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天陆之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实验

天陆之子 翩鹊 3126 2020.03.14 18:30

  什么?刷马?

  这一个瞬间,伊泽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不明白这与医学研究有什么关联。

  然而,终归是不好仔细问。

  略作收拾,他便跟随红发贵族同学出了宿舍楼,向学院的某个方向走去。

  一路上,对方说个不停,伊泽偶尔含糊应对,倒也探出了不少杂七杂八的信息。

  比如他们的导师,医学院资深副教授的名字:弗雷.古德温。

  ……

  当伊泽看到弗雷的时候,后者正温柔地抚摸着一批马。

  那是一匹毛发以棕色为主的马。

  体型不大,略有些瘦弱,马鬃与尾巴等处毛色偏黑,此刻正侧躺在学院的一片空旷的草地上。

  四肢僵硬,眼珠发直,鼻孔正喷吐出一股股热气,看上去状况很不对劲。

  “你们来了,我刚给它做好麻醉,呵,不这样话它肯定不会配合。”

  弗雷看到两人走过来,站起身,指了指地上扔着的一只注射器,然后将一只烟斗塞入嘴巴里,笑着说道。

  这位导师年约四十,身材高瘦,眼窝很深,一双灰色眸子炯炯有神,样貌还算不错,只是额前稀疏的头发减了不少分。

  此刻,一边吞云吐雾,一边撸起袖子,说:

  “你们来了,我们的实验就可以开始了。”

  见导师弗雷没有对自己投以过多的关注,伊泽刚暗暗松了口气,就见导师投来目光,问道:

  “伊泽,关于实验的具体内容奥兰多跟你说了么?”

  原来这个红头发的叫奥兰多……

  伊泽默默记下这个名字,继而摇头,又点点头,语气困惑道:

  “他说是……刷马……”

  “没错。”

  导师弗雷点了点头,指了下地上的两只木桶,以及刷子,说:

  “你们的任务就是将桶里的清漆刷在这匹马的身上,务必将每一寸皮肤都覆盖上。”

  这是什么鬼任务?

  见伊泽神态愕然,弗雷唇上的胡须微微扬起,得意地解释说: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恩,事实上,我们今天要进行的是有关于生物皮肤的研究,准确来说,是针对于皮肤毛孔的封闭实验。”

  “呵,最近这可是医学界的热门话题。”

  说着,弗雷又吸了口烟斗,微笑不语。

  见导师不再多说,伊泽也只能与奥兰多一起走了过去。

  将地上的手套戴在手上,他的视线落在了桶里的清漆上。

  这东西他倒是不陌生,就是树脂与溶剂混合成的涂料,大多用于家具、地板的涂装,清漆颜色浑浊,有些像是淘米水……刷在木器表面,干燥后形成半透明的密闭薄膜。

  此前大学里的课桌就涂了这玩意……

  拎着木桶来到那匹马身旁,用刷子蘸满涂料,继而均匀地糊在皮肤表面,涂抹均匀……

  起初还有些手生,但熟练了以后速度就快了起来。

  很快的,两人将马的半面涂好了。

  等待风干后,利用一旁准备好的“翘板”和绳子将马翻了个面……继续涂……

  “一定不能有遗漏,眼睛周围要涂紧密些……”

  弗雷教授一边往烟斗里装烟叶,一边认真地监工。

  等终于刷涂完毕,两人摘下手套,坐在一旁,一边休息,一边与导师等待实验结果。

  “我们还需要一点时间,恩,今天的天气不错,油漆干的会快一点。”

  弗雷认真点评道。

  伊泽抬头看了眼天空上明媚的太阳,感受着空气中的热度,解开了领口。

  就看到那匹浑身毛孔被堵塞的马渐渐抽搐,眼珠翻白,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过了一阵,红头发的奥兰多起身观察了下,说道:

  “死了。”

  可怜的马……伊泽于心中默哀了一声。

  继而,就只见弗雷教授站起身,神态兴奋地宣布道:

  “很好!你们看,我们只是用清漆堵住了这匹马皮肤的毛孔,它却直接死掉了,这个实验结果说明什么?”

  “说明什么?”奥兰多茫然地问。

  弗雷微笑道:

  “这说明对于生命而言,皮肤上的毛孔是氧气进入身体的重要渠道!这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结论!我接下来将会以这个实验的结果发表一篇论文,这很可能促使人们改变以往的,错误的皮肤护理方式!”

  伊泽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

  在他看来,这匹马的死因大概率是因为毛孔闭塞,天气炎热,导致体内温度无法散出去,以致的中暑性死亡。

  这在高中生物就已经有所提及。

  不过鉴于这个实验结果目测无害,且自己此刻大原则是低调,因此,他只是嘴巴动了动,什么都没说。

  “原来是这样!”奥兰多恍然大悟。

  之后,在心情大好的弗雷教授指挥下,两人开始收拾实验器材,也就在这时候,弗雷忽然定定地看了伊泽几眼,皱眉开口道:

  “伊泽,你的脸色看上去很不好,是生病了么?”

  奥兰多闻言也看过来,语气惊讶道:

  “真的,你现在的脸色比之前差了好多。”

  “是么?”伊泽微微一怔,旋即接过奥兰多递过来的一只精致的小镜子,看到了自己那苍白如纸,明显不正常的脸色。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记得你之前说今早遇上了一件事耽搁了。”奥兰多语气关切地询问。

  “我的确是遇上了一件事。”伊泽沉吟了下,说。

  他原本就没打算对此进行隐瞒。

  毕竟整个街区那么多人都陷入了同一个梦境,这件事此时大概率已经在整个城市里传来,没有必要隐瞒,也瞒不住。

  倒不如说出来,或许能得到更多的信息。

  接下来,他大概将事情叙述了一遍,只不过掩去了自己被选中,上台接受“救赎”的那一段。

  只是单纯描述自己莫名其妙,于行走途中做了一个恐怖梦境的事。

  叙述最后,他试探道:

  “我昨天看了报纸,上面就有相关的报道,说是在很多城市里都出现了类似的梦境。”

  闻言,导师弗雷也皱起了眉头,吸着烟斗,嗓音低沉道:

  “这个消息我也有所耳闻,只是之前还不大相信,但你这样一说,倒是古怪了。”

  一旁的红头发的同学奥兰多则迟疑了下,开口道:

  “我倒是听到了一些特别的消息。”

  “哦?”

  见两人望来,奥兰多解释道:

  “我昨日在家里,恰好教堂主教来家中拜访,我父亲就与对方谈起了这件事,我也只听到了一些只言片语,依照主教先生的说法,这梦境……似乎与异神有关。”

  异神?

  听到这个陌生的名词,伊泽脑海中顿时联想出了一些知识。

  在这个世界上,除开几位正统神灵外,还存在一些大大小小的“非法”信仰。

  那些“异教徒”所崇拜的神灵便是所谓的“异神”,或者称之为“伪神”,素来都是各国正统教会严查、抓捕的对象。

  只不过在普通民众眼中,所谓的异神存在感素来很低……尤其随着科学兴盛,更是如此。

  普通人对异神也没什么了解。

  因此,伊泽也无法回忆起相关的知识——这本就属于知识盲区。

  只是……联想起梦境中那个“主持人”自称为“碎裂使徒”,口尊神灵……那么是否可以推断……

  “碎裂”便是所谓的异神之一?

  此外,本市主教竟然于周末到奥兰多家中拜访……

  这足以体现出,他家中恐怕并非普通贵族。

  ……

  伊泽思索的同时,导师弗雷也是眼眸一动,微微皱眉。

  作为一名大学教授,他对于这些超凡事物有着本能的抗拒,但同样身为“众星之主”的信徒,他又无法排除这个可能性。

  “总之,你现在的状况需要休息。”弗雷看向伊泽,沉声开口说。

  顿了顿,他拿出怀表看了眼时间,说:

  “已经到了中午了么,这样,下午的讲座与晚间的自习你都不用参加了,先回家休息。”

  不用开请假条什么的么……

  在心里默默问了句,伊泽倒也没有拒绝导师的好意。

  点了点头,之后告别了导师与那个叫做奥兰多的贵族同学,先行离开。

  他的确需要时间与空间来处理身上的问题!

  白天艾丽在学校,家里刚好只有他一个人,最合适不过。

  可纵然心急,他也并未立即返回家中,而是在学院里迅速绕了一圈,熟悉了下环境。

  又去食堂,用身上仅存的钱币解决了午饭的问题。

  考虑到家里严峻的经济情况,他竭力将目光从火腿、肉饼、排骨、布丁、奶酪甚至马铃薯泥等食物上移开。

  只是购买了些面包,搭配食堂免费提供的热汤与腌菜填饱了肚子。

  继而步行返回了他在荆棘花大街7号的家。

  ……

  当伊泽用钥匙拧开房门,进入空无一人的房屋的时候,时间才还没到下午两点。

  这时候,他却已经能明显察觉到不适。

  头晕、乏力、忽冷忽热,肚腹绞痛,精神萎靡……

  这些症状仿佛约好了一般,接踵而来。

  无需照镜子,他都能猜到自己此刻的脸色必然糟糕至极。

  “看来之前的梦境并非没有影响……而是延迟了……”

  竭力打起精神,伊泽摇摇晃晃,试图上楼,尝试开启“房间”。

  然而就在他刚迈上阶梯的时候,视野便骤然天旋地转起来。

  继而,他眼前一黑。

  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陷入昏迷。

  ——

  ps:这实验是从资料上看来的,本想查下具体过程,可没搜到,所以只能自己编了……求推荐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