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这个反派太稳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二章我骑竹马来(30)

快穿这个反派太稳健 糖糖爱冰激凌 2155 2020.09.10 09:36

  张瑞得到周落的消息后,迫不及待的往外冲,可怜的太医只好背着药边跑边给他撒止血粉。

  可怜了太医一把老骨头啊。

  看来以后不仅要钻研医术还要钻研凌波微步啊。

  “张状元你这伤口,必须要包扎啊,不然有性命之忧啊。”太医急得直跺脚。

  张瑞却不管不顾拖着一身血淋漓的伤,快马加鞭的赶到关押周落的地洞。

  不得不说李晴真是心思缜密且精通机关的人,居然能在荒郊野外做出这么一个关押的地方。

  地牢的上面草长莺飞,野花葱郁,蜂来蝶往。

  并无人看守。

  就算是不小心来这里踏青的人都想不到这底下居然可以关人。

  等张瑞和周阳颤颤巍巍的下了那个狭小阴暗的的密室。

  张瑞有着一种不祥的预感。

  “落落,落落,为夫来晚了,来晚了,你可以打我,骂我,我搓衣板都自己备下了,最粗糙的那种。

  以后你早餐要吃肉,我也不拦着,我还可以陪你一起吃。”

  张瑞极尽温柔的说着,小心翼翼一步的靠近周落。

  他的害怕是那么的明显。

  “你在生为夫我的气是吗?怪我没早早找到你是吗?为夫都知道错了,你怎么耍性子了。”张瑞抱着面色灰白的周落喃喃低语道。

  言语温柔。

  一旁的周阳忍不住擦擦眼角的泪拉了拉张瑞:“落落已经走了,她已经不在了。”

  “不,她没走,她在装睡觉,她生气就爱装睡觉不理人。”

  张瑞像个孩子一样死死抱住周落,谁也近不了身。

  最后还是太子强行把人给分开了。

  “墙上有字。”眼尖的太子提醒道。

  “你不要变坏了,好好爱他们,保护他们,保护红娘,清明要给我送烤乳鸽。”

  上面每一个笔画,每一个字,张瑞都细细的揣摩着,一遍又一遍的摸着。

  整个密室鸦雀无声。

  李晴蓬头垢面的从地牢里出来,迫不及待的跑到邵致远的面前。

  邵致远还没有等她靠近,直接一剑刺穿她的胸膛。

  “为什么?”李晴不甘心的问道。

  “我本来只是个闲王是你激起了我的野心,是你一步步让走到这样。

  你出卖了镇北将军府,你忘记了我和镇北将军是一条绳子的蚂蚱。”

  因为镇北将军事件,他已经给父皇贬为平民,明日就要离京,永世不能回京。

  落地的凤凰不如鸡,这样的处罚比杀了他更诛心,何况他以前铲除异己不择手段。

  怕踏出京城的城门,他就身首异处了。

  六皇子毫不留情的抽回手里的剑,李晴的尸体如同破布一样跌落。

  一声闷响后,地上扬起了纷纷扬扬的灰尘。

  张瑞不顾阻挠把周落安葬在他卧房的院子里,每次做好饭他就端着饭碗和周落边说边吃。

  他每个月都把月银捎到偏院的乡镇,那里有他的娘子心心念念的人。

  “娘子,这是你最喜欢吃烤乳鸽我从来都没有和你争过。”

  张瑞扒了一口饭,味同嚼蜡。

  “娘子,你知道吗,我以前是吃怕了烤兔子,你每天都给烤兔子,三年来一直不间断。

  你不知道,这样吃,再好吃的东西都会吃怕了。”

  张瑞伸手拿起小圆桌上的烤兔腿大口大口的咬着。

  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娘子我现在好想吃烤兔腿啊,好想吃你烤的兔子啊。”

  张瑞趴在小圆桌上嘤嘤的哭着。

  虽然张瑞位及人臣,但是他依旧住在原先太子也就是当今圣上给他们安排的府邸里。

  每天夜里挺拔的身躯微卷在周落以前盖过的被子里。

  那时候周落在的时候,还是夏天,被子是薄薄的,如今已经是寒冬腊月了。

  就算是冷的瑟瑟发抖,张瑞也舍不得换别的被子,最多上面加盖一层棉衣。

  如果不是落落说要保护她的家人,他也不会苦苦支撑着。

  死去的人或许的解脱,活着人未必懂得放过自己。

  院里坟前的草绿了又黄,黄了又绿。

  王戋戋在周落死的次年怀上子嗣,她对周阳和张瑞说许是落落托生。

  毕竟落落和她情同母女。

  落落也许舍不得他们、、、、

  如今她的儿子已经五岁了,长的珠圆玉润,性格却和周落相去甚远。

  他最喜欢的就是跑到这个姑父家。

  安安静静的习字,练武。

  他不明白父亲母亲为什么说自己是这个姑父活着的寄托。

  但是姑父说的学问他很喜欢。

  张瑞一笔一划的教着他习字,他知道眼前这个孩子不是他的落落托生。

  他的落落才不爱习字呢。

  他的落落闹腾。

  他的落落不知道荤素搭配。

  可是他也是落落的家人,他一样要好好的保护着。

  仅此而已。

  “张瑞兄你要是不喜欢当今贵女,你觉得朕这几年生的女儿有没有像周落的。”

  如今的圣上也是为张瑞操碎了心,每年选的秀女或多或少有点像周落,这样也许能生个女儿像周家幺女。

  几次想赐婚都无疾而终的他,万般无奈的他领着一众女儿站在张瑞面前。

  这些年为了解决这个张丞相之婚事,他也是绞尽脑汁。

  可张瑞除了国事一丝不苟、废寝忘食,对于男欢女爱的事情却相当的排斥。

  皇上指着她大大小小的女儿极力推销道:“周落临死之前都心系天下,我想肯定是托生在帝王之家的,我瞧着我三女儿最像那丫头。”

  张瑞面对一排溜的公主:最大的八岁,最小的八个月。

  苦笑着摇摇头:“臣今生不再娶,臣说了要给她名分的。

  一辈子的名分,她小气记仇,如果我不做好,来生怕是遇不上了。”

  张瑞低着头抚摸着周落的灵位轻轻浅浅的说着。

  周落的灵位他无时不刻不带着。

  他的落落最是小心眼了,如果知道有好吃好玩的没有带着她。

  指定又装睡不理人了。

  光阴荏苒。

  经过数十年的休养生息,厚积薄发,整个荣耀国开疆辟土。

  广纳贸易之路,成了这个大地上让人闻风丧胆的富泽国家。

  张瑞拄着拐杖,两鬓斑白,缓缓的蹲在周落的坟前,靠着那个坟头无力的抬起手,抚摸着上面的一草一石。

  语气缓缓:“落落我累了,娘子我真的累了,可不可以不保护你的家人了?可不可以了?”

  “娘子我做到了你要我做到的,下一世我们能遇到好不好?

  娘子这一世我撑的好苦好苦,可不可以不保护了?”

  院外乌鸦的叫声此起彼伏,震落了一地的秋叶。

  张瑞手里的拐杖缓缓的落在周落的墓碑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