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这个反派太稳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我骑竹马来(5)

快穿这个反派太稳健 糖糖爱冰激凌 1369 2020.08.22 10:21

  张瑞听了大佬的话,慌忙把手里的书本放在怀里,起身想走,因为在红楼里看书。

  他没少给人嘲笑。

  说他异想天开,老鼠的儿子只配打地洞。

  窑姐儿的儿子连爹都不知道是谁,还以为自己能出人头地,简直是痴心妄想。

  虽然他不以为然,但不代表他不介意。

  所以他更加的努力读书了。

  “我可以帮你鸭?”周落循循善诱道。

  见张瑞如同雕像一样的站在那里不为所动。

  周落上前一步狡猾的笑道:“这里只有我能帮你,不是吗?你别无选择。”

  大佬深思熟虑了下,不能再坐以待毙了要主动出击。

  既然没法一巴掌拍死反派爸爸,那就捂手言和,成一条绳子的蚂蚱啊。

  “你为什么要帮我?”张瑞左思右想还是不明白,只好直言不讳的问道。

  “为什么要帮你?你勤奋好学啊,你是这红楼里最有出息的崽崽啊。”周落打着哈哈,总不能说为了颜值。

  总不能说为了收集任务,不让你走上杀人机器的道路。

  周落敷衍张瑞的话话刚好给路过后院的红姐听了个一清二楚,她本也是个克尽本分的妇人。

  和家人在一次逃难的过程遇到流寇,眼睁睁的看着一家十几口人死在流寇的刀下。

  她和女儿因为是女的,当时倒给留了活口。

  可是活着又怎么样?

  那种生活生不如死,他们连她幼小的女儿都打上主意,终于她狠下心亲手掐死了她七岁的女儿。

  毕竟那些流寇一个个都如龙似虎,她的女儿才七岁。

  她含泪亲生淹埋了自己的女儿,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点燃了那个寨子。

  席卷了所有的银子远走他乡,改名换姓开了这个红楼。

  就当是给无家可归的女人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

  自此开始浑浑噩噩的过日子。

  直到在人贩子手中见到了周落。

  那张和自己女儿有着几分相似的脸,让她重新燃起了对生命的渴望。

  所以她护周落比护眼珠子还重。

  周落腿脚有残疾,出生又不好,如果能早早的定下一门亲事的话,那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毕竟张瑞怎么也是知根知底的,而且也能识文断字,如果是好人家的孩子怕还轮不到周落。

  毕竟周落的出生在那里,这里最是讲究门当户对,家世清白。

  红姐心里算计的清清楚楚。

  等张瑞走远后。

  她朝周落招招手。

  “娘。”周落甜甜的叫着张开手臂一蜷一拐的飞奔过去。

  如同摇摇晃晃的大企鹅。

  这个娘虽然对旁人凶神恶煞的,但是对她总是轻言软语。

  大佬很喜欢。

  以前她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温暖。

  但就算是这样,大佬的拥抱看着热烈,但是到红姐旁边又迟疑了,似乎生怕给厌弃了一样。

  只是蜻蜓点水一样的靠在红姐的手臂。

  “落落你觉得张瑞怎么样?”红娘直言不讳的说道,她女儿虽然年纪小,但说不定早慧。

  “很好啊,娘。”周落毫不含糊的回答着。

  “那娘想想办法,落落你放心。”

  只要是周落想要的,她都会毫不犹豫的满足。

  如果周落长大了要移情别恋了,大不了再换一个夫婿就是了。

  简单、粗暴。

  反正以后这个红楼的产业都是给周落的。

  她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虽然张瑞这些年都在红楼里倒夜香,但是这孩子名声好、模样好。

  勤奋好学,店里好些恩客的诗词还不如这个半大的孩子。

  或许以后真能有出息,让周落脱离苦海。

  毕竟落落这孩子秉性纯良,不适合这样乌烟瘴气的地方。

  也算是了自己的心愿。

  她是真心实意把周落当成自己的女儿。

  第二天红娘就瞒着周落把事情给办妥了,事情也是异常的顺利。

  毕竟对于张瑞的娘来说这可是天上砸下来的好事情啊。

  以为她儿子要倒一辈子夜香,就张瑞那性格也不知道是哪个男人遗传的,居然不肯仗着模样好,当小馆馆。

  非要干着最低贱的活---倒夜香。

  为此她苦口婆心劝说无果后,也死了这条心了。

  她怎么也想不到,她儿子现在还可以做当家人的女婿。

  就好像穷途末路的人走在路上,居然给几块大金子给砸到一样。

  一时间得意忘形、喜不自胜。

  别说当上门女婿了就是给当个小馆馆,她也只能服从。

  毕竟她身外长物,而且年岁渐长,儿子总要有自己的路要走的。

  不管那条路是怎么样。

  张瑞在听完周落说给他请了私塾,让他发愤图强以后进京赶考后。

  也就心安理得的接受了----他做一个上门女婿的事实。

  张瑞偷眼看着周落,只见她:垫着一只脚,嘴里含着一块糖怡。

  他忍不住小心翼翼的问道:“你知道上门女婿是干嘛的吗?”

  让他现在就侍寝的话,他会……

  为了科考,他会拒绝吗?

  张瑞心里开始摇摆不定了。

  侍寝?!他紧紧的拽着手里的书本,眼睛巴望的看着目光炽热的周落。

  难道她真的馋他的身体?

  他是知道他知道长的好的,但是给一个女人这样明晃晃的馋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