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洛基福音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79 困

洛基福音书 喵哩喵气 3060 2019.03.20 23:33

  “恩都奇,既然来了,为什么不大大方方的见我呢?伪造这些有什么用?”这一次,洛基可以听到自己的声音了。他确信这些冒出来的艾米利亚是恩都奇对那晚福林见到的场景的模拟,但可惜这个人根本不了解艾米利亚,才会把侦察状态的分裂的艾米利亚当作常态。

  然而这一波的攻击过去之后,一切又重新归为了平静。恩都奇并没有现身,黑暗空间里依然只有洛基,看不到其他人的踪迹。

  若是在平时,洛基有的是耐心等待,但今天他担心艾米利亚的处境,并不想一直困在这里,于是开始主动的去寻找指控者的踪迹。既然双方的意识都会被接入到这个超级电脑制造出的虚拟空间里,他就应该有办法把对方引诱出来。

  四周诡谲的黑暗空间渐渐的淡去,取而代之的是荆棘城堡里的宴会大厅。洛基任由记忆流淌,再现了那个晚上的一切。

  灯光亮起,长条餐桌边的人影逐渐浮现,面目模糊。洛基发现所有人都笼罩在一层雾里,只有端坐在主位的马尔斯清晰可见。

  洛基低头,看到手里依然拿着那晚拿的酒瓶,于是放在了旁边的桌上,一步步的走向马尔斯。既然恩都奇想要看他父亲是怎么死的,他就任由一切按照当时的发展演绎下去。

  “我还以为马尔斯表叔公老年痴呆了,居然就把我这么大个活人给忘了。原来你只是眼神不好,要不要过两天我给你送一副眼镜过来。”

  “你!”马尔斯一如当初重重的放下了酒杯,呼唤保镖。

  这一互动激活了原本是背景的保镖的人影,包裹在他们身上的烟雾散去了,露出了克里卫兵们清晰的身躯。镜头和灯光像是突然聚焦到了他们的身上,洛基顿时发现了很多自己当时都没有留意到的细节。

  比如保镖一共有六名,除了安排座椅那个比较矮以外,其他人都是中等身材,健壮敦实。每个人的头发都削的极短,头皮上纹着属于寇塔提家族的荆棘纹路。在那一刻,所有的保镖眼球都向上翻着,露着可怕的眼白,只不过他们都带着护目镜,不留意不会发现。

  洛基知道那是艾米利亚通过菌丝入侵他们的神经所造成的,但这一切就算通过高清晰的摄像头也拍摄不下来。

  然而在无之境里,洛基的心念所动,场景顿时随之变化关注的焦点。

  就在洛基想到菌丝的瞬间,其中一个保镖的身影突然被拉进放大,硬生生的出现在洛基的面前。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洛基看到了对方白色的眼球底部微微闪烁着荧光的菌丝,那细细的纹路钻入眼底,又在额角微微凸起血管中隐约浮现。

  洛基发现自己被强迫观看着一场虚拟的破案现场,到了这个地步,一切都不再受到他的控制。

  现在保镖身上的护甲凭空的消失了。他可以看到那些发光的菌丝顺着颈部的大动脉没入胸腔。然后皮肤肌肉和骨骼也消失了,只剩下了这个克里人的神经系统和血管组织。

  发光的菌丝缠绕在克里人的头颅里,它们是从心脏顺着血管钻入大脑的,而心脏里的菌丝又是从腿部的股动脉延伸过来的。虚拟的图像迅速的旋转寻找着菌丝的切入口,发现它们是从裤子上的缝隙钻进来的,进而发现了菌丝的来源。

  “我逮到你了!”恩都奇的声音突然响起,他的影像也随之出现在了克里保镖的神经网络旁边。

  “你就是用这个方法杀了我的父亲!那东西,你称之为艾米利亚的菌类粘液,她可以悄无声息的施放攻击性的菌丝,它们会潜入到人体内部,大肆破坏,让死亡看上去像是正常的中风。”

  得意洋洋的寇塔提家主,指着空空如也的地面说道:“那天,就是那个东西,悄无声息的顺着地板爬到了父亲的脚下,袭击了这几个保镖还有我的父亲。虽然我的父亲已经死亡,但保镖们还没有,只要现在把他们找过来检查,总会找到你那个贴身杀手的蛛丝马迹的。”

  “你终于舍得出来了?”洛基似笑非笑的看着恩都奇,“这一切不过是你的臆想,你认定这是事实,所以在这里伪造了这个场景。我看你对这个系统十分的了解,也许还参与了它的建造,告诉我,你作弊起来有多容易?”

  “保镖会证明……”

  “谎言!如果你在保镖身上找到了证据,早就在听证会上拿出来了,何必惊动你父亲的鬼魂。”

  恩都奇的神色有点不自然,显然他是想通过这个场景再现诈出洛基的实话,没想到洛基完全不上钩。

  他研究了无数次当天晚宴的录像,最后推测出问题就在洛基随身的那个会喷射触须的粉色粘液上。但只要洛基不认罪,他又捉不到那个粘液生物,最终他也无法拿出证据给洛基定罪。

  “也许以前我没有证据,但是现在有了。你忘了听证会上我所播放的声波攻击吗?那不是杀死吸髓者的武器,而是诱捕的。我解锁的葶娜的研究笔记可不只有那一条,她真的做了很多很多的研究。”

  恩都奇凑到了洛基的面前,阴森森的笑了:“你是不是一直在找你的宝贝?告诉你,它现在正关在我的辐射炉里,只要我动动手指,随时可以销毁它。”

  “不过你放心,这么通人性的吸髓者我还第一次看到,而且还会放出冰冻。我得承认,你在福林里的与吸髓者的组合攻击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处死你之后,我会把它交给科学院好好的解剖研究,让它成为我们克里军队的一项新型武器装备。”

  洛基沉默的观察着对方的神情,在恩都奇深色的眼睛里满是得意和狠毒,似乎他真的抓到了艾米利亚,这让洛基原本悬着的心反而落到了实地。既然艾米利亚还没死,那么只要除掉面前这个敌人,他就可以和小吸髓者团聚了。

  “我以为,这个什么荣誉审判会很可怕。可惜到现在为止,除了你说的这通废话让我感到无聊以外,我没看出这里有什么值得害怕的。”

  洛基从容的在恩都奇面前踱起了步,“还是你打算用你的口水淹死我?对于你的一切指控,我全然否认。我没做过,你说得那个新型武器,也与我无关。”

  “哦,既然无关,那么即使我现在用激光烧死它你也无所谓啰?”

  洛基冷笑了一下:“那不是你打算用来栽赃我的道具吗?烧了以后你打算用什么来指责我暗杀了你的父亲?”

  “不,其实我不需要通过什么正义的司法程序来指责你,当你进入到荣誉之厅,你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但在杀了你之前,我更愿意品尝你的痛苦。”

  恩都奇抬起双手,四周的一切都变淡变的透明,宴会大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空旷的银灰色的巨大方形房间。四处看不到灯,但所有的墙体和地板都在微微的发光。

  两道流淌着银色液体的浅渠一横一竖贯穿了整个房间,在屋子的中心交叉,形成一个一米见方的小小水池。

  洛基和恩都奇正站在这浅浅的池子里,池中的水银状物质顺着他们的身体一直攀爬到了头部,像触须一样钻入了两个人的太阳穴里。

  “瞧,这就克里最高科技的结晶,一台可以了解你的思想的超级计算机。”恩都奇自豪的指了指那些银色的粘液。“一旦你被它们的网络所捕获,就再也别想逃脱。”

  说着他打了一个响指,剧烈的电流突然通过那些银色的液体钻入了洛基的身体,引发他全身剧烈的抽搐,疼痛如同海啸般席卷了他的全身,让他眼前发黑,呼吸急促。

  洛基伸手想要扯开脸上粘的这些东西,然而手指只能抹开它们,却并不能把这些东西从身体上甩开。他伸手向前,想要抓住面前的恩都奇,却发现这电流只对自己有效,蓝色的电弧击打在对方的身上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你忘了吗?审判只对罪人有用,对指控者是无效的。”恩都奇冷笑着反手抓紧了洛基的手,更多的银色液体爬上了洛基裸露的皮肤,带来更加灼热的痛楚。

  “你不是很厉害吗?反击啊?”恩都奇狂妄的叫嚣了起来,“是不是失去了你的小宠物,你就是一个彻底的废物了?嗯?”

  他按下了一个按钮,脚边的地板开始抬升,露出了之前他带到听证会去的那个奇怪的笼子。此刻笼子的下部面板打开了,层层的电网中间,关押着缩成小小一团的粉色粘液。

  “哦,真是遗憾啊。这个看似无害的小东西,现在帮不了你。它会在笼子里安静的看你慢慢的被我折磨而死。你的大脑最终会在无数次电击之后彻底的崩溃,运气不好的话,也许会被煮成脑花哦。”

  恩都奇哈哈大笑了起来,更多的电火花在洛基的身上亮起,洛基重重的倒下了,匍匐在浅浅的沟渠里,被越来越多的银色液体所淹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