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天陆之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跟踪

天陆之子 翩鹊 2269 2020.03.29 12:00

  光!

  站在僻静处,伊泽怔怔地望着街角的那个男人的背影,心中充满了惊愕。

  超凡者!

  第二个超凡者!

  他原本只是想要确认一下黛安娜的身份,却哪里能想到,这么巧,就在他附近,竟然再次出现了一位陌生的超凡。

  “怎么说?买一赠一?开业大酬宾?”

  伊泽苦涩地想着,借此排解阴郁的心情。

  不过考虑到自己一贯的“好运气”,似乎这也不是什么值得意外的事。

  而这时候,那个男人已经钻入了街边的马车,车夫挥动鞭子,便准备离开。

  伊泽在“装作没看见”与“跟上去看看”之间犹豫了一秒,便下定决心,快步自僻静处走出,朝着距离自己最近的一辆停靠在路边的出租马车走去。

  虽然跟上去可能存在一定的风险,但“鸵鸟心态”同样要不得。

  无论是想要寻找世界巨变的真相,亦或者是获得足以保护自己的力量,都必须要主动探索,接触。

  因此,他自然不愿意放过这个机会。

  “往前走,不要问在哪里停,按照我说的方向走。”

  拉开车门,进入了那辆待客的两轮马车内,伊泽对车夫飞快说道。

  “这样的话就得按照时间收费……”穿着夹克衫的车夫嘟囔道。

  “我知道。”伊泽打断了对方。

  温顿的出租马车一般有两种方式,按照里程或者时间来计算,这点伊泽已经了解清楚,至于价格,身怀10镑巨款的他毫不在意。

  当然,倘若遇到宰客行为,他也不介意给对方一个小小的教训。

  这甚至无需用到超凡,只用拳头即可。

  “好的,客人。”

  马车夫当即挥动鞭子,驱赶马匹前行,堪堪跟上了那名穿着风衣的男人乘坐的马车。

  对方行驶的并不快,四周环境也不复杂,伊泽坐在车厢内,通过“银月手杖”时刻掌握着对方的位置,倒也不担心跟丢。

  也直到这时候,他才终于有时间思考:

  “这个人方才似乎是从一家衣帽店走出来的,手中还提着一个包裹,大概率是购买的服装……考虑到那家店铺的规模和装潢,里面的衣服应该并不便宜,这说明他并不贫穷……唔,超凡者应该很少有人会缺钱吧?”

  “离开店铺后选择乘坐马车,这说明他的住处,或者他想要赶往的地点距离这里并不近,否则完全可以步行……这样的话,可以暂时排除他与黛安娜存在联系的可能……当然,只是暂时。”

  在同一片区域撞上两名超凡者,伊泽很难不进行一些联想。

  不过目前没有任何证据,因此,他也不会贸然认为两者就一定存在关系。

  毕竟脑补会严重地影响、干扰对事实的判断。

  “前面路口左转。”

  这时候,伊泽看到手杖转动了方位,他透过窗子望了一眼,开口说。

  车夫点了点头,当即拐入了另外一条街道,将花园街抛在车后。

  ……

  接下来的几十分钟,情况没有发生变化。

  对方偶尔转向,但并没有表现出发现被跟踪的迹象。

  这也并不意外,两辆马车始终行驶在城区内,加上这时候天色转暗,“晚高峰”到来,街上的行人和车辆越来越多,伊泽又故意跟的比较远。

  对方如果缺乏类似“银月手杖”的探测手段,就不大可能发现异常。

  只是随着时间流逝,坐在马车内的伊泽渐渐有些焦躁。

  透过车窗,可以看到天边的阳光彻底消失。

  夜晚降临,黑暗笼罩了城市。

  街道两侧的两排低矮的煤气路灯纷纷亮起,无数房屋的窗子也同样如此。

  “他到底要去哪里?总不会是要出城吧?”

  伊泽不禁想着。

  不过根据四周的路标,他可以确定这并非出城的方向,而是位于城市南区。

  “唏律律~”

  就在这时候,伊泽终于发现前方远处的那辆马车停了下来。

  那名穿着风衣,提着包裹的陌生超凡者推开车门,向街边的一栋联排房屋走去。

  那房屋漆黑老旧,大概是他的居所。

  伊泽飞快扫了眼附近的标志物和街牌,记下了这个地点,旋即移开目光,看向别处,也未曾勒令车夫停下。

  “轱辘轱辘……”

  车轮从那栋房屋前方匀速经过。

  那个男人闻声扭头看了一眼,旋即又转回身,拧开房门,走入其中。

  等马车又走过了两条街道,伊泽才终于开口说:

  “就在这里停下吧。”

  车夫当即勒住缰绳,然后说道:“两个先令。”

  这个价格让伊泽嘴角微不可查地抽搐了下,不过按照“市场价”倒也不算恶意宰客,只能说是略有上浮。

  考虑到车夫跟踪那名超凡者也是冒了风险的,虽然对方并不清楚,但伊泽还是放弃了讨价还价的打算。

  从手杖中抽出两张纸币,递给对方,然后推门下车。

  “呼。”

  站在清冷的街角,伊泽望着远去的马车,心疼地狠狠捏了捏手杖把手,并决定等下步行回家,这才转而向着刚才记下的地点返回。

  是的,跟踪了这么久,他总不可能只为了记下对方的家庭地址。

  无论如何,总要过去偷偷观察一下。

  “万一有什么发现呢?”

  心中想着,伊泽贴着墙根,拎着手杖,在清冷的月光照耀下,快步折返。

  ……

  ……

  与此同时。

  那栋老旧的联排房屋二楼。

  月光从浑浊的凸肚窗照进来,为昏暗的,并未点燃灯火的房间提供了些许光亮。

  一只斜靠在墙壁上的全身镜前,那名穿着黑风衣的男人正面无表情地站在地板上,凝视着镜子中的自己。

  他看上去很年轻,应该不到三十岁,脸上没有胡须,脸部线条明显。

  一双褐色的眸子内,瞳孔漆黑,透出一股浓郁的邪异气息。

  牙齿森白,仿佛随时将要择人而噬。

  静默中,他抬起双手,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件扯下,随手扔在地上,显出那有着某种奇异虚幻感的躯体。

  继而,他将放在椅子上的包裹解开,自其中拿出了全套的“夫拉克礼服”,一一穿戴完毕。

  满意地看了看镜中的自己,男人咧开嘴角,露出森白的牙齿和邪异疯狂的神情。

  随后他缓缓转身,借助淡淡的月光看向了房间中地板上,那用鲜血和特殊材料描绘出的巨大而繁复的图案。

  男人的笑容愈发夸张,浑身颤抖着走入了这图案中心,跪伏于地。

  先是亲吻了下地板,这才扬起双臂,望向高空,兴奋地用古神语吐出一个单词:

  “忌主!”

  ……

  ……

  与此同时,小心行走在黑暗中的伊泽便只觉左手掌心微微一热。

  他愣了下,若有所觉地抬起头,望向高空。

  继而瞳孔微缩,心神巨震!

  只见,那高悬于天空中的一弯银月赫然已蒙上深紫。

  集体梦境,再次降临!

  ——

  ps:求推荐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