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洛基福音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8 歧视链

洛基福音书 喵哩喵气 3111 2019.02.27 23:25

  “哦……”洛基心中虽然激动无比,但脸上还得维持着恍然大悟的傻傻表情。

  他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斯坦里放在这个陌生的星球,原来最终的目的是回到尤文西斯,回到寇塔提家族的城堡,在他们的秘密基地里藏下指向未来的那第三份星轨(详情见《洛基异闻录》第四卷)。

  问题是他现在没有那第三份星轨,如果他的魔法还在,可以随时重塑一个起来,现在光靠回忆,就算他的记忆力惊人,也很难一模一样的复写出那份完全随机复杂的线条。

  这时门外传来的轻轻的敲门声,温夫人转过身下令:“进来。”

  两个身穿仆役服装的克里人恭谨的推门走了进来,推着一辆餐车,上面一层用银色的大罩子罩着,下面一层是一个水族箱,里面游弋着一条手臂粗的鳗鱼状生物。

  “说了这么久,你一定也累了,先吃饭吧。走之前,我可以给你半天的时间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和以前的朋友告别,如果他们还活着的话。”

  她挥手让仆人们退了下去,把餐车推倒了洛基面前,自己伸手掀开了餐罩。

  洛基留意到一个有趣的现象,仆人们退下去的时候,虽然低着头,但还是从眉毛下面偷看着自己。眼神里有掩饰不住的蔑视,对于这位克里贵妇亲手为自己服务甚至感到愤怒。

  “我自己来。”洛基连忙伸手接过罩子,放到一边,诚惶诚恐阻止温夫人很自然的为自己准备餐具。

  “温夫人,我基本痊愈了。这点小事,我自己做就好了。”他看到仆人们关上了们,最后那撇透过门缝射到自己身上的眼光还是令人不快,仿佛自己是一坨被他们尊敬的主人从地上捡起来的狗屎似的。

  “他们讨厌我。”洛基拿起了叉子,但并没有立刻动手切面前烤的恰到好处的鱼排。他把左手搭在了鱼缸上,轻轻的叫到:“艾米利亚,吃饭了。”

  粉色的粘液立刻顺着手臂从袖子里滚了出来,噗通一下跳进了水缸。她在水里变的像水母一样长出冠状头部和腕足,灵活的游动了起来,嗅探了一会环境后,立刻袭击了那条倒霉的鳗鱼,开始大快朵颐。

  “这很正常,看样子你对克里人的了解仅限于道听途说,这是你第一次来到一个克里人为主导的地方吧?”

  “嗯,我是跟着一艘小型飞船来的,我们在哈拉仅停留了半天。”洛基用餐刀拨弄了一下面前的食物,虽然看上去还不错,但他现在担忧星轨的问题,有点没胃口。

  “在我们眼中,纯血的克里人是最高贵的,拥有古老血统的二十个家族是阶级的顶层。我们组成了元老院,由执政官来决定克里的各项事物。从克里人兴起之时,向外扩张,变的更大更强就是我们不变的目标,在这个过程中,血统的传承和繁衍也是我们一向所重视的。”

  “每占领一个星球,我们就会训练当地的土著,确保他们完全的臣服和驯化。视我们为上等人,为我们服务。我的两个仆人大概把你当作赞多土著了。在他们看来就算你救了我,我也只需要打发点赏钱给你,这就足够展示我的宽宏和慷慨。”

  洛基听的出温夫人口中浓浓的讽刺意味,显然她本人对于克里人的这一套并不买账。

  “为什么不给我点钱,然后放了我。”洛基切了一块鱼肉,在它冷掉前塞进了嘴巴,一边咀嚼一边期待的看向这位与众不同的克里人。

  “怎么?难道你希望我放你离开?”温夫人挑了挑眉,“我看你现在混的并不好,穿着偷来的太空服,干着见不得人的买卖。我想你也不是乘坐什么小型飞船来赞多,而是偷渡的吧。星际航行并不便宜,你就算卖身打工,别人也不会随随便便让一个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的人上船。”

  洛基咀嚼的动作停了下来,嘴里那块原本还算鲜美的鱼肉现在如同嚼蜡。他知道温夫人很厉害,没想到对方的目光竟然如此的敏锐,要想在她眼皮子底下动手脚还真是高难度操作。

  见洛基情绪低落,温夫人叹了口气,抬手摸了摸洛基的头发,为他把一缕垂落的发丝撩到了耳朵后面。

  “不用担心,洛基。这一切我都会帮你掩盖掉,给你一个全新的身份,给你编造一个合适的来历,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安排你学习任何你想学的东西,让你以后的人生过的充实而有意义。”

  “可是为什么呢?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仅仅是因为我恰好救了你吗?”洛基握紧了刀叉,抬头看向对方,想在这个神秘的女人眼中看到对方的真实想法。

  温夫人凝视着洛基的脸庞,沉默了一会然后回答:“救了我固然是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是你让我想到一位故人,我想弥补一些自己当年没有能够弥补的遗憾。”

  洛基在她浅蓝色的眼睛里看到了怜惜、怀念、内疚和爱意。

  他裹紧了身上的病号服,一脸抗拒的回道:“我卖艺不卖身的。”

  “噗!”温夫人忍俊不禁笑出了声,直接抬手在洛基的脑门上弹了一下。“傻孩子,瞎想什么呢?我儿子如果还活着的话,说不定比你还要大几岁。”

  “所以……我让你想到了你儿子?”洛基放松了下来,这和他的猜测接近。“他怎么了?”

  温夫人的脸色一下子暗淡了下去,她沉默了半响才开口:“你只需要知道他死了,原因是他是个混血。而且作为我们家族一个避讳的话题,你以后在任何人面前都不要重新提起这个话题,明白了没有?”

  “我不明白……混血又怎么了?”洛基当年虽然看了不少关于克里人的资料,印象中确实没看过他们的族谱里有混血克里人的存在。

  “克里人看不起其他种族的人,而混血克里人比那些被殖民的种族地位还要低下,你只要记住这点就行了。所以我会隐瞒你血统里的百分之八的克里基因,也许你的先祖是某个开拓阶段克里人的后裔,他是个幸存下来的克里混血儿,我希望他也能把份幸运遗传给你。”

  温夫人说完又拍了拍餐车,催促洛基赶快吃饭:“快点吃吧,你需要补充营养,看你瘦的和竹竿似的。”

  洛基重新开始切割那块冷掉的鱼排,一边吃一边思考该怎么合理的找借口打听那个酒吧。他的小包被酒吧的人拿走了,如果运气好的话,应该现在还在那里。既然斯坦里特地给自己留了那个包,那么包里一定有很重要的东西。

  原本他是打算适应了这里的环境,再找机会去偷出来。可现在来不及了。如果他明天就会离开这个星球,那么必须在今天拿回那个小包,说不定里面就有现成的第三份星轨。

  “我刚到这里的时候,经过一个酒吧,那里的克里人保安抢走了我唯一的行李。”他想了想,眼前这位夫人对自己还算不错,有些事情不如实话实说,说不定对方有更加简单直接的解决方法。

  “在哪里?什么样的包。”温夫人倒是没多问,而是很干脆的答应帮他找回来——如果那个酒吧没有被母鲸夷为平地的话。

  “我不知道那地方的名字,但如果有地图,我能画出来在什么位置。”洛基快速的清掉了面前的食物,试图下地。“最好是能让我自己去一次,万一他们把包丢了,我还能在附近找找。”

  温夫人按住了他的肩膀:“现在外面全城戒严,所有人都必须在自己家里待着,街上只有克里人的军队在巡逻。”

  “为什么?鲸群不是已经离开了吗?”洛基感到十分困惑,眼下最重要的应该是救灾和灾后重建吧,为什么全城会进入戒严呢?

  “因为克里反叛军昨天袭击了这里,偷走了一条我们辛苦捕获的空寂鲸幼崽。现在外面正在排查,这些反叛军到底藏在什么地方,还有多少党羽。”温夫人说这话的时候,带着一丝嘲讽的语气。

  洛基突然明白了什么,他看向温夫人的眼神顿时有了一丝玩味。

  那些伪装成克里下等兵的猎鲸人,以及和这些假士兵在一起活动的“温姨”……克里反叛军啊……有意思。

  温夫人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点了点头:“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希望你能聪明的记住我和你说的每一句话。”

  “如果我不是恰好救了你,如果我不是让你想到谁,现在是不是已经是一具尸体了。”洛基伸手从水缸里捞出了艾米利亚,吃的不是很满足的粉色团子发出轻轻的吧唧声,快速的爬上了他的手臂。

  “活着的人才有机会问如果,对我们而言,不存在的可能不需要考虑。”温夫人淡淡的笑了,但这笑意仿佛是冰山上反射的阳光,只有冰冷的温度。

  “我可以伪装成克里士兵去酒吧找回我的包,我相信你们一定有什么技术可以让我看上去像个克里人。”洛基站了起来,伸展了一下身体,确定自己已经完全恢复了。

  他现在迫切的想出去看看,这也许是他在离开这个星球前最后一次能够自由呼吸空气的机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