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洛基福音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7 温夫人

洛基福音书 喵哩喵气 3389 2019.02.26 23:17

  洛基再次醒来的时候,身体已经恢复了不少,他眯着眼睛适应了一下光线,确定四周没有人以后,缓慢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是个双人病房,但目前只有他一个病号,对面的墙上有监控摄像头,洛基猜想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人进来询问自己问题。

  身上那些夸张的绷带已经拆除了,所有的皮外伤都已经痊愈,要不是伤口的皮肤带着色差,他就像没受过伤似的。

  他抬手摸向脖子,身上松松垮垮的病号服没有衣领,不知道艾米利亚现在在哪里。这小东西平时贴在什么地方的时候,与皮肤同温同感,她自己要是不动,洛基都不一定能发现小吸髓者藏在什么地方。

  果然他一动,左边手臂的内侧就蠕动了起来,看样子艾米利亚把自己窝在那里有一会了,她还记得洛基的嘱咐,不让她开口就不能开口,一直安静的等洛基招呼。

  洛基从袖口把手伸了进去,轻轻的抚摸了一下那团趴的扁扁的粘液,算是安抚。

  “等下就给你找吃的哦,稍微再等等。”他轻轻的嘀咕着,看上去像是在自言自语。然而推门进来的温姨依然听到了,她微微的挑了挑眉,转头吩咐了一下身后跟着的人。

  “你睡了差不多十八个小时,是该好好吃点东西了。”温姨打发走跟班后,优雅的走到了洛基的床边,在探视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仔细的打量起洛基。

  洛基也在观察眼前的克里女人,他发现不到一天的时间里,这个神秘的女人看上去完全变了一个模样。原本蓬松的披散在脸庞的齐耳短发此刻被精心的盘了起来,银灰色的发髻被梳的有棱有角,让温姨原本就很淡薄的脸看上去更加拒人于千里之外。

  她的衣服也换掉了,原本穿的是宽松柔软的棉布裙子,现在则是一身合成材料的紧身长外套,一排V字形的金属扣从脖子整齐的码到胸口。衣服以蓝灰色为主色调,带着一层银灰的变色光膜,随着她身体的动作不停的变化,像是穿了一件水银长袍在身上。

  最特别的还是那排V字形的金属扣,通体乌黑却又泛着五彩斑斓的反射光。如果洛基没认错的话,那应该是U元素(注1)所打造的装饰品。

  “你是谁?或者说,你是什么?”温姨首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什么意思?”洛基皱起了眉头,歪过头反问。这倒真不是装的,他虽然不是现在看上去的模样,但好歹也是宇宙中某种已知生物,就算要问,也该问“你是什么种族”而不是“你是什么”。

  “我已经关掉了这里的一切监视设备,如果你有什么特别的目的或则隐情,现在都可以告诉我。就冲着你救了我一命,我也会保下你的。”温姨的表情还是淡淡的,但洛基确是能从她冷淡的语调里听出一丝真情实意——对方是在说真话。

  “我是洛基,至于其他的……你是要问我的种族吗?老实说,我也不清楚,我是个弃婴,被我的养父捡回去,隐瞒身份养大了。前不久我刚知道这个消息,然后我就离开了那个家。”他同样诚恳的讲述了自己的身世,没有一句话谎言,但也没有多少真相。

  “那你从哪个星球来到这里?”温姨不置可否的看了他一眼,目光里有什么让洛基看不懂的东西闪烁了一下。

  “哈拉。”洛基心想,这绝对不能算说谎,他可确实是坐着宇宙观察者的飞船从哈拉飞到这里来的,至于是多久前,那可不清楚了。

  “撒谎!哈拉不会容忍你这样的白皮肤的外族人无忧无虑的长大。”温姨的语气重了一点,手指在扶手上重重的敲击了两下。“对我隐瞒实情只会让你陷入困境,如果你不想在奴隶矿山挖矿到死的话,最好坦白的说出一切。”

  “我又不是在哈拉长大的,我只是说上一站是哈拉。我辗转过很多的地方,有些不知名的星球,只有编号……”洛基一边解释一边留意温姨的表情,猜测她更可能接受自己来自于哪个地方。

  “你在哪里长大?”可惜克里人一贯喜欢单刀直入,一下子就打断了他的左言他顾。

  “萨卡……”洛基像投降似的举起了双手,低声的报出了那个名字。那个混乱和混沌的垃圾场,不管是谁,都很难从那边查到一个人确切的来历。他已经想好了一百种方法解释为什么他的养父现在并不在那个地方,还有他会首先表示绝对不要回萨卡,死都不回。

  他微微的抬起头,从蹙起的眉峰下面忧郁的看向逼供的女人:“你已经得到你要的答案了,满意了吗?一个来自垃圾星球的弃婴,字面意义上的被抛弃的不该存在的人。”

  这句话发挥了比他预想的要好的多的攻击效果,温姨的金属面具轰然碎裂,她眼眶一红,两行泪水哗的一下就流了下来。反倒是吓了洛基一跳,心想自己是不是表演的太过火了。

  “……我说错了什么了吗?”他小心翼翼的问道。“还有你是谁?这里是哪里,我什么时候可以走?你不会真的是要把我送去矿山当奴隶吧。”

  温姨对着洛基举起一只手,像是要阻止又像是要抓住什么。她用另一只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心,快速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并尽量从容的擦掉了刚才滴落的泪水。

  “如果你来自萨卡……那么你混乱的基因也许就能得到一个说的过去的解释了。在为你疗伤的时候,我分析了你的血液和细胞。你的基因只有百分之八左右与我们相同,其他没有找到任何匹配的种族,也许你血亲来自于我们克里人未曾踏足的地方。”

  有一秒钟洛基的脑海里回荡是那百分之八的相同基因,按理说他和克里人之间连百分之零点零一的相同都不该存在啊!难道他们之前那次错误的着陆,真的改变了克里人的进化史?

  “我没有在找我的血亲!”他欲盖弥彰的加重了语气,“我只是想离开萨卡那个垃圾堆!”

  “我知道我知道……”温姨露出一脸了然的表情,转开了话题。“那个粉色的软体生物是什么?”

  “你看到了?”

  洛基警惕了起来,他右手微抬作出了一个抱住左手手臂的动作。他知道艾米利亚蹦出去的时候温姨还清醒着,所以她会问这题很正常,但他更担心的是这个女人有没有看到耶梦加得。

  “嗯,它明显是智慧生命,在为你疗伤的时候,会消失,但当你安顿下来,它又会出现。”

  “她叫艾米利亚,是我相依为命的伙伴……”洛基说的很慢,并仔细的观察着温姨的反应。从对方笃定的表情判断出,她对于艾米利亚的了解绝不仅限于“粉色的软体生物”那么简单。

  “她是个吸髓者。”

  这句答案显然给对了,温姨脸上的表情虽然没怎么变化,但整个人似乎都柔和了一点。她似乎对洛基放心了,就像是洛基刚刚通过了什么考验似的。

  “我很高兴,你能对我坦诚。”温姨伸手拍了拍洛基放在床边的手掌,“现在轮到我来回答你的问题了。”

  “我是葶娜•温,克里皇家科学院的一名学者,主要负责外星生物探索和改造项目。我见过吸髓者并且研究过,但和你这个并不完全相同。她是寄生在你身上的吗?”

  “不,她并不从我身上得到养分,我想你可以说我们是共生的。”洛基误导着对方,他可没打算告诉这个陌生人艾米利亚和自己的真正关系。“我绝对不会交出她给你做研究的。”

  “放心,吸髓者的攻击方式并不适合星际作战。我们已经有更优秀的地面作战武器了,它们比较适合用来布置陷阱,但这样的地雷养护起来太过麻烦,我们可以生产更加便捷和高效的杀伤性武器。”皇家女学者微笑了一下,仿佛谈论的不是什么致命的东西。

  “这里是赞多空寂鲸研究基地,我暂时工作的地方。”她修长的手臂在胸口绕了一下,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块铭牌给洛基看了一眼。

  “接下来我要说的话,你得听清楚了,并绝对保密。”她的手撑在床上,靠向洛基,压低了声音。“绝对不要说出我们是在什么情况下见面的,你只是正好路过,好心救助了受伤的我。在那之前,你没有看过我,也没有去过其他什么地方,看到其他什么人。”

  温姨上挑的凤眼闪烁着冰冷的威胁,洛基相信自己如果不小心说漏了嘴,她肯定有几百种方法让自己彻底的闭嘴。

  看样子这个葶娜•温也在做着什么不能公开的小事业呢,洛基在心中得意的笑了,但脸上还要装出一副惶恐的样子。

  “你也不用害怕,我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明天我就会带你回家。离开赞多这个危险的地方,给你安排一个衣食无忧的好工作,反正今年空寂鲸的狩猎季已经结束了。”

  温姨的表情柔和了下来,用慈爱的目光看着洛基,看的洛基心中发毛。他可以肯定温姨对自己有某种情感投射,但目前为止他还没猜出来对方在自己身上寻找的是谁的影子。

  “你家在哪里?”他问出了任何人这种时候都会问的问题,“你想要我做什么?”

  “我们回尤文西斯,那是我家族的领地,到时候你想做什么工作我都可以给你安排。”

  “可尤文西斯不是……”洛基当然知道尤文西斯是哪里,距离克里人母星哈拉仅有一点二亿光年的重要行星,拥有十二颗卫星的美丽星球,储备着世界上最丰富的U矿——属于寇塔提家族。

  “看样子你对克里还是挺了解的啊。不错,尤文西斯是寇塔提家族的领地,我结婚之前的名字是葶娜•寇塔提,温是我先夫的姓氏。”

  注1:U元素,一种特殊的重元素,经过精纯提炼后是克里人U素光炮和负波武器的重要原料,由寇塔提家族发现并研究出相应武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