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这个反派太稳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章我骑竹马来(18)

快穿这个反派太稳健 糖糖爱冰激凌 2251 2020.09.04 09:26

  见相公没有反驳自己,只是呆呆的愣神。

  她一脸喜色的抓着她相公的手:“相公你放心我一定会善待妹妹的,要是妹妹能给周家开枝散叶的话。

  别说和我平起平坐了,就是我伺候你们也甘之如饴。”

  十几年无所出已经成了她的心病。

  虽然公公婆婆,相公都没有为难她,但是她总是惶惶不可终日,觉得辜负了谁。

  尤其当年自己养在膝下的小姑子也、、、、

  王戋戋当即就红了眼睛。

  那件事不能提,不能想。

  周阳有些生气的一甩王戋戋的手,这是哪跟哪,但是现在情况不明朗。

  那个女人虽然和他的妹妹有九分相似,但是那女人性格和温婉的妹妹相差十万八千里。

  而且她貌似还身体有疾。

  他的妹妹可是从小最喜欢垫着脚尖在他面前练舞的。

  那时才四五岁已经舞的像模像样了,连当时年长她三岁的六皇子都看到目不转睛。

  世界上有长的像的人也不足为奇,如今整个国公府好不容易从丧失幺女的痛苦中缓过来。

  他不能因为那个人有点像妹妹就行差踏步。

  让国公府重新沉浸在当年暗无天日的痛苦里。

  他看着一屋子的目光,擦了把冷汗说道:“今天是我的鲁莽了,这事我单独和娘子商量。”

  老夫人摆摆手:“去吧,夫妻间有事好好说,要是喜欢孩子旁支也可以过继,不一定非要闹得鸡飞狗跳。”

  他们国公府最是讲理的。

  没有强行买卖的事情。

  周阳到了房里,鬼鬼祟祟的把门给关上:“夫人我真不是动了纳妾的心思。”

  他国公府的男人个个都是清流,言行举止那是莘莘学子的榜样。

  女色他不稀罕。

  再说那也是体力活啊。

  有那力气多读几本书不好的。

  周阳在这事可是拎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自己的娘子落落大方,孝顺长辈,夫妻比翼连枝,一家人其乐融融。

  岳父一家也是一心为民,廉名在外,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对于同僚之间炫耀妻妾成群,姨娘如玉的时候,他就炫耀歌词诗赋。

  人生的乐趣怎么能单单在一个色上呢?

  何况他觉得自己的娘子就是外头给个天仙,他都不换。

  多年来早就情意相投了,恍如自己。

  “相公你对我的心意,我自然是明白的,但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相公也是心疼我才纳妾的。”王戋戋是真的希望自己的相公能有个后。

  “我呸,我是心疼我自己才不纳妾的。”周阳一时口不择言。

  “相公真是说笑,说说是哪家的妹妹让一向谨言慎行的相公如此失态。”

  王戋戋伸手把周阳的衣服脱下又找了件合适的换上,看着换下的衣服居然血迹斑斑。

  王戋戋泯着嘴笑道:“看来妹妹是个烈性中人。”

  “今天这顿毒打要是真的是妹妹也是好的。”周阳把今天遇到周落的事和自己的夫人说了一遍。

  对于这个妹妹,王戋戋也是有不可磨灭的感情的,婆婆生下周落的时候,年岁已大很多东西力不从心。

  她刚嫁作新妇,精力旺盛,又膝下无子自然而然的承担起照顾这个小姑子的责任。

  周落莫名其妙走丢后又在京郊发现尸体,她更是郁郁寡欢。

  以至于这些年身子越来越差,多年不无所出,家里的丈夫甚至宫中的御医都来诊看过。

  都是统一口径:“夫人郁结在心,经络不通,终难受孕。”

  王戋戋一直觉得是自己没有看护好周落。

  这成了她的心病。

  这些年她只能偷偷摸摸拿着周落小时候穿过的肚兜偷偷哭泣,哭完了又要装成喜气洋洋去面对周家的人。

  公婆年事已高,她不能再让他们徒增烦恼。

  “你说的是真的?”王戋戋从椅子上腾的站了起来,头上的发簪因为动作幅度过大泠泠作响。

  “我这就去寻寻看。”说着她不等周阳开口,就要往门口走去。

  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啊。

  周阳一把抓住娘子的手:“我之所以拉你回房说,就是怕万一只是像呢,而不是周落呢,母亲年事已高,自然受不得打击了。”

  “我懂!我懂!刚是我鲁莽了。”王戋戋连连点头。

  “我从今天开始就去街上来回打听,只要妹妹还在京城里总有蛛丝马迹的。”

  王戋戋说道做到,每天天蒙蒙亮也不顾自己世家的身份,不辞辛劳带着丫鬟开始走街串巷寻找周落。

  “夫人你都连着从早到晚好几天的东张西望了,是不是老爷要纳妾你不高兴了?”贴身丫头都看不过去了。

  她家小姐那么好,家婆也喜欢,可惜就是不能生养。

  “没事,整日做着绣花啥的伤眼睛,多出来活动活动。”王戋戋也知道人多口杂,所以和相公一样守口如瓶。

  周落也就在院里安静了几天,这不趁着张瑞和太子商量要事的空隙。

  她又如法炮制的翻墙出去。

  【落落你刚还指天发誓说不会偷摸溜出去的。】碎神号好心的提醒着。

  它又一次接受了灵魂的拷问,它为什么不谨慎一点,本来云家大小姐可是贤良淑德,万万是不会做出这种市井小民的举动。

  “呆子这你就不懂了,能遵守的才叫誓言,事后可以反悔的那叫住安慰。”大佬科普道。

  【你是说你刚是安慰我爸爸的?】

  “是鸭,要不他怎么安心去精忠报国啊,只要他不和六皇子在一起的话,他就不会黑化啊,不会黑化就不能成了杀人机器。”

  反正就是阻止呆子的战神爸爸黑化,她就算完成任务了。

  等她脸上的胎记完全消失了,是不是就不会给人称为怪物了?

  娘亲会不会?

  呸。

  周落咬着芦苇根,拖着瘸腿看着街面的繁华。

  【呆子你说你爸爸为什么那么精明要收走我的银子呢。】

  周落面对琳琅满目的东西哀怨的说。

  【那还不是以为你手里没有银子了就会消停啊。】碎神号心里愤愤不平。

  又偷偷摸摸拿出幻晶石、、、这破石头不会是搞错了吧。

  “我闻闻香也可以的。”周落坐在墙角边垂头丧气。

  远处的包子好像是五花肉馅的,不过葱花放多了,肉放少了。

  不远处的烤饼好像放了牛油烤,一次能吃五个才饱,个头小了点。

  街对面烤乳鸽上次意犹未尽。

  她吧唧着嘴巴。

  王戋戋拿起帕子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水,这些天虽然一无所获。

  但是她相信自己的相公不是鲁莽的人,能让讷言敏行的相公有这么荒唐的举动。

  她相信那个女人确实是像极了当年自己一手带大的小姑子。

  她一定要坚持不懈。

  “夫人我们要不先回去歇歇再出来?”丫头看着毒辣的日头提议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