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张江男遇见百分百女孩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5节:靠左

张江男遇见百分百女孩 玉叹雪 1686 2020.02.19 07:48

    “接下来,在阿拉欢迎江楠的对手时,阿拉先来解释一下这场比赛。”波哥用上海话俏皮的介绍着。

  “比赛是不分量级,本次属于蝇量级挑战重量级,我们在同情挑战者勇气的同时,也要提醒他,比赛是不戴拳套,没有禁止规则,比赛的结果认定为,除非有一方认输,否则就一直比到打死断气为止。”

  全场疯狂叫嚣,我吓坏了,这生死斗能比吗?我是在Street Fighter 4是不?

  我转头跟我的”教练团”请示,该如何是好,这两人,竟然在擂台旁边摇扇边”下棋”!!!彷佛我的死活跟他们无关。

  我拿了一瓶运动饮料,望小胡子丢过去,吼着:”我怎么办!!!”。

  一个就K在他头上(好爽,这种事只有梦中才有吧….)

  小胡子摀着头跟老皮跑过来。

  “喔,不好意思,我们想时间还早,想说下下棋解闷。”,老皮略带歉意的说。

  “对啊,反正胜负已分。”小胡子一脸嘲笑的说。

  “你们说句话吧”,我无奈的说。

  老皮过来很严肃的按着我的肩膀,诚恳的说:“过程,重要的是过程。”

  这时也换小胡子严肃了,他看着我的眼:“Focus,记住这句话,打完这场就没事啦,我会呈报上去的。”

  我突然感觉穿越到无间道,我下一句台词应该是:“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已经十年啦,老大。”

  我被这些无厘头的安慰雷倒在地上,眼色翻白,口吐白沫。

  ”拳赛,现在是拳赛!!!”,老皮擦着额头上的汗跟小胡子说。

  “喔,好好,那我跟你说,投胎是个技术活,我跟你说,等会进去投胎间,选左边,记住左边,你上次就是靠右走,就走到平凡人那一边,像我,我就是靠左走。”小胡子略带歉意的说。

  我不知该接什么,果然无人看好我,连我的教练都…………。

  这时,波哥又讲话了,”现在让我们介绍一下奖品”,”只要赢的人,就可以得到,如花似玉,闭月羞花的,安、以、欣!!!”

  “我有没有听错,以欣”。我搜寻了一下,以欣果然坐在擂台边,旁边是一个大奖杯,但是她对周遭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的脸色惨白,眼神像被掏空一样,盯着体育馆的某一角,我伸出手冲着她大叫”以欣”。

  但是我虚弱的声音淹没在体育馆的人潮中,她没有听到。

  “好了,让我们开始介绍这边的卫冕者”

  全场安静了,都等着波哥的介绍。

  “那就是,战无不克,攻无不胜,人称不死神的前男友”!!!!!!!

  全场再次起立,为这个”恐怖”的前男友欢呼,估计观众比较想看到小胡子或老皮跟他对打,我的外观注定了这是一场无趣且快速的比赛。

  一个金光闪闪的人在拥护声中跃上擂台,大红色的披风,黑色的短裤,配上一条金色的丝带,搭配着层次分明的六块腹肌。

  我再往上看。

  “这不是甄子丹吗!!”

  我滴神啊,这未免太不公平,从衣着、肉体、长相,每一样都是那么的气势凌人、令人钦羡。

  我转头看看我的教练团,小胡子嘴巴张开,流出液体。老皮则是眼波流转,频咽口水。

  连我的教练们都被迷倒了……………..

  老皮回过神来,拍着我的背,对着我又语重心长的说:”过程,记住,是过程。”

  小胡子用力的点点头,”左边,是左边。”

  一个女郎,穿着火辣的拉拉队衣服,拿着”Round 1”的牌子绕场一周。

  我再次晕眩,竟然是初女,还对我笑了笑。全都到齐了,很好,都来看我出丑,我转头问老皮,”估计我爹娘也买票了是不。

  以欣还是没动静,好像这些事跟他无关。但是她眼睛盯着的方向,不是我,是我的对手。

  波哥退了下去,铃声一响,我站了起来。

  “甄子丹”,不,是”前男友”,气势很稳的站在那,有临渊睥世的感觉,这时更像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周润发,他眼眉挑动,我感觉到他的嘴巴彷佛在说着,”朕不给,你不能抢”。

  他对着我冲过来,我该出手吗?不管了。

  我退后闪过他第一拳,然后小腿发力,往他冲去,用力一拳挥出,我没扑空,我确确实实的打中他,但是……….他是空的,没有肉体,我的一拳像是打在空气上。

  一个踉跄,看到他对我冷笑了一声,挥拳对我打来,我打不到他,但我可以感受到他这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我左脸颊,是闷的一声,不是劈哩啪啦,跟电影演的不一样,我的血液凝结,眼前一黑,而且,真的好痛……………….

  然后我慢动作看着我的牙齿飞出去,兼伴一条血丝。

  在我还感不到剧痛袭来,下一秒就醒了。

  我赶忙摸摸嘴角,好险,没流血。

  再摸摸脸颊和牙齿,幸好,完美如初,是梦,只是个梦。

  我看不到围观的人群,在我那惨白的卧室,只有我孤零零的床上坐着,全身湿透。

  待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