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天陆之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漏洞”

天陆之子 翩鹊 3170 2020.03.15 18:30

  这就……走了?

  望着那虚幻的人影湮灭于黑夜,伊泽张了张嘴,重新移回目光。

  这时候,他也已意识到,自己大概率并非是濒死,眼前这一幕,更像是某种超凡状态。

  这让他镇定了不少,旋即犹豫了下,也朝着“银座”底部走去,在经过“守塔人”的时候,对方明显对他缺乏兴趣,动也未动。

  “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历?看门大爷?”

  心中嘀咕着,伊泽继续往前走,当他进入“塔基”十米范围内,顿觉眼前雾气翻涌,仿佛穿过了一层无形的界限般。

  他扭头,便只见身后已然是一片白茫茫。

  “这塔基附近区域似乎存在着一层膜。”

  猜测着,他重新转回头,便见脚下云雾稀薄,地砖亦由银亮金属制成,铭刻复杂神秘的符号,而在他身前脚下,竟悄然多了一个……

  “骰子?”

  伊泽愣了下,稍显愕然。

  那物件约莫有两只拳头大,材质与灯塔相同,表面却光滑如镜,分明像是一只麻将骰子,拢共六个面。

  除此之外,再无一物。

  迟疑了下,伊泽终于试探性地弯腰将其拾起。

  说来也怪,自己这魂体状态却可以轻松将其握住,而在触碰到它的瞬间,他的脑海中便浮现出了一个名字:

  六面骰。

  “这东西叫六面骰?”伊泽正惊疑不定,心中便涌出了一个强烈的念头。

  下一秒,他的身体便近乎本能地将其掷出。

  “咚……咕噜噜……”

  六面骰抛出,落在地上,竟发出了沉闷的碰撞声,继而翻滚,周遭云雾也随之扰动。

  大概几个呼吸后,那骰子便已然速度减慢,将要停住。

  而就在这一个瞬间,伊泽只觉左手微微一热,那本已要停下的骰子却被某种无形的力量又推了一下……

  “哒!”

  六面骰停顿,其朝上的那一面当即如水波般扰动,进而浮现出一个单词。

  伊泽望过去,发现其与在“神秘房间”中看到的那纸张上的文字是同一种,不禁默读道:

  “漏洞。”

  旋即,那“漏洞”两个字扭曲,宛如有了生命,自六面骰表面挣脱,化作流光,飞入了那座气势恢宏的高塔。

  继而,伊泽惊呼一声,只觉脚下云层散开,整个魂体跌落下去,化作一道黯淡的光,坠入城市。

  高塔外。

  那名蹲守的“守塔人”则毫不意外地看了眼坠落的伊泽,试图捕捉他坠落的区域,却被那云雾阻隔,只能目光幽冷地叹了口气。

  ……

  ……

  天旋地转!

  眨眼间,伊泽便已原路返回,从荆棘花大街7号的烟囱没入,继而穿过墙壁,噗的一下撞回了床上的躯体。

  与此同时,二楼的卧室里,正捧着汤碗出神的艾丽就听昏迷的伊泽发出了一声呓语。

  少女顿时惊喜:“伊泽!你醒了!”

  睁开眼,本能地咳嗽了两声,伊泽再次感觉到了强烈的不适,这让他格外怀念魂体状态。

  无暇对方才的事进行思考,他装作一副迷茫的模样,扭头看向一脸喜色,嘴唇发白的“妹妹”,用虚弱的声音问:

  “长官?我……我怎么了?”

  “你生病了!”

  艾丽跪坐在床边,匆忙地收敛了关切与喜悦,语气严肃地回答说。

  旋即,飞快地将自己回家,看到他昏倒的事叙述了一遍,之后才道: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不大好……”伊泽苦笑一声,没有强撑,坦诚道,随即开玩笑般补了句,“不过应该死不了。”

  艾丽闻言瞪了他一眼,似是责怪他这时候还有心思打趣,忙又将那刚热了一遍的汤碗递过来:

  “赶紧喝一些。”

  “这是……”

  伊泽边起身抽出双手,边好奇问道。

  “淡牛肉汤,加了盐的,索尼娅太太给的肉。”艾丽一边帮他喝下,一边解释说。

  索尼娅太太?那位邻居大妈?

  伊泽恍然,看了眼那特意去掉了肉块,色泽清淡的热汤,顿觉口渴,等喝光了,精神果然好了不少。

  “喝不下了……”摆了摆手,伊泽开始组织语言,准备解释昏迷的原因。

  只是艾丽却并未急着询问,而是确认了下他的状态,起身拿起了那只插着白色翎毛的帽子,说:

  “你醒了就好,我出门去买一些药,很快回来。”

  “……好。”伊泽眨眨眼,没有阻拦,目送艾丽快步离开。

  等听到了关门的声音,他才吐出一口气,扯开了身上的被褥,目露思索之意。

  抬起头,看了眼棚顶,果然再也看不到云层与“灯塔”。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漏洞两个字又是什么意思?”

  方才的经历如同一场幻梦一般,若非记忆清晰可辨,他都要怀疑真实性了。

  不过,这时候已然可以确定,自己身上的确是出现了某些神秘的变化。

  摇摇头,将这些疑虑暂时抛开。

  伊泽看了眼自己苍白,透着虚汗的左手,旋即虚握,做出拧动门把手的动作,心中则给予了对应的念头。

  周遭景物当即水波般荡开,眨眼间,他便已置身于那“神秘房间”内,却未跌落,而是横坐在那只沙发上。

  “噗、噗、噗……”

  墙壁上的灯盏与壁炉同时点亮,橙黄的火光驱散黑暗,接着,伊泽便听到了一声奇异的琴音。

  “咚!”

  那一架横置于地板上的钢琴上,黑白琴键自行弹奏,而这次,却是清晰地发出了低沉的声响。

  一道无形的力量传递开,伊泽便只觉身上的病痛如潮水般退去,精神飞快清明起来。

  那简单的音符竟有安抚人心,驱除痛苦的力量。

  他原本紧绷的神经骤然松缓,仿佛被一双无形的手抚弄,体内似有无形力量化开。

  “啊……”伊泽当即陷入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与舒适中,沉浸不可自拔。

  片刻后,才缓缓退出了那种奇异状态,顿觉怅然若失。

  而钢琴的弹奏也已悄然停止。

  “我的病好了?”伊泽眨眨眼,只觉自己的状态空前的好,精神与体能都处于巅峰状态。

  他爬起身,可以清晰地察觉到蕴藏于体内的蓬勃力量。

  就在这时,他猛然按住额头,皮肤下青筋仿若蠕虫般搅动,一股“信息流”生硬地灌入了他的脑海。

  这痛感只持续了约莫两个呼吸,便消失不见,旋即,他的脑海中多了一部分“知识”。

  其中包括对于“漏洞”两个字的简单解释,以及一个繁复神秘的图案,他按着额头,飞快对那些知识进行梳理:

  真名:漏洞。

  描述:广义上的“漏洞”,一切规则的矛盾,类似概念的总和。

  能力:初步触摸超凡力量,神性总量为1个单位,可以察觉出话语中的漏洞,进而分辨真伪,可以敏锐察觉到攻击中的漏洞,进而做出规避。

  开启方式:被动消耗。

  ……

  这些信息混杂在一起,庞杂无序,伊泽费了些力气才将其用自己比较熟悉的方式梳理好。

  等解读完毕,他的眼神当即有了变化。

  显然,从这些知识可以窥见,自己似乎掌握了某种超凡力量。

  “漏洞是我的真名?真名又是什么?摇骰子摇出来的那个单词?莫非我的力量源于那座灯塔?”

  “神性总量1个单位……唔,单位可以理解……但神性这个词……”

  伊泽豁然起身,几步来到那扶手椅旁,捡起了那张古旧的纸张,再次看向了上面的两个词:

  神性、毒性。

  “让我仔细想想……假定,超凡力量源于这个所谓的神性,而获取力量的途径便是头顶那虚幻的灯塔,我之前灵魂出窍的状态则源于在集体梦境中被所谓的神灵施加了影响……”

  “那么,是不是可以大胆猜测,这一个单位的神性便是梦境中被所谓的神灵赐予的?结合‘毒性’这个词,假设两者存在联系,那么我之前的昏迷和病症是否便是‘毒性’的体现?”

  “本市主教说这梦境与异神有关,可以佐证这一点。”

  思考中,伊泽将零散的线索串联了起来:

  自己卷入了梦境,被异神的信徒选中,接受了异神赐予的“神性”。

  又因为与神性共存的毒性而生病昏倒。

  再后来飞上灯塔,获取了真名以及超凡力量……

  这样一想,事情就很明白了。

  “不过里面仍旧存在问题。”

  伊泽坐在扶手椅中,凝神思考:

  “倘若是神性引发的病症,那么为什么梦境笼罩的城区几乎所有人都会生病?难道只是惊吓过度?”

  “还有,莫尔斯自称主持人,说明梦境大概率是他开启的,那么,他做这一切是为了什么?”

  “记得莫尔斯选中那个女孩观众的时候,曾说她有自我觉醒的倾向……那么是否可以认为,普通人也可以自我觉醒,获取神性,飞上灯塔,拥有真名,进而掌握超凡力量,而莫尔斯选人的标准则是对方是否有‘潜力’?”

  恩,自己显然是有潜力的,所以才被选中。

  思考中,伊泽思路渐渐清晰。

  “那么大胆猜测,莫尔斯作为一位异神的仆从,开启梦境来选择有潜力的人,接受赐予的神性……这是……拉人入伙的意思?”

  “而那股神性进入我身体的时候,我清楚察觉出了它被镇压了下去……并且我目前神智清醒,精神并无异常,是否说明我体内的力量帮助我去除了异神的影响,而白嫖了一个单位的神性?”

  想到这,伊泽不禁打了个响指,自嘲笑道:

  “这么说,我还真是个‘漏洞’!”

  ——

  求推荐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