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洛基福音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4 喊破喉咙

洛基福音书 喵哩喵气 3051 2019.01.14 23:35

  “很好,让我看看这个小贼到底长什么样子。”麦特总管手指勾了勾,洛基身后的保安把他往前一推,逼着洛基直接站在了蟋蟀脑袋的面前。

  总管站了起来,用细长的手指拉下了洛基脸上的丝巾,默默的注视了一会后,开始绕着他转打圈,不时用手指捏捏这边摸摸那边,就像是在挑选牲口似的。

  洛基感觉对方这爪子越来越不像话,在它继续往下伸的时候,一把抓住了麦特总管的手:“我们不是贼,那信用点卡是我用宝石换来的!”

  “证据呢?”麦特总管抬眼把两边举起枪的保安斥退,慢悠悠的从洛基手里抽回了爪子,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洛基假装从腰带的暗袋里摸索了半天,其实是打开了随身空间掏了一颗鸽子蛋大小的红宝石。他不清楚这边的行情,但看麦特总管的手上戴着这样一个大小的,应该还是挺值钱的。

  “因为我还有这样的宝石,和我做交易的人拿走了我的宝石,给了我那张卡,我本以为那是一场公平的交易。”洛基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有些愤怒和不甘,他直视眼前的蟋蟀人:“我的损失比你惨重。”

  “公平的交易……噗……”麦特总管发出喀喀喀的奇怪笑声,周围的海盗们都一起笑了起了,“你是从哪个童话里的和平港偷渡来的小可爱啊。能活着到这里真是幸运,我想那多半与你的保镖有关。可惜,你的好运到此为止了……除非你能聪明的立刻找一个可靠的靠山。”

  被称作小可爱让洛基胳膊起了一片鸡皮疙瘩,他悄然的往后仰了仰,假装没听懂蟋蟀人的暗示。

  “我们只是路过此地,如果你说我用了假币,那么我用这颗真的宝石应该能够抵消你们的损失。我们来这里是想要打听一些消息,很快就会离开的。”

  麦特继续喀喀喀的笑着,从洛基的手上粘腻的拿走了那颗红宝石。他对着宝石哈了口气,在衣服上蹭了蹭,然后靠着旁边的灯光看了一眼。确定是真货后,他把宝石塞进了上衣的一个小口袋,然后脸上重新挂起了大概是笑容的奇怪表情。

  “和骗了你的家伙不同,我可是个守信的商人。如你所见,我掌管这里,如果你想打听什么情报,与其在酒吧里慢慢的碰运气,为什么不直接问我呢?”他伸长手臂,一把揽过洛基的肩膀,拉着他走向栏杆边的小吧台。

  把洛基按在座位上后,他伸长了胳膊越过柜台拿了一瓶琥珀色的美酒,亲自给洛基倒上一杯:“年轻的朋友,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不如我们一边喝酒一边慢慢谈?”

  洛基露出一脸放松下来的表情,感激的拿起了那杯酒大大的喝了一口:“我叫洛基,我的朋友叫加兰,能让他上来一起谈吗?”

  “楼上地方小,你的朋友上来就太局促了。让我的手下和他一起去外面喝酒吧。我们谈好了再叫他。”

  说完,麦特总管打了个响指。楼上两个保镖立刻收起了枪,噔噔噔踩着楼梯下去了。原本押着吞星的几个保镖也松开了手里的武器,客客气气的拍了拍吞星的肩膀,请他出去喝酒。

  洛基的视线和吞星的在空气中碰撞了一下。

  『你在搞什么鬼?』吞星显然也可以直接用意识投影他说的话,这句在洛基脑子里响起的时候,洛基简直可以想象出他面具下的表情。

  “没看出来我在套话吗?确实如他所说,问他比问那些小信息贩子效率高的多了。”洛基隐约的翻了个白眼。“我能搞定的,不就是想入非非的家伙吗,等套完情报,我会把它每个骨节都拆了或者干脆弄死它。”

  『好吧,反正本来我就是要喝酒的。你快点,我已经不想呆在这破地方了。』吞星耸了耸肩,算是同意了洛基的安排。『不要以为我们分开你就能跑掉,如果发现你想离开,我一秒钟就可以把你抓回来。』

  “我以为我们已经是盟友了。”洛基不满的瞥了吞星离去的背影一眼。

  『实力相当才能成为盟友,我们现在只是暂时有个共同目标而已。』

  吞星高大的身影走出了屋子,门被保镖随手关上了,屋子里顿时就只剩下了洛基和麦特总管两个人。

  “你看上去很依赖你的保镖?”麦特总管的细爪子轻轻的搭上了洛基的腰,还有继续收紧的趋势。

  “他是我的同伴,不是我的保镖。我想我们还是快点完成交易,你的情报什么价?”洛基屁股往外挪了挪,想要拉开两个人之间越来越近的距离。

  老实说如果换个美女,他当然不介意来一出假戏真做。但这个蟋蟀脑袋也太让人扫兴了,看着对方像两个水晶馒头一样的复眼,洛基只有一刀戳破它们的欲望。更不要说那分成三瓣的口器,深红色锋利的牙刀上泛着金属光泽吗,开合之间散发出发酵过的青草的味道,让人隐约想吐。

  “我的消息很贵的,当然合我眼缘的人,可以打折。”蟋蟀头几乎要搁到洛基的肩膀上了,洛基不得不出手抵住了麦特的肩膀,形成了一种古怪的角力。

  “首先我得确定你有我要的消息,而且你最好不要再靠近了。只要我叫一声,我的朋友会立刻砸开门冲进来,你的那帮保镖都不会是他的对手。”洛基半真半假的威胁着。

  “你可以试试看,我的房间有最好的隔离设备,我们就算这里开狂欢派对,外面也不会听到任何声音。如果你说是什么电波通讯之类的,那也是彻底屏蔽掉的。”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反正外面也听不到里面的动静?麦特总管。”洛基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唇,有点不想继续演戏了。

  “你瞧,像我们这种开黑店的,总要有些手段。如果不能确定猎物安全,又怎么会带回巢穴呢。你不如动动手指,看还有没有力气杀了我?”麦特总管完全没有担心,反而顺势拍了拍洛基抵住他的手,在上面黏乎乎的蹭了蹭。

  洛基沉下了脸色,他试图弯曲手指,确实感到了某种僵硬,当然还没到影响他行动的程度。

  “你怎么做到的?我并没有喝下那杯酒。”洛基刚才假装喝酒其实很技巧的当时就吐了回去。他还没傻到在这种酒吧随便喝来历不明的东西,哪怕他对于世界上大部分的毒药迷药都完全免疫。

  “从那杯薄荷调情开始,你就在反复的接触我的药剂,谁说毒药一定要喝下去才见效呢?”麦特总管的三瓣嘴完全裂开了,看上去笑的很开心。

  “这里的声音外面真的听不到?”洛基低下头,看上去似乎放弃了。他的手指收紧,深深的嵌入蟋蟀头的衣袍里。

  “放心,你喊破喉咙都不会有人听到的,我喜欢放的开的玩伴,你可以随便叫。如果让我开心了,想打听什么都没问……”麦特总管突然僵住了,他发现自己的的肩膀有点发麻。

  低头看去,淡蓝色的霜花像某种华丽的雕塑从肩膀往身体的四处蔓延,一眨眼的功夫全身就被完全的冻住了。

  洛基抬起头,碧绿的眼睛在灯光下闪闪发光,让麦特想到最纯净的祖母绿宝石。但那眼底透露出的森冷杀气和嘲笑之意,却像一把冰冷的匕首直接贯穿了他的额头。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还担心一会拷问的时候,你叫的太大声,让别人听到。”洛基用空着的右手拍了拍覆盖在自己左手上的爪子,轻松的把它们敲成了碎碎的一小节一小节。

  冻的嘎嘣脆的碎手指叮叮当当的掉落了一地,看上去完全不像血肉之躯。

  昆虫的脸很难判断出惊恐的表情,但洛基觉得自己感受到了。他做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连忙道歉道:“不好意思,我的错,我不该把你的喉咙也给冻上的,这样怎么好找你问话呢?”

  他状似亲昵的摸了摸麦特总管的脖子,解开了那处的冰冻,并满意的听到了一声痛彻心扉的惨叫。

  “啊啊啊!你完了!我的手下马上就会干掉你!”麦特总管叫完,立刻开始放狠话。“他们五秒钟就会进来!”

  “五……四……三……二……一……”洛基摊开手,好心的帮他倒数了起来。在倒计时结束后,又等了三秒钟才遗憾的摇头叹道:“好像你的警报并没有发出去啊。”

  这一次麦特总管的脸上真正的露出了恐惧的神色,他的金属触须瑟瑟发抖,发出了清脆的摩擦声。

  “你……你到底是谁?!你怎么做到的?”

  “我是洛基,一个过客,本来只想和平的打听一点消息。可惜啊……”洛基一脸惋惜的看着麦特总管,“为什么你就不能好好的赚钱做生意呢,我这人虽然挺好说话的,但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强迫我干这干那。”

  他把脸凑近了蟋蟀头,伸手轻柔的握住了那对正在颤抖的触须温柔的问道:“现在,我可以打听我想要情报了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