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洛基福音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9 客串之王

洛基福音书 喵哩喵气 3211 2019.02.28 23:25

  温夫人沉吟了一下,同意了洛基的请求。她按了一下佩戴在手腕上的通讯器,在门外等候的仆人立刻推门进来,听完她的吩咐后去找符合洛基身材的制服。

  “至于肤色问题,我这里有一种含剂,只需要口服就能保证三十六小时的自然克里肤色。”说完温夫人从喇叭形的袖口抽出了一根细长的金属药瓶,她按了一下瓶盖,一颗蓝色的小药丸从瓶子内部被机关顶了出来,掉落到洛基的手心。

  “这是什么原理?”洛基抬起手掌,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椭圆形的扁药丸。

  “单纯的细胞着色剂,会自动标记表皮细胞进行染色。我们做研究的时候用的一种试剂,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现任何的毒副作用。”温夫人谈到自己擅长的领域有种特别的自信,十分有说服力。

  洛基把药丸丢进了嘴巴里,那东西带着一股淡淡的酸味,入口即化。他低头在看向自己的手掌,淡淡的天蓝色正顺着血管弥散到四周,仿佛墨汁滴入水中晕开的样子,还挺好看的。

  这一次他的皮肤变成了天空破晓时那种带点紫色的浅蓝,与面前的克里贵族几乎一模一样。洛基知道克里人的肤色有着很大的差异,但总的来说都在蓝色的范围内波动。

  随着克里人的进化,越是精英的阶层,肤色越浅,有些已经白到接近地球上白色人种的程度。但他们又会鄙视那些并非克里人的白色皮肤,真是一个狭隘又矛盾的种族。

  “你得带着这个通讯器,这样我好随时联络你,如果你遇到什么麻烦也可以向我求救。”温夫人从袖口又抽出了一个项链款的通讯器,类似于洛基在罗德•卡尔身上找到的那个。洛基相信这也是一个追踪定位器,用于监视自己。

  “温夫人,我不喜欢被人监视……”他没有伸手去接那个小玩意,“我答应你会回来,就一定会回来的。”

  “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你还是可以叫我温姨,我比较喜欢你这么叫我。既然你不想要通讯器,那就拿着我的名片吧。如果遇到麻烦,出示以后,他们会把你直接送回我这里。”

  “谢谢。”洛基接过了那张小小的信息卡,上面用U元素印了属于寇塔提家族的荆棘玫瑰标志,除此以外还有一个金色的花体W,大概是代表着温夫人的夫家姓氏。

  仆人很快就带着洛基所需要的一切回来了,包括一份详细的电子地图。洛基在上面找到了那条丢掉通讯器的河流,从而很快找到了自己要去的酒吧。

  “就是这里,它有没有被毁掉?”洛基指了指位于赞多城中部人口密集区域的那个小巷,从地理位置上看,这里距离幼鲸和母鲸着陆的地点还有段距离。

  “你很幸运,那里完好无缺,我派个司机送你过去,快去快回。”

  司机是一个克里军人,胸口别着中士的铭牌,名叫孟德尔。他并不知道洛基的真实身份,因为温夫人的原因,对洛基的态度十分有礼。哪怕洛基穿的是一身学者制服,毫无军衔。

  他们乘坐的悬浮车顺着隧道从地下开到了地面,现在正是白天,阳光明媚,万里无云。要不是他们脚下的半岛布满了废墟,完全看不出这里刚刚经历过一场惊天动地的捕猎。

  研究所位于赞多最高的丘陵上,一大半都在圆润的山体内。他们的车顺着高速轨道很快就来到了山下。这里有很多密集的低矮建筑,现在被毁掉了一大半。路上没有行人,只有军车和清除障碍的机器人。

  他们很快就开到了那个酒吧,因为戒严的关系,所有的店铺都关门了,因此洛基得想办法敲开门自己进去找那个小包。

  孟德尔停车之后,二话没说,直接拔枪把酒吧的门给炸开了。

  “啊,不用这么夸张吧。”洛基看着墙壁上那个冒着黑烟的大洞,心想这样是不是太明目张胆了一点。

  “赞多的一切都属于克里研究院,我们可以合法的征用这里任何的地方,包括摧毁。”孟德尔不以为然的回答,语气中有了一点对洛基这种菜鸟态度的不屑。

  “好吧,谢谢你,孟德尔中士。接下来,我得自己去寻找我要的东西,请你在外面等候。”

  “温夫人让我跟着你。”

  “温夫人也说让你听我命令。”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对视了一秒钟,一声惊呼打断了他们的僵持。

  “哦,天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们要炸了我们的大门。”

  洛基转过视线,眉毛因为吃惊而抬了抬。一身酒保打扮的斯坦里左手扫把,右手簸箕,一副打扫卫生中途出来看情况的样子。

  他忍住没叫对方的名字,而是装作不认识的样子询问:“前天我丢了一个包在这里,银色的,大概这么大,你有没有看到。”

  “啊,让我想想。”老头摸了摸那抹浓密的胡子,深思了一会。

  “确实有,我想起来了,是我们一个保安捡到的,现在在吧台下面的柜子里放着呢。”斯坦里笑眯眯的把洛基往里面引,“来来来,我拿给你。”

  洛基顺势跨过炸毁的大门走了进去,并对孟德尔摆了摆手,示意他在外面等着。

  中士跟到了门口,发现吧台在他的位置可以一目了然,他也就站在了原地等候。毕竟洛基是温夫人的人,能不得罪最好还是不要得罪。

  斯坦里小碎步在前面慢慢走着,洛基跟在他后面,确定离门口有些距离了,才小声的问道:“你不是说好了我不会记得在哈拉发生的事情吗?我现在记得一清二楚,还有为什么我和克里人会有百分之八的基因相同?还有为什么……”

  斯坦里踉跄了一下,他停了下来,转身看向洛基,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你还记得我?”

  “不然呢?”

  “没理由啊,我做过记忆擦洗了。”观察家转过头,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继续往里走。

  “什么记忆擦洗?魔法还是科技?还有我的基因怎么回事?这里有个学者说我的基因大部分找不到任何匹配生物?你们把我丢到这里前到底干了什么?我的魔法呢?我的阿斯加德和约顿海姆天赋呢?”

  斯坦里已经走到了吧台,他翻开柜门,走了进去,弯腰去找洛基的小包。

  但嘴里还轻声的嘀咕着:“不要着急啊,你问我也没用。上面怎么操作的我也不清楚,我只是一个路过的看热闹的老人而已。”

  洛基趴在柜台上,看着斯坦里在大堆杂物里翻来翻去。

  “对了,就是这个‘上面’,‘上面’是谁?耶梦加得也提到了上面,谁在控制我?他到底希望得到什么?为什么要对我做改造?”

  “啊,找到了!”斯坦里没搭理他连珠炮一样的问话,直接岔开了话题。

  洛基看向他的手里,那有个银色的小包,正是那天被保安拿走的那只。除此以外还有一根像是麦克风一样棍状物品。

  有什么东西像闪光灯一样闪烁了一下,洛基觉得眼前一片纯白,什么都看不见了。一个声音在耳边轻轻的低语:“你已经拿到了重要的邮包,现在忘掉那个酒吧的清洁工,回去找该找的人吧。”

  他迷迷糊糊的伸出手,一个东西被塞进了他的手里,然后又听从那个声音的指引往门外走去。

  “洛基先生,我们可以回去了吗?”孟德尔见他出来,迎了上来,同样好奇的打量了一下洛基手里不起眼的包。那个小包只有二、三十厘米,看上去方方正正的,里面似乎放了一个盒子。

  洛基听到孟德尔的声音,顿时从神游的状态清醒了过来。他意识到刚才斯坦里对自己释放了什么东西,那东西应该具有洗脑的效果。但从自己目前的状态看,这次的洗脑又失败了……

  他忍住转头回去找观察家的冲动,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上了车。现在还不是找观察家算账的时候,看看手里拿到的到底是什么比较重要。

  那个小包有点分量,里面的东西摸上去很硬,虽说像个盒子,但四面又十分的凹凸不平,似乎有很复杂的雕花。这手感有些熟悉,洛基抬眼看了一下前面的司机,确定他没有偷看自己后,轻轻拉开了拉链,从缝隙看看包里到底是什么。

  黑暗里有什么五彩斑斓的东西在发光,这熟悉的光泽洛基一看就确定了目标,这东西是死亡之匣!当年自己从寇塔提家族的密室里骗出来的玩意。难道两千年前居然是自己把这个送给寇塔提家族的吗?

  他伸手进去摸了摸,又摸到了一个纺锤形的吊坠,正是死亡之匣的配套钥匙。他又抬眼看了一下孟德尔,摸索着在包里打开了那个神秘的盒子,充满好奇的往里面看去。

  空的,什么都没有。

  悬浮车猛的停了下来,洛基赶紧把盒子盖好,拉链拉上。然后警惕的问道:“怎么回事?为什么停下来。”

  孟德尔指了指前面的武装战车,耸了耸肩:“没办法,例行检查,就算是我们,也必须配合军方的检查,当然他们也不敢为难研究院的人就是了。”

  洛基透过前窗,看到拦住自己车的装甲车上下来了五个人,全身都包裹在厚重的作战服内。他一看领头的那个,差点忍不住笑出了声。

  即使带着头盔,他也从那撇熟悉的胡子认出了宇宙观察家的身影。

  到底在搞什么啊?

  洛基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在心底深深的叹了口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