基眼睛一亮,在迈瑞丝暴起发难之前,转身滑到了那位的面前,殷勤的拿起了她的酒杯。

  “苔丝姑妈,你真人比视频里看着还要年轻啊,不知道你介不介意我为你倒下这杯开胃酒。”

  苔丝晃着手里的蕾丝折扇,看了一眼对面脸色蓝的发黑的同族,故意笑盈盈的回答洛基:“当然好啦。我们已经坐了好一会了。不知道马尔斯在搞什么,还不宣布开席,我聊的嘴巴都干了。”

  洛基一边斟酒,一边用目光和四周投过来的视线一一较量。

  大部分人都搞不清洛基打的什么算盘,但是此刻他们已经没法无视洛基了。毕竟洛基看上去不但脸皮厚,而且牙尖嘴利准备充分,和他在口头上交锋,恐怕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

  洛基拎着酒瓶向下一个座位移动,这是个满头白发的老者,看上去比马尔斯的年纪还要大。洛基知道他是珀尔•寇塔提的堂弟——劳尔•寇塔提。可能是在座众人之中,唯一一个熟悉珀尔本人的人。

  对方果然也没有做出什么干扰或者攀谈的举动,只是抬了抬鼻梁上架的眼镜,仔仔细细的打量着洛基的一举一动。

  洛基倒好酒,和对方点头致敬,正打算离开,却被他突然伸手抓住了手臂。

  “这是……玫瑰之心的……钥匙。”

  老人的手指颤颤巍巍,指向了洛基的胸前。在衣领的缝隙里可以看到一节微微散发着光芒的透明水晶。

  劳尔用手指勾着吊坠的链子,把它从衣服里拽了出来,托在手心感慨万千的摩挲了起来。

  “……水晶之泪啊,我已经有两百九十七年没看到它了。”

  洛基微微的弯着身子,眉目低垂,眼神笼罩在阴影之中。他没有说一个字,但一种淡淡的悲伤感觉从他的身上散发了出来。

  原本还在勉强攀谈聊天的众人终于还是再次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个小小的吊坠上。看似平静的表情之下,涌动着各自的算计。

  “马尔斯,今天你把我们叫过来,是要办正事的。”劳尔松开了吊坠,把带满戒指的右手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既然执政官已经承认了洛基克里人的身份,他就够资格在我们的晚宴上拥有一席之地。如果你觉得没有好位置可以安插,那就把椅子放在我的旁边。”

  作为寇塔提家族现存年纪最大的长者,劳尔虽然在家族中的影响已经日渐衰落,但依然有着不可忽视的权威性。

  他的表态像一道吹过湖面的疾风,顿时在不少人的心里划开了阵阵涟漪。

  至少可以肯定洛基所拥有的珀尔•寇塔提的信物是货真价实的,这个认知让所有人在心底重新考虑了一下站队问题。

  “啊呀,怪我怪我,是我没留意,没看到这里多了一位客人。”马尔斯皮笑肉不笑的看向了劳尔,他虽然贵为长老,但在寇塔提内部也得给劳尔几分面子。

  他动了动粗短的手指,让身后的保镖去命人添加座椅。他假笑着看向洛基:“洛基远来就是贵宾,坐在我旁边吧。我们正好聊聊你的传奇故事,大家都很好奇这么多年过去了,帕尔老哥的东西怎么就突然回到了哈拉,难道真的是上天有灵吗?”

  洛基把酒瓶往桌上一搁,满面春风的迎了上去:“我还以为马尔斯表叔公老年痴呆了,居然就把我这么大个活人给忘了。原来你只是眼神不好,要不要过两天我给你送一副眼镜过来。”

  “你!”马尔斯把手里的酒杯重重的一放,抬手招呼身后的保镖,打算给洛基一点颜色看看。但手指勾了半天,本该站出来的保镖就像死了一样,吭都不吭一声。

  他扭头看向身后,骇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些保镖的眼睛都翻了过去,看样子虽然还站着,但已经失去了意识。

  还好刚才安排洛基座椅的那个保镖还清醒着,正带着两个仆人抬来一张雕花的餐椅。

  “抓住他,他居然敢冒犯我?太不上规矩了!”

  可惜保镖还没来得及执行命令,就突然脚下一绊,砰的一下摔了个狗啃泥,趴在地上一时竟然爬不起来。

  洛基一脸无辜的站到了马尔斯的旁边,亲昵的扶着胖老头的肩膀开始道歉:“对不起啊,马尔斯表叔公,我在动乱和野蛮的萨卡长大,从小无法无天惯了。上规矩这事还得您这样德高望重的长辈来教我,不然我万一哪天失控,一不小心伤了你可怎么办才好呢?”

  他状似讨好的给马尔斯捏了捏肩膀,老克里人感觉一股寒流从他接触的地方渗透到了衣服的里面,直接钻透了皮肤和骨骼,钻进了胸膛,让他的五脏六腑都开始麻痹了起来。

  “我的心脏……”马尔斯捂住了胸口,开始急促的喘息了起来,但麻痹的肺部让他呼吸困难。他恐惧的看向洛基,万万没有想到,对方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当面暗杀。而且更让他恐惧的是,他根本不知道对方用的什么暗杀手法。

  “医生,快点叫医生!”洛基的脸色随之紧张了起来,他扶住了不停的往椅子下面滑落的马尔斯,对着众人大喊着。“他似乎生病了!”

  刚才凝固住的保镖们突然恢复了行动力,他们冲了上来,一把把洛基推开。搀扶着马尔斯,把他移动到了旁边的躺椅上。寇塔提家族本来就有人是学医的,此刻一个肤色很淡的年轻女子从桌子中间的位置冲了过来,直接从腰带里抽出了一根急救针,扎向了马尔斯的胸口。

  洛基漫步退到了屋子角落,看着众人忙做一团,脸上挂着营业用的担忧和困惑表情。只有他知道马尔斯再也不会醒来了,艾米利亚的触须已经破坏了这个老头脑子里百分之十五的血管。

  如果有人检查,会发现这位克里老人的病状完全符合一次急性的脑中风。马尔斯本身就不是个生活习惯健康的人,从资料看他去年刚做过一次血管矫正手术。

  温夫人安静的坐在长桌的尾端,两个人的目光越过大厅在空中相遇。他们没有商量过什么时候动手,怎么动手,但这一次的突袭并没有让葶娜•温感到有什么不妥的。

  她看着伫立在人群之外,疏离的俯视众人的洛基,突然有一种顿悟。也许她捡到了一个不得了的邪魔,而这个邪魔正打算血洗整个寇塔提家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