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天陆之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精彩”的表演

天陆之子 翩鹊 3043 2020.03.13 18:30

  碎裂使徒!

  中年绅士打扮的莫尔斯张开双臂,微微抬起脸孔,仿佛在宣读着神谕。

  而观众席上的那些观众们则似乎受到了某种情绪的引导,纷纷发出了奇异的欢呼声。

  伊泽隐藏在人群中,透过鼻梁上的奇异眼镜望着这一幕,眉头紧皱。

  “碎裂使徒?这是什么东西?”

  这显然像是某种群体的代称,而其宣称的“梦境主持人”这个说法也证实了他此前的猜测。

  “我果然处于所谓的集体梦境中!”

  疑惑间,莫尔斯垂下双臂,笑容满面地,宛如指挥家般挥了挥手杖,陷入狂热中的观众们便纷纷恢复如常。

  “咳咳。”清了下嗓子,中年绅士继续笑道:

  “鉴于时间紧张,很遗憾没办法与大家做更多的交流,不过我相信,今夜必然会留给你们深刻的记忆,相信我,这将是你们毕生观看的最精彩的一场表演!”

  说完,留着两撇小胡子的莫尔斯悠然走下舞台,来到了台下那张小桌子旁。

  桌上摆放着一根蜡烛,一瓶啤酒,以及一只精巧的木槌。

  “噌。”莫尔斯抛下手杖,点燃蜡烛,旋即一手举起啤酒,一手将木槌重重敲下,同时喊道,“演出开始!”

  “轰!”

  这一刻,舞台前方那一排脚灯下喷涌出了大片雾气,渲染出氤氲诡橘的光影效果。

  大厅中灯光骤暗,只剩下舞台上那深红的帷幕缓缓拉开。

  观众们纷纷看过去,伊泽也不例外。

  幕布之后,是一块巨大的蓝色背景板,勾画着海洋与沙滩的景象,画中甚至还有几只椰树。

  舞台上也铺满了白沙,三位身着盛装的美丽女子手牵手走上舞台,撑着遮阳伞,似要借此保护她们惨白的,不似活人的肌肤。

  与此同时,在舞台后方传来了悠扬而欢快的琴声,似乎有乐师在演奏。

  “唧哩哩……嗒嗒……”

  那音乐声极欢快,充斥着异域风情,有一种野性的美感。

  那三名女孩则在这琴声中,手挽着手,提起裙子载歌载舞起来,她们动听的嗓音迅速回荡开来:

  “诚实的托马斯躺在草地上,

  看见前面走来一位破碎的人影,

  ……

  你得跟我走一趟,祂说,

  为我服役七年,带你穿过天国的壁障,

  ……

  ……

  整整七年过去,

  人们再也没见过诚实的托马斯。”(注)

  ……

  起初,她们的歌声还很美妙,洋溢着一种欢快积极的味道,与气氛森冷压抑的观众席形成鲜明的对照。

  然而,随着那怪异的歌词越唱越多,三个女歌手的声音开始失真、嘶哑,尖锐……

  就像是破损的磁带……

  到后来,那宛如猫挠玻璃的刺耳声音几乎要让伊泽捂住耳朵。

  而那三个女郎则表情怪异,自鲜红的嘴唇中喷涌出浓郁的红!

  “噗!”

  鲜血几如喷泉一般,之后干脆吐出破碎的内脏。

  然而她们却仿若未觉,仍旧在微笑着歌唱,再然后,她们雪白的肌肤上也浮现出了密集的裂痕,如同烧裂的瓷瓶。

  最终“砰”的一声爆炸,变成了一滩烂肉,音乐声也戛然而止!

  原本洁白的沙滩布景也已成为了一片炼狱景象!

  观众席上的人们却竟一脸陶醉,仿佛迷醉于这歌声中,一边欢呼,一边鼓掌。

  “这……”伊泽深吸口气,竭力压制着本能干呕的胃,同时保持着笑容,学着旁人,机械地鼓起了掌。

  这时候他无比庆幸自己昨晚只吃了半个土豆,不然这会早就吐出来了。

  “咚!”莫尔斯适时敲击了下木槌,幕布当即落下,意味着第一幕歌曲的结束。

  接下来,莫尔斯又敲击了几次木槌,每一次都意味着开场或者谢幕。

  伊泽也被迫依次看到了表演杂技在舞台上被活活烧成灰烬的演员、生吞利剑,刺破了肚腹死去的魔术师,肢体扭曲碎裂的舞蹈演员……

  让他一度怀疑这些究竟和“音乐会”有什么关系……

  就在伊泽几乎要无法维持伪装的时候,音乐声停了下来。

  这一次,再没有新的演员登台,整个演奏大厅内,气氛已经达到了顶峰。

  中年绅士打扮的“莫尔斯”重新登台,站在了那摊血水中间,在灯光照耀下,笑的颇为愉快:

  “女士们先生们,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那么,接下来,我们将要进行最后一项表演。”

  “我将会抽取几位幸运观众,走上台来,一同感受神恩浩荡!”

  他挥舞着沉重的手杖,因为用力,发出“呜呜”的响声。

  看得出,他这个主持人的情绪也处于极为高昂的状态下。

  观众席骤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仿佛在等待“挑选”。

  “你!第三排的这位先生!没错,就是你!请上台来!”

  随着莫尔斯的目光巡过大厅,伊泽就看到一位约莫三十岁左右的,正装打扮的男人起身,离开坐席,兴奋地走上了舞台。

  “你!第六排的这位小姐!是的!来吧!”

  莫尔斯又指向了另外一个穿着鹅黄色裙子,头戴一顶软帽的年轻女孩。

  那女孩下意识站起身,却又显出迟疑的模样,她脸上的笑容也飞快消失,双目迷茫,似乎陷入了某种挣扎中。

  “咦?”台上的莫尔斯微微诧异,继而笑道:

  “有了一定的自我意识了么?恩,如果不是遇上了我,你大概只能自我觉醒,走入歧途。来吧……来吧……”

  说着,他挥舞起手臂,那女孩周围的观众们纷纷伸出手,抓住了她,将其硬生生推上了舞台。

  “还有最后一个名额……第九排的……你,对,就是你!”

  下一秒,伊泽就看到莫尔斯将目光投向了自己所在的方向,继而眼眸微亮,伸手指向了自己。

  这一刻,整个大厅中,数千名观众齐刷刷扭头,无数双死鱼般的眼珠看向了伊泽。

  这一幕是如此突然,却又如此的理所当然。

  事到临头,伊泽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并不是很吃惊。

  “连续遇上这么多怪事了,再多上几件似乎也没什么关系……吧?”

  心中自嘲,伊泽依旧维持着诡异的笑容,心中飞快思索了起来。

  情况显然是不明朗的,照他的意愿,自然不愿掺和,可眼下这个局面如何解?

  逃?强闯出去?之前那个女孩就是前车之鉴。

  没有任何武器的情况下,要在这数千人的阻拦下冲出去,还要提防那个明显非正常人的“碎裂使徒”,用指头想都知道成功率接近于零。

  并且一旦自己表现出异常,必然会被注意到,让情况更糟。

  那么……

  思考间,伊泽垂在座椅下的左手蓦然抬起,小幅度地虚握,做出拧动门把手的动作,继而,他便察觉到了一股明显的阻力。

  就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阻拦他打开“房间”。

  “打不开……”伊泽心中发苦,唯一的希望破碎。

  可就在下一秒,他察觉到左手掌心微微发烫,继而,身体竟然生出了一种对于舞台方向的奇异渴望。

  渴望!

  就如同一个在沙漠中跋涉的人,突然看到了前方的一杯清水般!

  极致的渴望!

  伊泽一怔,他能分辨的出,那并非对于那些恶心的血肉的渴望,而是对于某种,他尚且看不到,无法感知的存在的渴望。

  并且,他的直觉清楚地告诉他,那东西对他有莫大的好处!

  “恩?这位观众,莫非你不想上来么?”

  见他迟疑,绅士打扮的莫尔斯微微侧头,露出了一丝诡橘的笑容。

  “不能犹豫了!眼下只能遵从直觉了!”

  伊泽瞬息间做下决定,于众目睽睽之下站起身,脸上保持着夸张的笑容,向台上走去。

  “我现在一定像是个变态……”一边走,他一边在心里嘟囔。

  也不知是不是那种渴望的作用,当他踩着那滴答滴答,向下流淌的鲜血,以及残肢断臂走上舞台,胃部竟然没有痉挛,没有出现生理性的排斥反应。

  “非常完美!请相信我,这将是你们毕生的荣耀!”

  莫尔斯满意地看着并排站立的三位幸运观众,展开双臂,旋即忽然一脸狂热地望向了穹顶,高喊道:

  “伟大的主啊,请降下您的荣光,救赎这三只迷途的羔羊!”

  下一刻,便只见剧院大厅骤然明亮!

  那穹顶豁然消失,一轮深紫色的月亮悬于半空,投射下一道笔直的光柱,将三人笼罩。

  伊泽只觉浑身冰冷,僵硬,仿佛置身于极寒的夜,只有眼珠和意识还能动弹。

  他望着那轮紫月,在“眼镜”提供的视野中,惊讶地发现有三道淡金色的流光自那光中飞来。

  恰如星光。

  三份星光近乎均等,分别没入了他、年轻女孩以及中年男人的额头。

  再然后,伊泽就只感觉头脑中轰然炸开,思绪变得空白,仿佛有某种力量在侵蚀他的身躯。

  而与此同时,左手中传递来的温热却又轻而易举地将那股力量镇压。

  眼前的画面开始旋转,破碎,撕裂开,如同大梦将醒。

  伊泽的视野飞快黑暗了下去。

  在意识被淹没的最后一刻,就只看到了那位“碎裂使徒”阴冷的笑容。

  ……

  注:改编自英国民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