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这个反派太稳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二章我骑竹马来(20)

快穿这个反派太稳健 糖糖爱冰激凌 2291 2020.09.05 08:34

  王戋戋也不气馁用一包的糖炒栗子和几个红烧猪蹄就哄的周落去医馆看脚。

  只要周落的脚还有方法医治。

  王戋戋就是厚着脸皮回娘家乞讨也要给周落医治。

  那个回春堂最好的骨科大夫指着她两条腿说:“一只是陈年旧伤,骨头已经长成奇形怪状了,只能这样了。”

  日积月累,只有神仙有办法了。

  又指着另外一只说道:“这只倒是新伤,好好养养日后还是能健全一些。”

  王戋戋付了银子后对着白大夫千恩万谢,本来想领周落回府的,但是考虑到一些不确定因素。

  还是打算以静制动。

  她怕吓唬了周落。

  周落似乎戒备心理很强。

  王戋戋又转身偷偷擦拭着眼泪,她的小姑子以前是多么活泼可爱的一个小姑娘。

  如今却、、、

  如果抓到当年拐卖她的人,她一定不会轻饶。

  可是周落似乎不愿意提及当年的事情。

  王戋戋也觉得不能操之过急,自然也就没有再追问下去。

  张瑞一脸阴沉的从马车上抱下周落,有礼有节的对王戋戋福利道:“多谢夫人送贱内回府。”

  啥?贱内?

  她的落落还没有及笄,好好的一颗大白菜还没来及呵护就给猪拱了?

  张瑞觉察到王戋戋满眼的哀怨,心里的警惕就越发明显了。

  前几天周落回来说有个登徒浪子心心念念问她一系列的信息。

  貌似图谋不轨。

  他就知道虽然他家落落是沧海遗珠,但是别人怎么也长眼了?张瑞心里有些惶惶不安。

  却又安慰自己总有瞎了的猫等着这只死耗子。

  如果周落知道张瑞把她比喻成死耗子,肯定气的抓狂。

  耗子明明那么可爱,怎么能和她相提并论。

  “这位夫人,寒舍简陋就不请你进去坐坐了,贱内有什么言语过激的地方还请你海涵。”

  王戋戋本还想多问几句。

  张瑞冷笑道:“以后还请夫人不要带坏我家娘子。”

  张瑞抱过周落直接进了院子。

  关门,上栓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他小心翼翼的把周落放在床上,这丫头吃饱喝足后就容易犯困。

  这才一会功夫已经酣然入梦了。

  张瑞抬起手把她嘴角的油腻给擦拭掉,这丫头恬静的时候真叫人稀罕。

  张瑞嘴角抽了抽,拿了本书守在床前。

  他的准娘子。

  床上那个以后就是他的娘子。

  他孩子的娘。

  张瑞的眼睛从书本里慢慢的扭开眼睛瞄了一眼,还是睡觉的时候可爱。

  长长的睫毛,晶莹剔透的皮肤。

  刚那个妇人怎么意思?

  难道想他的娘子去当妾室?

  张瑞眼里露出凶光,如果是那样,他一定会不择手段的摆平的。

  最重要的东西应该放在自己身边保护的。

  哪怕是最亲近的人也没有自己身边来的安心。

  等他的目光再次落在床上的大佬那时居然甜的可以掐出蜜来。

  男人志在四方,对于谈婚论嫁的事情他向来看得寡淡。

  这个女人就这个女人吧。

  张瑞有些情不自禁的摸着周落的手,细细滑滑的如同嫩豆腐一样,让人流连忘返。

  不自觉又加重手里的力度,嘴角还噙着浅浅的微笑。

  碎神号瑟瑟发抖的抱住自己【这一定是幻觉,它的爸爸可是盖世无双的英雄,不是这样猥琐的。】

  你瞧瞧抓着人家小姑娘的手都不肯放了。

  王戋戋把今天的收获和自己的相公说的时候,周阳一只脚穿着鞋子,还一只光着脚踩在地上。

  “你说她叫周落?她真的是我们的落落吗?”震惊到难以置信。

  幸福来的太忽然了。

  王戋戋坚定的点点头:“那些熟悉的感觉是与生俱来的,她断定她就是我们的落落。”

  “你说她的腿是陈年旧伤?给人活生生打折的?”周阳怒不可遏的问道。

  他们国公府向来清廉与人为善,什么时候多了个心狠手辣的仇家。

  居然挑他们的掌上明珠下手呢?

  他气的手关节都发白,但是又一时理不出头绪。

  他确实想不通是谁会和他们府上有如此的深仇大恨。

  国公府世代都忠君爱国且两袖清风,做事公允,应该没有结下这么大的梁子。

  “落落腿脚不便我们也能好好的照顾她一辈子的。”王戋戋欲言又止,那个男人的事情该不该和自己的夫君说。

  周阳拍拍她的手欣慰的说道:“还是娘子贴心啊,我们总不能短了落落的吃穿用度,以后我再寻个身家清白,品德良好的门生给落落做婆家。”

  “落落好像有婆家了。”

  王戋戋的话如同晴天霹雳,周阳狠狠的抓狂,是谁这么不长眼。

  他抓起屋里的扫把,要怒发冲冠。

  他的妹妹应该明年才及笄的,居然给猪拱了?

  王戋戋忙拉住他:“相公我瞧着那人也还算是一表人才,可能是落落流落他们家,收个童养媳也未可知,到时候我们去说说看,也许事情还有转机。”

  王阳终于平息了一点怒火。

  刚他干嘛发那么大的火啊,他的落落还没有及笄,应该不会有哪头猪这么不知死活。

  打听周落身边野男人的事情理所应当的落在周阳的身上。

  当然周阳知道周落的住处后。

  他有事没事就趴在墙角上偷看院子里落落的一举一动,那小眼神真的和小时候一模一样。

  周阳见到周落的时候更是确定了,这就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妹妹。

  别以为他很隐蔽,大佬早就看到了,不过二狗子说那是他大哥。

  所以她假装没看到。

  但是张瑞就忍不了了,他偷偷抽掉周阳的梯子,墙外顿时发出了杀猪一样的叫声。

  周阳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尘,看着张瑞这头猪。

  仇人见面分外的眼红。

  “不是说君子不立歪墙吗?不知道周大人三番两次觊觎贱内是不是有辱斯文?公然违背读书人的高风亮节?”

  如果张瑞不是借着太子的手笔查询过周阳的口碑和为人,他段段是不会这么客气。

  而且查询到周家的时候,太子还大腿一拍,我知道你娘子像极了谁了,像周国公的家人,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我说那天破庙看她怎么那么熟悉呢。

  张瑞心里有隐隐的不详。

  周阳因为从梯子的高处滑落,整个屁股几乎都摔成花瓣了,他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屁股。

  一只手指着张瑞:“你别仗着自己胸有点墨就欺负人,我怎么有辱斯文了?你、、、”

  周阳气坏了,他那么好的妹妹,谁都配不上,哪怕这个人才华确实不错。

  “那是我娘子。”张瑞神情淡定的说着。

  一点都没有当年签下上门女婿的觉悟。

  “你娘子,你喊一下她会应吗?”周阳气不打一处来,他精心呵护的妹妹居然成了别人的娘子。

  人家还生怕他不知道,一口一个娘子的提着。

  气的他想反咬一口。

  “娘子。”张瑞舔着老脸朝院子里喊道,其实他也不确定大佬给不给他面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