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这个反派太稳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章我骑竹马来(28)

快穿这个反派太稳健 糖糖爱冰激凌 2063 2020.09.09 00:07

  “我说了你能放我走吗?”李晴抱着最后的希望问道。

  这个地方实在是太恐怖了,夜里总感觉有无数的阴风在她额头吹过,她是重生的人。

  怪力乱神之说,她比谁都恐惧。

  “大胆居然敢和太后谈条件。”太后边上的嬷嬷上来就给了李晴几巴掌。

  一时间李晴嘴角流血,牙齿也崩坏了几颗。

  全然没有昨天宫宴上那个大杀四方的明媚和傲娇。

  “罢了,过去的事我也不想追究了,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太后身心疲惫的起身走了出去。

  当年的事情盘根错节,如果皇帝查下去,牵连她一个人是小,但是她背后可是有九族啊。

  她只能把打落的牙齿往肚里吞。

  等牢房的门再次打开的时候,狭小的空间里又给扔进来一个人,李晴定睛一看是死而复生的常乐公主。

  早上她听送饭的人说,常乐公主已经暴毙发丧了。

  这、、、、

  李晴惊恐的望着那幽深的地牢门口。

  “都是你这个贱人害了我,我本来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公主。

  如今不仅丢了荣华富贵还要受尽非人的折磨。”常乐公主手脚并用的抓向李晴。

  她的事情,太后身边的嬷嬷已经慢条斯理的告诉她了。

  她此时此刻对李晴是恨之入骨。

  “宫里传来密保李晴已经和常乐公主一起关押在太后的私牢里。”太子急匆匆的说着。

  这么大的瓜他也没有完全消耗掉,那个慈眉善目的太后居然有个私牢,而且存在达几十年。

  如果不是张瑞一招一式布局的临危不畏,密不透风,他这个太子都发现不了。

  “想办法让李晴和李将军反目成仇,这样我们能借机削弱他手里的兵力,我想你的父皇也是喜乐见闻的。”

  张瑞淡定的说着,只是他的落落依旧音讯全无,如果镇北将军垮掉了,她们就会自乱阵脚。

  找到周落的可能性就会更大。

  他不能放弃任何的蛛丝马迹和任何的希望。

  “呆子,二哈,二狗子,我真的好饿啊。”周落没有一丝力气折腾了。

  这几天她虽然用了洪荒之力解了手脚的绳子,但是这里全部都给封闭了。

  她想尽办法也没有出去。

  而且挂在脖子上的铁链,她怎么也解不掉。

  自从前天开始就没有让往这里送吃喝的了,周落慢慢的蹲了下去抓着地上有些潮湿的泥土往嘴巴里塞。

  【落落快吐出来,那是观音土虽然能填饱肚子但是不消化,会把你撑死的。】碎神号急的团团转。

  “我知道,但我饿啊。”她自然也知道这泥土不好吃,也不能吃,但是她又饿又渴。

  吃饱了才有力气上路啊。

  撑得过就撑,撑不过就算了,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饱死鬼总比饿死鬼强,她伸手抓起一把观音土放在嘴巴里,一点点的吞下去。

  “你是天罚之女,你知道下天罚的人是谁吗?你是要给我们云家乃至整个虚空带来灭顶之灾的,你怎么自己不去死啊。”

  那个妇人居高临下的用脚盯着小小孩子的胸口。

  那个小小的孩子却把一双小手藏在背后,眼睛大大的望着那个妇人。

  那妇人声嘶力竭的几乎把那个小小的孩子当成几世宿敌一样。

  等那妇人大摇大摆的走了后。

  她从后面伸出小手,手里握着几朵已经给压的不成型的野花。

  嘴里喃喃自语:“今天是娘亲的生日,我只是想给娘亲送花花。”

  可是没有人在乎她吃的饱不饱,穿的暖不暖。

  也没有人会稀罕她送的花花。

  大佬啃着啃着就泪流满面。

  红姐对她好。

  周家对她好。

  如果可以她也想活下去。

  活下去。

  【那小落落,你要是真的饿了就少吃一点,要不等我爸爸找到你都回天乏术了。】碎神号嘤嘤的哭着。

  它第一觉得自己真的不是一个好系统。

  至少现在只能看着大佬忍饥挨饿。

  它拿不出水也拿不出食物,甚至无法通风报信。

  “呆子你觉得你爸爸能找到我吗?”大佬眼神空洞的问道。

  他现在应该是新科状元了。

  怎么会记得一个红楼出来的女人呢,那个女人就是他一生的污点。

  【会,我爸爸会找到的。】碎神号坚定的说着。

  张瑞一系列的布局后,轻而易举让老皇上也卷入其中,甚至在他的参与下已经奄奄一息的李晴给转移到了天牢。

  娇生惯养的常乐公主却给李晴在太后的私牢里活活给咬死了。

  那场景连见多识广的嬷嬷看到那一幕都扶着牢门口吐了一地。

  简直是太丧心病狂了。

  这边国公府已经找出足够的证据证明当年他家幺女给拐,甚至当年那女童死亡案就是将军府嫡女李晴一手策划实施的。

  顿时朝野哗然,这小小的嫡女竟然心思歹毒。

  要知道当年李晴也才八岁。

  京城里的人纷纷和镇北将军府划清界限,毕竟八岁的娃娃都能教养的如此心狠手辣,更别提那些道貌岸然的大人们了。

  本来有几家想结亲的京官都纷纷熄了想法,甚至连远嫁的庶女都给婆家完璧归赵了。

  李家在京城一时声名狼藉,摇摇欲坠。

  镇北将军看着愚不可及的李晴:“我到底生了个什么畜生,把我们一家都送上了断头台,如今你心满意足了?”

  镇北将军的担心和怒气并不是无中生有,国公府虽然是个清流之家。

  但日子过得清贫简朴,但是他们在学子那却一呼百应。

  如今整个荣耀国的学子都慷慨激昂,奋笔疾书写将军府的种种丑闻,怕很多东西要从水底露出来了。

  李晴不甘心的双手抓着牢房的铁链,她全然已经成了一个泼妇的模样。

  “父亲不打算救我出去吗?那六皇子怎么说?你去和六皇子说,他不会见死不救的。”

  六皇子自幼就和她心意相通,而且八岁的时候她就把自己给六皇子了,他们是真正的青梅竹马。

  六皇子对她是有情谊的。

  想到这李晴更是加大了手里的力气,手上的铁链哗哗响着:“父亲你去求六皇子,他将来是九五之尊。

  他一定有办法救我出去的,我是她未来的皇后啊,以后我会宠冠后宫的。”李晴急红眼的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