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这个反派太稳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五章我骑竹马来(23)青云加更

快穿这个反派太稳健 糖糖爱冰激凌 2298 2020.09.06 14:44

  “呆子郊外的野花好美啊,难怪人家说家花不如野花香”。

  周落拿起一朵不知名的野花在手里摇晃着。

  碎神号:人家是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你倒好混为一谈。

  不过系统选择视而不见。

  从马上下来的周落,用手按摩了下自己的大腿,这骑马固然好,但是大腿内侧给磨的红红肿肿的,她还是把马系在树下让它吃草比较好。

  也不知道那些小书里写男女共骑一匹马还其乐融融是怎么做到的?

  反正大佬觉得她腿雪上加霜了。

  不过可以不走路,省力气。

  她还能人忍。

  空间里的系统有些不想说话,毕竟早上王戋戋教周落认国公府院子里种的奇花异草时。

  人家耐着性子从花的分类,季节传播授粉、产地介绍的清清楚楚。

  但是大佬总是一句,嫂子这花好吃吗?能做鲜花饼吗?

  王戋戋这才万般无奈的让周落出来逛逛街,让她学歌词诗赋、琴棋书画女工那就更不可能了。

  大佬明晃晃的告诉周家的人,她不爱,也不学。

  虽然周家的人有些头疼怎么书香门第出来的人会不爱学习。

  但想起周落的遭遇,周家人更是对周落言听计从,似乎想把这几年失去的统统都补偿给她。

  所以这些时日周落虽然住在周家,但周家的人并不拘着。

  一旁的李晴观察了好久,发现周落真的是一个人出来的,她并没有带任何的护卫。

  李晴的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

  真是天助我也、、、、

  张瑞正和太子商量要事,因为他是新科状元来巴结他的人不胜枚举。

  他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他的准娘子了,有些心心念念,但是国公府差人来说,周落还没有及笄,等成亲时再风光嫁过来。

  张瑞虽然不喜,但也觉得最近自己分身乏术,周落在国公府能热闹一些,他的娘子别看一个人特立独行的,但是张瑞知道,她也喜欢热闹。

  太子推推走神的张瑞:“是不是想你家娘子了?你们在那院里还住的习惯吗?”

  张瑞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习惯,最近她也有事情要做。”他不想透露太多。

  张瑞有他自己的想法,如今太子根基不稳,各个皇子蠢蠢欲动。

  周落在国公府反而是安全一些。

  国公府只是文官,且为官清廉,不管哪个皇子都不会拿他们开刀。

  自然国公府也只忠于当今的圣上,不参与任何的党派之争。

  张瑞安排好太子拉拢内臣,如何博得圣上的信任,怎样快速的做出业绩,甚至包括求娶之女都安排的头头是道,简直是见缝插针,无孔不入。

  而且环环相克,天衣无缝。

  “论谋略放眼全国都无人可以与张瑞兄平起平坐。”太子由衷的赞扬着。

  以前没有认识张瑞的时候,他受制于人,做事畏手畏脚的。

  要不是这样,他的那些皇兄皇弟们也段段不敢暗度陈仓。

  自从有张瑞给他步步为营后,他确实如鱼得水了许多,甚至于父皇也开始对他赞誉有加。

  “不知道张瑞兄对于太后有何看法?”太子有自己的打算。

  张瑞把手里的茶杯放下郑重其事的说道:“我只当为太子的江山社稷全力以赴,但是我只钟情于我娘子一人。”

  言尽如此,聪明人也就不许多言,要不就讨人嫌了。

  太子哑然失笑道:“是我唐突了。”

  “但是太后的独女常乐公主太子可以另指心腹,虽然太后不是你的亲祖母。

  但是圣上以孝治国,可以助力。”

  说着张瑞递上了手里的花名册,这三个人都可以求娶常乐公主,且太后也会觉得满意。

  太子挑选好人员后,可以安排他们巧遇,一见钟情,再见倾心的桥段,身居深宫的长乐公主一定会深陷其中。

  事无巨细张瑞一张一弛都了然于胸。

  太子抱拳道:“张瑞兄简直让我如虎添翼,日后我愿意和张瑞兄一起为社稷谋福。”

  “我只一个条件,日后太子登基,能保我娘子和她家人喜乐安康。”张瑞拘礼道。

  既然国公府是她的家人,自然也在他保护的范畴里。

  “听说周落娘子最近和国公府的大夫人亲近?”太子总要确认下国公府的立场。

  对于国公府当年痛失爱女的事确实震惊朝野,这个周落他第一次见面就莫名的熟悉。

  难道是国公府失散多年的女儿?那当年身怀信物的尸体是何人手笔?

  这是太子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当然也是因为国公府不会得罪人,他们世代就搞文字、诗歌编排的职能。

  说白了就是出模拟试卷,当当监控老师,修修本国律法,找找条文纰漏、、、

  这工作虽然繁琐,不讨好确是寒门学子的榜样啊。

  而且一直是每朝天子的心腹。

  他们刚正不阿、、、、、、

  张瑞不可置否的点点头:“贱内是国公府失散多年的女儿。”

  他当时救助太子的帮忙彻查的时候,太子应该就有蛛丝马迹了,他没必要遮遮掩掩。

  太子点点头,心里暗暗欢喜:张瑞兄的娘子终于有个体面的身份了,就算是迂腐的国公府的嫡女儿这个身份,也比红楼的姑娘来的好。

  “太子国公府的人求见。”

  “国公府?”太子受宠若惊的站了起来,国公府向来高风亮节从没因为他是太子而刮目相看啊。

  更别提是登门拜访了。

  “快请。”太子急忙说道。

  张瑞却有着隐隐不好的感觉。

  周阳火急火燎的进来劈头盖脸就问张瑞:“有没有见过落落?”

  张瑞一个踉跄:“落落不是在你府上吗?”

  周阳看着同样惊慌失措的张瑞不疑有他,一拍大腿说道:“落落走丢了,她寻常骑的白马倒是自己跑回来了,府上街上都寻过了。”

  要不也不能跌跌撞撞寻到太子府里来啊。

  张瑞跌坐在地上,神情落寞。

  太子忙招揽着各路人马对京城进行地毯式的寻找。

  王戋戋更是羞愧难当,她觉得是自己没有看管好周落才让她一而再的走丢。

  眼睛已经哭成山核桃一样。

  老夫人更是晕倒后就一直昏迷不醒。

  周落的眼睛适应了屋里的光线后,想起身走才发现自己的手脚都给严严实实的捆绑着。

  “呆子你说他们这次是劫财还是劫色啊?”周落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后问道。

  【劫命!!】碎神号一点幻想的希望都没有给她。

  李晴脸上蒙着一块细纱居高临下的看着周落,半晌才说道:“我没有堵住你的嘴巴你怎么不大喊大叫啊。”

  这一点让她很不爽。

  周落和前一世相比似乎有一些不一样,前世她万千宠爱于一身,就算最后跟着六皇子登基入主后宫。

  六皇子也把她保护的很好,她自始至终都如同小白兔一样单纯无害,可是刚看她的眼神分明充满了挑衅,哪里有一丝的害怕。

  李晴看着周落有恃无恐的样子缓缓的蹲了下来:“我可以划花你的脸,也可以把你丢出去喂狼,难道你不害怕吗?”

  大佬耸动了一下肩膀说道:“我害怕你会放了我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