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这个反派太稳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四章我骑竹马来(12)

快穿这个反派太稳健 糖糖爱冰激凌 2270 2020.08.29 11:01

  已经急的上蹿下跳的碎神号不禁都想拍手叫好,你看大佬临危不惧的模样,它都以为能以一抵百。

  不知道的还以为大佬胸有成竹,身怀绝技这是要端倪天下呢。

  不过它是知道大佬的斤两的。

  不过大佬眼里绽放出来的杀气还是让它一个历经百战的系统不寒而栗。

  隐隐又有些心痛。

  云家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在虚空那样强者为王的地方自生自灭,受尽欺凌,可想而知大佬从小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你们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今天就受死吧,要怪就怪你的夫君太过于才华出众。”那人说着舞着半米长的宽刀朝周落劈去。

  那力道和对准的方向,直接就是冲着要害奔去。

  你以为瘸子周落会坐以待毙?

  她会毫无还手之力?

  在云家夹缝中艰难生存的大佬露出一丝轻飘飘的笑容。

  床上睡意正浓的张瑞猛然睁开眼睛,看着院子外的影子绰绰,用最快的速度冲到大佬的房间。

  此时此刻逃命要紧。

  但他不能一个人远走高飞。

  男子汉大丈夫要说道做到,功成名就后娶她,可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有危险。

  床是空的?

  这个时候的张瑞嘴角反而露出微笑,那丫头知道危险,懂得自己先跑,还不算太笨。

  他没有气恼,反而长长舒了口气。

  不管怎么样,她活着就好,

  他转身的无意瞟见全开的窗户:月光下的她披头散发正以少敌多,而且因为体力不支渐渐落了下风。

  他慌不择路的冲了出去,不管不顾的抱起已经奄奄一息的大佬。

  他的后背毫无悬念的给那几个亡命之徒砍了深浅不一的几刀。

  疼痛让他咬牙切齿,但却依旧把大佬紧紧的护在怀里慢慢的往街面上逃跑求生。

  他知道只要坚持到街面上,或许他们还有一线的生机。

  护她和爱无关。

  只是答应了红姐以后娶她做娘子。

  男人总是要言出必行的。

  很长时间后,张瑞才知道有些东西他不知不觉发了芽,生了根。

  期待着能开花结果。

  终于他拖着一路的血迹,抱着如同破败的风筝似的大佬,到达人声鼎沸的街面。

  京城不比下乡,入夜后依旧灯火辉煌。

  他们的出现,让街上原本热闹的人群尖叫了起来。

  “不用追了,把这个院子点了,身无分文的他们如何在这花钱如流水的京城呆下去。”带头大哥深思熟虑的说道。

  距离科考还有段日子。

  人最多也就饿七天吧。

  读书人最是放不下身段。

  他们料定一心要科考的张瑞宁可饿死也不会沿街乞讨。

  穷凶极恶的人善于切断人所有的希望。

  一时间大佬居住的院子红光冲天了。

  “走水了,走水了。”街上吵吵嚷嚷的叫声此起彼伏。

  带着黑色幕帘的李晴,轻轻的哼了一声,随即快速的消失在夜幕里。

  “大夫救救她。”张瑞一个踉跄狠狠的跌倒在医馆的门口。

  跌落的瞬间还下意识把大佬反手压在自己的身上,不让她磕碰到地面。

  可本就受伤的他,受到重重的挤压,那个酸爽啊。

  他本就腹背受敌。

  如今胸口又受了大佬的撞击

  忍不住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

  看得二狗子瑟瑟发抖,它的战神爸爸知道怜香惜玉了?

  怎么还能凭实力单身一万年呢?百思不得其解。

  但是二狗子还是哀怨的看着地上那两团血肉模糊的人。

  耳边依稀传来郎中此起彼伏的叹息声。

  难道这个世界就这么凉了?

  女主,男主都香消玉殒了?

  二狗子伤心欲绝的紧紧抱住自己。

  “太子?今天的事有蹊跷。”

  “去查查。”

  “是!”

  “去和那大夫说全力救治,诊金一分不会少,另外秘密把张太医也送过去。”

  张瑞稍稍康复一点稍加打听就知道是太子邵庆远对自己出手相助。

  但是他一直在分析他初来乍到得罪了什么人?太子会不会自导自演这一出,还是路见不平真的拔刀相助?

  张瑞在两个极端中不断的分析,观摩。

  但是经过几天的相处下来,张瑞发现这个太子不似外界传言的不堪重用,优柔寡断、妇人之仁。

  相反也有些自己的真知灼见。

  也不是不可扶持之人。

  虽然朝野上下都在揣摩当今圣上什么时候废太子。

  太子这股势力已经日薄西山了。

  同时太子也发现张瑞才思敏捷、智慧无双,两个人更是惺惺相惜。

  如今朝堂震荡,关于他不实的谣言从年幼就传出,甚至有不能人事的谣言,甚至他的父皇都含沙射影的问过。

  无奈府里的妻妾也中邪一样连个不带把的都下不来。

  经过多年的彻查,他隐隐觉得这事和镇北将军府的嫡小姐甚至和六皇子邵志远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可是空穴来风的事情,他也不好哭着鼻子去找父皇做主。

  历朝历代,夺嫡之路本就艰险重重。

  而且父皇的隐晦不明的态度让朝中势力慢慢分足鼎立。

  意识到这点后,邵庆远也不遗余力的拉拢朝臣,可惜在日积月累的坏名声里,他的收效甚微。

  太子之位似乎风雨飘摇。

  朝中风云诡异莫测。

  相反他的六弟却如日中天,甚至于其他几个皇子都能和他相抗衡。

  他有自知之明,但也知道历朝历代废太子的处境。

  不得不背水一战。

  “不知道张瑞兄最近落脚何处?”太子提出自己的疑问。

  就算和他秉烛夜谈,无论时间早晚张瑞都会起身匆匆离开。

  好几次太子特意备下厢房,执意邀请张瑞住下,可是张瑞都婉言拒绝。

  今天一向隐忍的太子也忍不住开口问道。

  “贱内怕黑,所以我必须回去。”张瑞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不管多晚。”张瑞又补充了一句。

  “哦?”其实太子充满了好奇了,传言他的娘子是出身红楼,而且长得也一言难尽。

  传言还是个不折不扣的瘸子。

  这个张瑞有如玉的容颜,卓越的智慧,而且身家清白。

  将来飞黄腾达后,就算娶个公主也是绰绰有余。

  难道传言不可尽信?

  太子有些犹豫不决了,最后他还是下定决心说道:

  “张瑞兄,男人应该志在四方,本宫还有几个妹妹姿色尚可。

  到时大功告成后,本宫倒想和张瑞兄成为一家人。”太子真诚的说道。

  毕竟天下熙熙皆为利往。

  太子想方设法要拉拢张瑞。

  张瑞智谋超群,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一定要为己所用。

  张瑞望了眼外面的天色,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不为所动:“多谢太子好意,不过贱内和我有约定,我今生只会是她一个人。”

  言下之意,其他人包括金枝玉叶的公主那都不会多看一眼。

  太子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别说高官厚禄的读书人,就算是稍有家产的商人哪个不是妻妾成群,坐享齐人之福。

  凭张瑞的真才实学将来一鸣惊人是少不了的。

  可怎么还、、、

  太子摸着鼻子笑道:“虽然本宫早早有了妾室,但一直无所出,要是有个女儿的话,本宫都愿意她嫁予张瑞兄这样有勇有谋的人。”

  太子是真心想拉拢张瑞。

  “我说过今生只会是娘子一个人。”张瑞重复道。

  说过今生娶她,护她,但和情爱无关。

  张瑞如是想。

  但是在以后漫长的一生里,张瑞才知道、、、、、、

  张瑞的一番话情深意切,太子非常好奇,执意借着夜色已深,路上尚不太平要送张瑞回去。

  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想看看能让一个有勇有谋,出类拔萃的人如此死心塌地是什么样绝色的女子。

  虽然之前匆忙见过一面。

  但那天赶上他们给追杀,太子只看到张瑞跌跌撞撞的抱着她娘子,可惜天色太黑。

  而且那两个人当时一脸的血污看得不甚分明。

  想到这,太子的八卦之心随着张瑞日日如此而越发不可收拾。

  毕竟坚持一天可以做样子。

  日复一日的那就不叫坚持,应该叫习惯了。

  张瑞已经习惯了自己话里的所有承诺。

  太子想不通了:公主她不香吗?多少人挤破脑袋想攀上皇家国戚。

  可张瑞却不屑一顾。

  甚至他都许诺自己的女儿了,张瑞还是眼睛不眨一下就拒绝了。

  越是这样,太子对张瑞就越发的尊重。

  这边大佬因为正常的那只脚也受伤了,老话说得好,伤筋动骨一百天。

  所以大佬连起身去破庙外解手一下都勉为其难,更别说走街串巷去找好吃的了。

  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大佬一贫如洗了,所有的财产都在那场大火中燃烧殆尽。

  大佬囊空如洗,就算她能挪到饭馆外,那也没人会白给她食物啊。

  当然大佬的脑回路也不是没有想过去街面上乞讨一点铜钱换零嘴,但给碎神号苦口婆心的阻止了。

  好在张瑞每天中午和晚膳都会差人送些鱼肉过来,大佬依旧可以饕餮盛宴,伙食甚至比以前都好了。

  所以她暂时接纳了碎神号要洁身自好的意见。

  “一群没用的东西,居然让他们死里逃生了?”李晴气的把圆桌上的摆件一股脑的推到地上。

  哗啦啦滚落了一地。

  她一定要想更狠的办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