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这个反派太稳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三章我骑竹马来(11)

快穿这个反派太稳健 糖糖爱冰激凌 1920 2020.08.28 15:14

  思想很饱满,现实是:张瑞意识到自己羞羞答答的想法后,一脸绯红大骂自己有辱斯文。

  怎么可以以色伺人。

  他是那样明骚的人吗?

  他明明是暗骚的。

  呸,他明明是一本正经的读书人。

  经过一番的思想斗争,张瑞终究没有迈出自己的房门,而是正襟危坐在书桌上苦读圣贤书。

  可是怎么平时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他,翻开书本都一字没有看进去。

  脑子一片混乱:来,你坐我边上来,快来,坐我边上来。

  他狠狠的把脸埋在冷水里书是看不进去了,那个云落的音容笑貌不断的在张瑞的脑中盘旋。

  张瑞万般无奈,气呼呼的去睡觉了,早上起床的时候。

  张瑞更是羞愧难当,他昨晚居然做梦了。

  做梦就做梦了,还做了个惊世骇俗,他觉得羞愧难当的梦。

  张瑞不知所措的看着一团糟的床铺:面红耳赤,他这么怎么了?枉读了那么多年的圣贤书。

  回过神的他、、、、有些瑟瑟发抖。

  他第一次做这种难以描述的梦。

  “呆子,你爸爸刚看到我,居然跺脚,欲说还休,他是不是自己偷偷吃肉了?”周落顶着鸡窝一样的头发,趴在窗户不解的问道。

  碎神号不想解释,毕竟那是一个难以启齿的事实。

  他的战神爸爸居然在梦里一遍又一遍的把这个女人压在身下,还不断的变换姿势。

  这可如何是好。

  如果是个国色天香的人还情有可原。

  可是爸爸难道不知道眼前这个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天罚之女?

  虽然她现在身残志坚。

  但它的战神爸爸这么饥不择食。

  碎神号对它都是战神爸爸非常失望,简直失望透顶了。

  张瑞一早上都神情恍惚,脑海里不断的浮现出昨晚自己急不可耐的一幕。

  更是气的用木棍狠狠的敲打着脸盆里的粗布单。

  简直是丧心病狂了

  居然能寡廉鲜耻的做那样的梦。

  因为赶考的考生经过李晴无所不及的宣扬,都知道张瑞卑不足道的出生,以及还有个臭名昭著的准娘子。

  依靠姻亲攀援富贵,张瑞怕是砸了。

  所以想和他相交或者切磋学问的更是寥寥无己。

  大家来京城不就是奔个好前程?哪里还会和臭名昭著的人为伍,读书人最是讲究气节了。

  张瑞倒没有因为这些外在的原因自暴自弃反而更发愤图强,日以继夜的学习。

  李晴把手里的纸条狠狠的拍在桌子上,她本来已经想了一千种办法让张瑞考场失利,名声尽毁。

  想不到那人来了京城后虽然名声狼藉但是依旧雷打不动的温习功课,丝毫没有受到外界的干扰。

  这是她无法容忍的,张瑞除了心狠手辣外还有满腹经纶以及掌管全局的谋略。

  李晴知道张瑞就差一个契机。

  只要时机一到,张瑞一定还会平步青云的,这是她不能容忍的。

  她着急的来回踱步,一定要想一个万全之策。

  她一定要不择手段让张瑞一蹶不振最好在考试之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想到这,她毒蛇一样的眼睛里有了隐隐的精光,如同濒临死亡的猛兽,忽然看到软绵可期的兔子一样。

  她打定主意了。

  这夜大佬在床上翻来覆去,夜不能寐。

  【你说你一个晚上吃那么多干嘛?人家是饿的睡不着,你是撑的睡不着。】碎神号无力吐糟着。

  就光一个晚上,大佬吃了两个大猪蹄子,一碗凉粉,三个包子,一只烤鸡还算杂七杂八的糕点。

  “呆子你说我起来蹦蹦跳跳会不会好一点?”大佬一个翻身从床上跳了下来。

  别看大佬只有一条正常的腿但是连滚带爬的活她了没少做。

  而且如鱼得水。

  这让碎神号都怀疑大佬是不是在自残博取它战神爸爸的同情,你看她平时生猛的样子,哪里体现出老弱病残的荏弱。

  月光下有几个蒙面大汉影影绰绰的摸进院子,大佬在窗户上探头探脑的望着外面。

  “呆子你说那些人鬼鬼祟祟的摸进院子干嘛?”周落不解的问道。

  京城这样简陋的院子应该随处可见,他们怎么看也不像是富得流油。

  【我看他们想打劫你。】呆子懒洋洋的说道。

  “我能打过他们吗?”周落拿起木棍跃跃欲试,好久没有发挥了,大佬眼里冒着精光,这晚上吃太饱了,刚好可以消耗消耗。

  这可是送上门的力气活啊。

  【落落你要有自知之明,他们是十几个人而且个个都是练家子】碎神号用了洪荒之力阻止着。

  真是操心了一颗狗子的心啊。

  啊呸,谁是狗子了,它可是、、、

  欲哭无泪。

  大佬一打二,一打三,甚至一打五都可以勉为其难,但是一打十几,二十个就有些差强人意了。

  可是周落怎么是那么容易屈服的人。

  “云夫人你能叫他们不要打了吗?”云落浑身是血,每说一个字,嘴里都喷出一大口血。

  痛如针尖一样的痛,她想叫娘亲都硬生生改成云夫人,她怕继续挨打,而且是这样永无止境的挨打。

  她的胸口上踩上一只脚,她嘴里的血更是如小喷泉一样,但没有人看她一眼,包括那个高高在上的云夫人。

  她的眼里满是厌恶:“为什么你这个天罚之女偏偏是从我的肚子里钻出来?为什么?你怎么样才会自己死去,不要污染了这里的空气。”

  她迷迷糊糊的看着云夫人眼里嗜血的杀伐,这样无数次的经历后。

  她终于明白,求饶根本没有用。

  打你,不把你打死,你就打回去。

  大佬操起门后的一根木棍,一步步的走向院子里东张西望的几个人。

  “街上传的沸沸扬扬说张瑞的娘子是红楼出来的,应该是妙不可言吧。”其中一个男人猥琐的吹着轻微的口哨声。

  “三弟收起你的第三条腿,我可听说那个娘子丑陋不堪。”另一个纠正道。

  “能把人抹脖子了最好,不能的话,放一把火烧干净,让他们无处可逃也算是个交代。”带头那个大哥沉吟了一会坚定的说道。

  月光把大佬的影子拉的长长的,只是一瘸一拐的滑稽极了。

  “我靠,就长这样啊,还是个残废,我瞬间鼓起的第三条腿,它都表示无能为力,连它偃旗息鼓了。”那个三弟对着大佬狠狠的碎了一口痰。

  红楼就这样的姑娘也要?

  说好的风情万种呢?

  说好的温香软玉呢?

  “是李晴派你们来的吧?”大佬气定神闲没有半点危险意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