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天陆之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红教正

天陆之子 翩鹊 3021 2020.03.16 18:30

  当窥镜中传出了关门的声音,画面一下子陷入了安静。

  伊泽暗暗咀嚼着双方的对话,分析其中蕴含的信息,就听到安静的画面中传来了一声深深的,疲倦的叹息。

  旋即,“哒哒”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仿佛是有人在走近。

  终于……窥镜中出现了一个女人的身影。

  伊泽眉毛微微挑起,为对方的容貌而小小惊艳了下。

  女人穿着一袭鲜红的裙,腰身紧致,肤色白皙,一张精致的脸孔颇显美艳,发色淡金,头顶还戴着一顶由纯白花枝编织的冠冕。

  只是那神态间的疲倦和冷意将那美感冲淡了不少。

  年纪么……倒是看不大出来,容貌上也就二十多岁,但神态气质却是沉稳而锋利,带着股迫人的威严。

  “恩……是教会的大人物么?”

  伊泽想着,继续观察,隔着一层镜面,他也感受不到对方的威严,自然不受影响,反而因为这种“窥视”而生出了某种心理优势。

  “唔,如果这时候能刷一条弹幕什么的就更好了……”悠闲地靠在扶手椅上,伊泽忍不住想。

  接着,就见这位教会的大人物径直向伊泽走来。

  从她的神态间可以判断出,她对于伊泽的窥视一无所觉,此刻也显得很是放松。

  不过这就有些让人不舒服了啊……

  伊泽下意识换了个坐姿,便见对方在窥镜前停下,定定地凝视过来,就仿佛在与他对视,看的伊泽心里毛毛的。

  直到对方从旁边的梳妆台上抽出一根眉笔,身体向前倾斜,贴近画面,认真地开始“描眉”的时候。

  伊泽终于确定了这“窥镜”的原理。

  “她明显也是在照镜子,看来窥镜是可以连通其他的镜子,或者说,将对方室内镜子映照出的画面传递过来……”

  这个道理很容易理解,伊泽放下心来,顿觉有趣,不禁继续观察起来。

  只见对方描完了眉,看了眼随手放在桌上的那封“信函”,或者说是“报告”,再一次轻轻叹了口气,眼眸思虑深重地自言自语道:

  “越来越麻烦了啊……”

  说完,她摇了摇头,略作休息,继而似乎又想起来什么事,转身消失在了画面中。

  接着又传来了门把手拧动的声音,那脚步声也渐渐远去。

  窥镜中再次只剩下了空无一人的房间。

  “主播下播了……”伊泽咂咂嘴,他还没看够呢。

  收起了玩笑心思,他心念一动,再次起身,抬起一只手,尝试向镜面按去。

  他想试验一下,这“窥镜”是暂时只能连通这里,还是可以进行切换。

  然而,当他用力按去,意想不到的情况竟发生了,伊泽顿觉陷入了泥沼中一般,他那只手竟穿过镜面,探入了镜中!

  不止如此,在他的视角下,自己的手进入了“画面”,竟再无一丝血肉,只剩下手部的骨骼。

  那骨骼莹白如玉,散发出淡淡的荧光,顿时吓了他一跳,赶忙抽回。

  “嗡~”

  下一秒,伊泽便已抽回了手,仔细打量,却又没有任何变化。

  戴上“洞察之眼”再次观察了一次,依旧如此,似乎方才的状态只是进入窥镜的自然变化而已。

  “这又是什么能力?难道我可以借助这面镜子跨越空间,直接进入对方所在之地?只不过,进入那边的我并非血肉实体,而是骷髅白骨的状态……”

  伊泽心惊之后,眼眸陡然明亮了起来。

  他定了定神,确认这样的操作并未对自己造成负面影响,便兴致勃勃地继续尝试。

  可他却发现,自己目前只能将半条胳膊伸过去,再多的,就不行了,仿佛有一层阻力抗拒着他。

  “难道是因为我目前的实力还是太低?所以只能做到这点?”

  心下猜测,伊泽兴致大减,这只能伸过去半条胳膊,有什么用?

  等那个教会高层再回来,伸手揪她脸吓唬人玩?

  我可没那么无聊!

  伊泽苦笑,站在镜子前思索片刻,他忽然将目光落在了那封放在梳妆台上的信函上。

  估测了下距离,伊泽尝试探出手臂将那封信抓了回来。

  “嗡~”

  镜面波纹震动,伊泽收回手,果然便将那封信偷了过来。

  “真的可以?”

  捏着那封信,伊泽按下心中喜悦,重新坐于扶手椅中,借助灯光,开始阅读这份报告。

  报告言辞简略,但基本信息都说的很明白。

  发信人是“贝恩市教会超凡者小队”,收信人则是“众星之主伊斯诺克总教区”。

  伊泽已经回忆起相关的知识。

  知道“伊斯诺克”是温顿王国的首都城市,又称“大都会”,众星之主教会的总部便伫立于此。

  信中内容则是用客观冷静的语言,将贝恩市这一起“集体梦境”事件叙述了一遍。

  “……经查,组织者为碎裂之神教派底层人员,疑似2阶或3阶……事发后教会小队抵达开启仪式地点,并已对该人员及新生异神使徒展开调查抓捕……”

  默读着一个个铅字,伊泽眉头时而展开,时而皱紧……依照这报告上的描述,他此前的猜测大概是正确的。

  “莫尔斯的确是信仰异神的超凡者……只不过在所属教派中只是底层人员……目的也的确是为了拉新人入会……‘新生使徒’指的就是我们三个吧?”

  “唔,我现在大概率不算了……”

  只可惜这文件叙述简略,仍无法解开他心中的疑惑,但起码证实了他此前的猜测。

  此外,这封信上还盖着一个印戳以及手书的一行文字,大概意思是由教正“奥斯本”签收,移交传达给教正“海瑟薇”。

  “教正”这个词在记忆中是指教会中的一个层次。

  在伊泽回忆起来的知识中,众星之主教会最高权力者为教皇,其下便是三位教正,再下面才是各区大主教……

  只不过,在民众的认知中,“教正”只是一个荣誉职位,且几乎从不在公开场合露面,也不参与教会事务管理,存在感极低。

  “现在看来,事情果然不是这么简单……教正显然是掌管超凡力量的大人物,或许,他们才是教会的真正掌权者……”

  “海瑟薇……她叫海瑟薇么?”

  捏着那张纸,伊泽靠在椅中,沉吟思索起来,半晌,才重新站了起来。

  ……

  与此同时。

  温顿王国首都,伊斯诺克北区。

  一座气势恢宏的教堂建筑的某个隐秘房间内。

  原本斜靠在室内的全身镜表面骤然如水波般荡开,一只晶莹灿灿的白骨人手自波纹中探出,传递出一股难以言喻的威压。

  室内的烛火都随之瑟瑟抖动。

  若是有人在此,必然会为这诡异的一幕震惊失语,要知道作为众星教会总部,即便是强大的异神也不敢侵入半分。

  然而那只白骨人手却只是将一封信轻飘飘放在梳妆台上,复归原样,便消失不见。

  装修奢华的房间再次恢复了平静,仿佛从未有人来过。

  ……

  ……

  贝恩市。

  今日夜色颇为浓郁,天空无云,抬起头,便可以望见那漫天繁星。

  只是到底是已经进入了秋季,且贝恩市又位于王国北部,一入夜,气温骤降,就显得格外寒冷了。

  荆棘花大街附近区域,行人更是不多,只有零星的马车在夜幕中奔行。

  艾丽出门匆忙,走了一阵才察觉到寒意逼人,只能将衣服以及衬裙压的更紧一些。

  “啪!”

  走到十字街角,就听到一旁行经的马车夫挥起鞭子,抽出清脆的响声。

  她也只是抬头扫了一眼,便快步奔向了伫立于街角的那一家药铺。

  相对于由内科医生协会推行的“药房”那稀少的数量以及相对高昂的价格,对于贝恩市绝大多数市民而言,分布在街头巷尾的药铺以及杂货店才是更方便实惠的选择。

  而相比于东区那些售卖日用品顺带药物的杂货店,艾丽显然还是更信赖前者。

  “铛啷啷……”

  踩着冻得有些发麻的双脚,艾丽几步推开了那间药铺的门,当即引动了门铃发出悦耳的响声,只是她却只觉烦躁。

  药铺里灯火通明,温度也暖和不少,当先便是一条木制长条的柜台,后面则是一个个摆放药品的柜子。

  一部分甚至还用玻璃门锁着,里面规整地摆放着棕色或深绿的瓶子。

  药铺中,一名学徒正专注地制作药丸,另外一位站在柜台后面的青年“药剂师”看了艾丽一眼,笑道:

  “想买点什么?”

  艾丽走过去,冻得发白的小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冷静地叙述了下伊泽的症状。

  然而还没等她说完,那个年轻的药剂师便毫不意外道:

  “好了,我知道了,你家里也有人经历了那个梦了么?”

  艾丽微微一怔,碧色眼眸闪动:“怎么?”

  那名穿着绿色马甲的年轻药剂师当即耸了耸肩,回答道:

  “今天类似症状的病人已经出现太多了,事发那两个街区的药铺药品都脱销了,就连我这里,也快卖光了,呵,你要是来的再早一些,怕是还要排队。”

  ——

  ps:求推荐票呀!嘤嘤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