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洛基福音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1 趁火打劫

洛基福音书 喵哩喵气 3262 2019.01.21 22:37

  奥德杨闻言看了一眼面板,眉毛动了动:“行星吞噬者?这也太巧了吧。”

  “可不是吗?”高天尊点点头。

  “是不是上次和你打赌的那个可以吃掉一整个星球生命能量的家伙?”虽然不曾见过行星吞噬者,但收藏家也听说过这么一号人物。

  “大概只是巧合吧……他好歹是创世神,为什么会来当角斗士?”高天尊若有所思的说着,“而且他不是被你关起来了吗?奥德杨。”

  “他被关在时间球里,如果封印不破,永远不可能逃出来。我已经有一千多年没听到过他的消息了。”被点名的园艺长老敲了敲旁边的树,示意它拿出备忘录来。

  绿褐色的小树弯曲枝条从下面的小车里抽出来一张树叶形的薄片,奥德杨握住叶柄,一股流动的莹光顺着叶脉涌向叶面,在一些地方汇聚起来变成一个个露珠似的水滴。

  一共有十一个这样的水滴在发光,叶脉正中原本似乎也该有一个。可现在那里只剩下一个焦枯的黑洞,显然原本应该存在的封印被破坏了。

  “哦……糟糕!”奥德杨脸色一变,还没等他继续说下去,角斗场里突然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战场上大杀四方的姆基塔巨人突然开始膨胀长高,深棕色带着紫色斑点的皮肤在长高的过程中如同蛇皮般破裂脱落,露出下面紫红色的厚重铠甲,眨眼间他就长到了三百多米,视线已经与VIP观景台齐平。

  奥德杨刚站起身想要离开,就听到啵的一声,仿佛踩破了什么东西。一道淡蓝色的光弧瞬间笼罩了他,把他扣在了一个无法挣脱的透明球体里面。紧接着,他站的地方冒出了一个刚好可以漏下这个球体的金色传送门。

  一股吸力从门的另一边传来,把他拉了过去。眨眼之间他们已经来到了角斗场里,正好落在了行星吞噬者的手上。

  吞星低下头,笑的露出了一口森森白牙:『奥德杨,你输了!』

  “加兰,真没想到还能见到你。”

  『我的观点是正确的,即使时间自己也无法避免被时光所吞噬。只要足够久,永恒也注定毁灭。』吞星握紧了手指,把关着奥德杨的透明球体捏在手心。

  奥德杨倒也不是很慌张,在最初的吃惊之后,他已经恢复了一派从容的样子。他理了理自己的头发,然后摸出根拐杖,拄在身前:“所以,现在你打算干什么?”

  『现在,我要接收我的赢得的赌注。』行星吞噬者的张开了嘴巴,青蓝色的白炙光芒从他的喉咙深处溢出,他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打算就这么直接把奥德杨给吞下去。

  “住手!”一个声音从观景台传来,高天尊随手一挥,厚达十公分的强化幕墙就全部消失了。他举起了一根只比手臂长一点的手杖,看上去似乎是个什么发射装置,对准吞星按下了按钮。

  一股巨大的冲击贯穿了吞星的身体,当他还是一个普通人形生物的时候才会有这种感觉——疼痛。

  电击一般的疼痛。

  电流仿佛岩浆从一个小小的缺口涌入他满是能量的身体,能量的平衡被打破,被搅乱。包裹着的全身的铠甲像烤热的薄饼一样这里鼓起一块,那里鼓起一块,从缝隙中甚至开始射出更多的青蓝色毫光。

  吞星在剧痛中,找到了引发这一切的源头。是那个他们在到达萨卡时被打上的细小圆片,此刻他用手指去碾压那看似脆弱无比的造物。他的手指在铠甲上留下鲜明的凹痕,却没能把那硬币大小的玩意给碾碎或者铲掉。

  他低头看向角斗场,所有的战士都已经抽搐倒地了。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布满了诡异的黑色血丝,像毒藤的根从那些圆片所在的位置深深的扎入寄主的身体里。

  能量的激荡让他的意识开始模糊,在倒下去之前,他攥起了拳头,狠狠的砸向手里的奥德杨。然而一片金光闪过,他只砸到了自己的手。

  有什么东西把关押着奥德杨的空间球给偷走了。

  巨人倒下的时候,压塌了八分之一的角斗场看台,那些倒霉的观众还沉浸在眼前可怕的异变中,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就被有一颗恒星那么重的创世神压扁了。

  失去了意识的吞星在萨卡的大地上留下了一个近百米深的大坑,这还是在高天尊用权杖施法托了一把的情况下。

  当遮天蔽日的灰尘和烟雾消去,高天尊发现一个大问题。

  吞星虽然已经被干倒了,但是奥德杨还是不知所踪。

  两位宇宙长老站在圆形的浮碟上,巡视着整个角斗场。所有人都被勒令待在原地,然而他们却依然没有发现自己兄弟的气息。

  “真是让人兴奋啊!”高天尊挑了挑眉,一脸雀跃。“你觉得奥德杨离开萨卡了吗?”

  “我觉得没有,我们这样的生命体不管通过哪种方式如此快速的离开一个星球,都会留下一点能量尾迹。我可以找条世界上嗅觉最灵敏的狗来,它可以嗅到各种层面上的气息,包括我们的独特能量。”

  收藏家拿出一个像耳机似的东西,吩咐了下去:“把布鲁托送过来,现在。”

  “在那之前我们得先把吞星关起来,驯服器经过这一次,已经彻底烧毁了。而且对于他这样级别的神而言,同样的攻击不会起效两次。下一次他的身体就可以适应这种能量场的干涉,我们也没办法这么轻松的放倒他了。”

  “好,但是我的笼子只能关住普通的生物……”收藏家有点犹豫,他倒是有足够大的牢笼,可惜并不够结实。

  “不不不,在萨卡,我们有更好的笼子。看到这布满天空的虫洞没有?我可以随便把几个串联起来,形成一个永远的循环。他不会有机会接触到任何有生命的星球,先饿他个几百年再说。我需要你提供一些可以制造幻觉的魔法生物,给他洗个脑,让他以为自己还被关在时间球里。”

  帝万点点头:“这个好办,我让他们把梦魔送过来。”

  在两位宇宙长老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金像和银字早已经逃出了观景台。他们按照事先说好的线路撤退到了地下。根据两个人之前的预测,角斗场底下的多层空间会因为吞星的倒下而坍塌不少,其中有一块区域会变成暂时的密封无人区。

  此时他们的目的地正是底下二十三层的B5储藏室。

  当他们气喘吁吁的赶到,场面却有些出乎意料。

  只有一盏应急灯亮着的房间十分昏暗压抑,这里在几十米深的地下,四周都是坍塌的建筑,空气本就沉闷浑浊。而房间里对峙的两个人身上散发出的低气压,让进入的人感觉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不好了!吞星被抓了。”从刚才起就一直无法联系上洛基的金像着急的喊了一嗓子,但立刻就被什么东西缠住了脚脖子倒吊了起来,银字看到惊呼了一声,结果很快就被同样的东西捆住挂在了金像的旁边。

  洛基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瞥了他们一眼,最后依然坚定的把目光锁定在眼前的对手身上。

  “他们是你的同伙?”奥德杨挑了挑眉毛,一脸高傲的开口。“看样子都是些成事不足的废物。”

  洛基不在意的笑了笑,一行金色的字出现在空气中。

  『他们不足以干扰我们的谈话。』

  金像和银字的嘴巴在被吊起的时候就被什么绳索一样的东西勒住了,此刻只能小声的呜呜叫唤。但他们很快认清了形势,放弃了挣扎,转而安静的观察这里的情况。

  这个不大的房间现在被分成了两块区域。

  奥德杨的那边围绕着关押他的魔法球长出了几十棵鸡蛋粗的棕绿色藤蔓,上面挂满了肉质的叶片,每个耳朵型的叶片都在空气里轻微的颤抖着,随着奥德杨的声音左顾右盼,就像是等待捕猎的猎狗。

  正是这种藤蔓把哈贡人捆在了半空中,他们也不是没听说过这种通过声波来捕猎的肉食性植物。只是没有想到被关在空间球里,奥德杨还能控制这些植物生长。

  房间的另一边则是属于洛基的领地,遍地白霜,冷气已经让屋顶开始垂下冰凌。寒冷是大部分植物的天敌,正是因为这样的制约,那些食肉藤才没有能够延伸到洛基的脚下。

  哈贡人的预言推测每次只要关系到洛基本身就会失效,这也是他们没有预料到这里陷阱的原因。此时此刻屋子里站的那个人要不是五官轮廓还是洛基的模样,金像和银字差点都认不出来了。

  洛基还穿着之前那身柔软光亮的黑色皮甲,但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却是夜空一般的深蓝色,中心对称的浮雕状图腾从额头、脸颊、手掌延伸到衣服覆盖着的皮肤之下,原本翡翠一样的双眼现在看上去像两颗猩红的鸽子血。

  森森的寒气不断从他的身体像四周扩散,即使哈贡人现在在奥德杨的半场,依然开始瑟瑟发抖。

  “我们可以一直耗下去,我有的是耐心,时间对我而言是没有意义的。”奥德杨冷笑着在空间球里转了个身。一颗种子在他的脚下发芽,转瞬间就编织成了一张舒适的座椅。他甩了甩衣摆,优雅的坐了下去,看上去确实打算耗到地老天荒。

  洛基点点头,一抬手一张冰雕的王座拔地而起,他也顺势坐了下去,还跷起了腿,悠闲的从空间口袋里拿出了一套酒具。

  『耐心是非常好的美德,我得为我们共同的美德而干一杯。』金色的文字又出现在空气中。这些魔法字符随着洛基的意念出现然后悄无声息的消失,丝毫没有惊动那些食肉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