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天陆之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天陆之子

翩鹊

  • 科幻

    类型
  • 2020.03.11上架
  • 11.86

    完本(字)

2133位书友共同开启《天陆之子》的科幻之旅

舵主书友20190413230743854 舵主翩鹊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重启

天陆之子 翩鹊 3476 2020.03.10 12:01

  九月的傍晚已然有了一丝凉意,西天边的红霞今日格外灿烂,将这座北方小城渲染的格外绚丽。

  一座不知名大学内,菜鸟驿站门口已然排起了一条长龙。

  “手机尾号?”

  “1687。”

  “姓名?”

  “陈运。”

  快递点里男人闻言将一只包裹递过来,并指了指桌上的一根有些破烂的圆珠笔:“签字。”

  “好。”陈运熟练地在快递单上勾画了一只鬼画符,旋即捧着快递包裹走出了队伍。

  无声地吐出一口气,他有些庆幸地看了眼漫长的队伍,一边专注地撕开包装,一边向附近的垃圾桶走去。

  四天前陈运在网上买了一只手环,今天终于到了。

  “这是什么?”然而当他撕开了包装盒,看到里面的东西后,陈运一下子怔住,只见包装盒内赫然是一块用塑料袋包裹的银色怀表。

  这怀表造型古旧,隐有锈迹,似乎已然有许多年头,表面装饰复杂花枝图案,沉甸甸的,顶端还坠着一条同色银链。

  “被坑了?”陈运愕然,气不打一处来,当即准备退货。

  然而就在这一刻,他手中的怀表突然间发出急促的“滴滴答答”的响声,表盘指针死命旋转起来,仿佛下一刻便要崩解。

  与此同时,陈运耳畔猛然响起一声轰鸣!

  “轰!”

  那声音仿佛来自于九天之上,又如自宇宙深处传来,笼罩大地,令他的大脑有了一瞬间的空白。

  继而,在陈运的感知中,世界仿佛一下子都安静了。

  他愕然抬头,四下扫去,继而便看到了一幕极为诡异玄奇的景象!

  以他为中心,一道无形的波纹扩散开,那些楼房建筑,人群,花草树木都在这波纹中荡开,继而飞快淡去,被新生的图影替代!

  那波纹扩散的极快,几乎是眨眼间,整个城市便已化为一泡朦胧的光影,且在飞快转换。

  原本的世界被新的景物“替换”:

  远处的住宅区变成了高耸的灰褐色教堂建筑,宽阔的街道扭曲变化成为了或铺青黑砖石,或泥泞的土路,汽车变成了造型奇异的马车,人群或消失,或扭曲化为一个个奇装异服的异国人类……

  就如同一副巨型的时代史诗画卷在陈运面前缓缓铺开,只是几个呼吸间,世界便已换了一副模样!

  而陷入震惊中的陈运亦没有注意到手中的银色古旧怀表崩解化为无数灿烂的光点,迅速地融入了他的左手中。

  这一切只发生在极短的时间内,当轰鸣声消失,陈运回过神来,赫然发现自己身旁已然不是熟悉的城市!

  “发生了什么?”陈运瞪大了眼睛,错愕地看向四周。

  这里赫然是一片古典欧式风情的街道,脚下是青黑色砖石铺就的道路,左右两侧深色建筑林立,傍晚的红霞从西天边蔓延过来,照耀的路上的人群都红光满面的。

  街道上,人流密集。

  远处一辆黑色四轮马车驶过,车夫拉扯着缰绳,嘴巴里喊着陌生的词语。

  前方则是一个类似蔬菜市场的区域,被低矮建筑环绕,一个个穿着朴素的市民进出。

  陈运跌跌撞撞后退,猛地与一位过路的穿着破旧夹克衫的男人撞在一起。

  “你不看路么?”男人用陌生的语言不满地嚷道,可陈运竟然听懂了。

  “不好意思,对不住……”下意识地道歉,只是等吐出这句话,他才意识到自己说的同样是那种陌生的语言!

  见陈运状态不对,那男人皱了皱眉,嘟囔了两句什么,迅速离开了。

  周围的一些路人也注意到了这个举止有些异常的年轻人,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

  冷静!

  要冷静!

  陈运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过了几秒,他重新睁开眼睛。

  装作无事地看了看四周,然后向着前方的市场走过去,等路人的目光移开,他才松了口气。

  冷静下来后,一些方才没有注意到的细节纷涌而来。

  道路两侧是一个个摆摊的小贩,空气混浊,带着些许异味,叫卖声此起彼伏,耳畔的那些原本陌生的语言也飞快清晰明白了起来。

  陈运压制着心中的迷惑,装作镇定地走了一阵,眼前的世界终于有了真切的实感。

  那些画面,街道与人,终于从虚无缥缈的,宛如梦幻泡影的状态中脱离出来。

  真实感与时代气息扑面而来,将他彻底拉入其中,他终于确信,这是个无比真实的世界。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在市场偏僻处站定,他揉了揉眉心,一些看过的小说里的情节不受控制地冒了出来……

  摇了摇头,他收回目光,打量自己。

  身上的衣服已然不同,变成了一件黑色呢质外套。

  双手的肤色更加白皙,略显修长,但仍透着熟悉感。

  那只“怀表”已经不见了,左手中只缠绕着一个灰扑扑的布袋,上面还印着“斯林夫人洗衣店”的单词。

  “看来身体也发生了一定的变化……魂穿么?”

  陈运心中想着,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继而又敲击了下太阳穴,试图寻找一些来自“宿主”的记忆,却失败了。

  “小说里主角魂穿不是应该获得来自身体原主人的记忆么……我怎么没有?”陈运茫然地想着。

  “恩,也不能说没有,最起码我懂得这里的语言,也认识文字……”

  置身于陌生的情境下,慌张没有任何用处。

  性格素来冷静的陈运迅速做出了判断,开始思考自己的处境。

  “显然,这里是个陌生的世界,而我在这个世界里存在一个身份……当务之急是尽快弄清楚我的身份,并掩藏好自己,不能暴露‘外星人’的来历,否则……很可能让我陷入未知的危险中……”

  “可是……我是谁?”

  陈运有些苦涩地想着,决定从身上寻找信息。

  摸索了下衣服的口袋,成功找到了五个大小不一的古铜色硬币,花纹各异,浮刻陌生图案与数字。

  “钱……”无需任何记忆,陈运很容易便意识到了这点,且知晓其面额不同,但对于它的名字以及购买力却一无所知。

  “总之要收好……这可是我目前的全部家当……”

  极认真地将硬币转移到了衣服内部马甲的口袋里,陈运将目光落在了左手的布袋上。

  打开布袋,不出预料的空空如也,正当他失望的时候,忽然眼尖地在布袋底部发现了一张便条。

  便条是用一种淡褐色的纸张制成,略显粗糙,上面用黑色墨水印着“斯林夫人洗衣店”的名字,底下则手写着一个地址,还有一个名字:

  “艾丽.亚当斯……”轻声念出这个名字,陈运皱眉。

  很明显,这个名字与自己有一定的关联,而相比之下,那个地址则更珍贵些。

  “荆棘花街7号。”认真地记下,陈运又翻找了下,没有在身上获得更多的信息。

  犹豫了片刻,他随手将无用的布袋扔掉,转身向市场外走去。

  显然,这个地址是唯一的线索。

  ……

  ……

  走在陌生的街道上,眼前的一切都是新鲜的。

  世界虽然变了,但时间似乎并未更改,仍旧是傍晚,只是气温似乎比较之前更冷了些。

  夕阳一点点沉入漫天的红云中,离开喧闹的市场后,街上的人清晰可见地减少,两侧房屋有炊烟飘散出来。

  独自一人默默迎着夕阳行走,孤单与茫然的情绪混在一起,让陈运整颗心都沉甸甸的。

  当他终于依照着路牌找到了“荆棘花大街”,并沿着那一栋栋房屋的牌号往前走,整个人又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1号……3号……5号……”

  在心底默默计数着,当他来到6号房屋的时候,他的眼前出现了两道人影。

  一个身穿深褐色家居外套,满头银发,面容慈祥的老妇人正站在6号房屋的草坪前,与一位年轻的女孩交谈:

  “……小艾丽,我想你必须要好好提醒下伊泽,晚上关闭窗户是多么危险的事,报纸上都在说,那简直就是在吸入毒气!那个叫什么来着?对,二氧化碳,那种肮脏的气体是致命的!”

  二氧化碳……

  骤然听到这个熟悉的名词,陈运有了短暂的怔神,继而看向老妇人对面的那个少女。

  她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身材娇小,体态轻盈,穿着身暗色毛呢料衣服,在袖口边缘有少量蕾丝装饰,头上是一只青蓝色的帽子,边缘插了根雪白的翎毛,帽檐下隐约可见黑发。

  一张脸精致可爱,碧色的眸子水润饱满,楚楚可怜,闻言语气柔和,甚至有些结巴地用力点头:

  “恩!我……我一定会提醒他的!”

  说完,少女若有所觉地扭头向这边看来,将目光投在陈运脸上,继而露出欣喜的笑容:

  “哥,你回来啦!”

  那名老妇人也热情地招呼道:

  “伊泽,今天怎么这么晚回来?”

  陈运念头电闪,在瞬息间判断清楚形势,继而不动声色地微笑着走过来:

  “有些事耽搁了。”

  “这样啊,那就不打扰你们了。”这位邻居太太温和地说着,那个叫做“艾丽”的女孩则率先往荆棘花街7号的那栋房屋走去。

  陈运抿着嘴唇,想了想,跟着走了过去,心中则飞快地分析起刚刚获取的信息。

  “显然,我的名字叫做‘伊泽’,这个世界已经知晓了二氧化碳,看上去不是太落后……还好……”

  “这个女孩叫‘艾丽’?是我这个身份的妹妹?呵……果然和小说里写的一样……主角待遇……就是不清楚是否父母双亡……”

  心中思考着,陈运看到艾丽已经打开了那扇深棕色的房门,他犹豫了下,一咬牙走了进去。

  进入门厅,目光扫向房间中的摆设,并非是他熟悉的布局,只能看到一张长桌,几只高背椅,几扇关闭的门,以及一道通往二层的深色楼梯。

  “你在看什么?”关好了房门,艾丽看向陈运,摘下帽子,好奇地询问。

  陈运赶忙收回视线,用笑容掩饰情绪:“没什么,妹妹。”

  旋即,便只见那位原本“可爱”、“青春”、“楚楚可怜”的少女脸上换了一副沉静的神情,就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

  她皱了皱眉,凝视陈运,语气严肃地说:

  “我说过不止一遍了,在没有外人在场的情况下,要叫我长官!明白了么?伊泽少尉!”

  ——

  ps:新书求收藏,求推荐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