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聊斋之黄粱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梦中的虚影

聊斋之黄粱梦 猥琐的四姨 2842 2019.07.12 05:38

    王奇不再无聊的去查询别人的原型,而是开始使用梦中写物。

  他如今要做的就是对遵化署狐这一章进行扩充改编,至于如何改编办法很简单,那就是添加情节,改变人物关系,然后再加一些场景。

  这篇故事的人物很少,他无法把现成的人物拿来用,他要做的就是重新写一个角色融入故事里面。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这篇故事的正文已经发生了好几年,自己只能以此为蓝本写一部续集。

      既然是续作,肯定得取个名字,因为这是自己第一次改编,名字自然要取个好听点的。

      王奇挥动笔墨在虚空中写了几个大字《遵化署狐之侠行天下》,他对这个名字看了良久,觉得并不好,所以他又换了个新的名字《遵化署狐之圆月当空》,刚开始他觉得名字霸气十足,但是细细一想,觉得毫无新意甚至有点俗气

      袖子朝着虚空一挥那名字又没了,突然灵光一闪,挥洒一番,写了九个大字《遵化署狐之我意逍遥》。

  这名字写出之后王奇摸了摸自己下额,得意道:“我意逍遥好名字、好名字,有气势,有内涵,一看就非凡人之笔。”

  如今名字已取,自然就该写正文了,只是现在他还没有想好剧情。

  刚开始的时候他觉得写一篇故事应该很很轻松,大纲不需要,人物关系随便乱扯,每一段情节的衔接也懒得去想,就是瞎**乱写,拿起毛笔就是干。

  当真的开始动笔写时,右手顿了顿,脑子里一片空白,尽是卡住了,想写那开头一千个字就跟便秘一样,猛然露出诧异之色。

  王奇无奈的坐在虚空之中眉头深锁,开始苦思冥想大纲情节,梳理好人物间的关系,加什么角色,主角是什么人,通通都思考了一遍。

  “梦中写物”对字数是有严格的规定,短篇不低于五十万字,中不低于三百字万字,长篇不低于八百万字,若是超长篇千万字妥妥打底。

  起初王奇对字数并未在意,当自己决定写的时候才有意无意看了看字数的要求。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梦中写物的字数竟然要那么多,五十万字竟然算是短篇,在另一个世界五十万的小说已经是长篇了。

  王奇心中疑惑道:“字写那么多有什么用吗?”

  搜寻了一下脑中的信息,终于知道字数有多么的重要。

  相同的故事,字数越多意味着写的越详细,那么整个故事的真实性就越高,梦境化为现实后,崩塌的可能性就越低。

  比如,写一个猴子吃桃的故事,写五十万字跟写三百万字完全是两个概念。

      五十万字细节描述少,很容易被世界之力强行修正,字数越多,真实之力越强大,就越不容易被摧毁。

  比如,猴子吃桃这个故事,会莫名其妙的出现一块石头把猴子给砸死,又或者突然来了一场大火将桃树给燃烧,猴子桃树都没了,世界又强行被拉回到原有的轨迹上。

     为了不被世界之力修正,字数自然是多多益善,如果每篇故事都能写个千万字以上,那就是大吉大利,一帆风顺。

  只是这有可能吗?故事情节必须要用毛笔一撇一画的写出来,没有任何取巧的办法,想通过作弊减少书写的时间是万万不可能的。

  以王奇的写字速度一天能写多少字?而且他也不能整天呆在梦里,大部分时间还得在外面才行,别说千万字连五十万字都困难。

      王奇紧盯手中那根毛笔,叹道:“一千万字是不可能的,一辈子都不可能的,八百字万字对我而言和千万字也没什么区别,所以只能在三百万字和五十万字两者之间进行选择。

      他又翻了翻原著《遵化署狐》那一章,发现本身也没多少个字,自己要进行续写肯定要费一番大工程。

  按照自己的构思,续写应该是这样的:“狐狸精族长害死了前任知县之后,屠杀了王家满门,王家遗子为了报仇,苦心修炼,终于学成仙术,并在陇安城外决一死战,手刃宿敌,报了王家灭门之仇。

  在过程中他还杀死了族长手底下的爪牙,并将精魁狐、左月狐等尽数消灭,自此之后陇安县城风调雨顺,富足安康。”

      当然这只是个大概情节,真要写出来,肯定得“水“,不水怎么写三百万字?

  王奇的灭门之仇必需得报,三百万字哪怕写得跟狗屎一样也得憋出来,五十万字的情节真实度太低,万一情节从梦中显化出来,突然来了一场意外让他侥幸逃走,这找谁说理去?

  如果有可能的话,他更希望通过“梦外显物”来完成自己的目地,不过梦了几次效果都不尽人意,甚至还被它坑死,他没有一次能顺利地进入自己需要的梦境中,甚至还给自己带来了莫大的隐患。

  比如佟湘秦毒死自己的事儿,现在还悬而未解,纵然自己梦到手刃仇人,那带来的隐患估计也让自己吃不消。

  思来想去还是“梦中写物”稳妥一点,虽然很辛苦,但是按他的猜测三种做梦方法之中,这个应该是隐患是最小的。

  王奇想好了构思,觉得能写了,开始挥动笔墨将开头几个字儿写出来。

      “天色暗沉,万物寂静,一个少年从城中走出来,面带愁容。”

      这次写作,王奇决定直接以自己为主角,因为在《遵化署狐》中并没有王奇这个角色,所以在续写里他肯定是个原创人物。

      他将那几十个字反反复复阅读了几遍,皱着眉头,暗忖:“这写的不行啊!文字太过简洁,按这势头别说三百万字了,八十万就能妥妥写完。”

  他咬咬牙,怒喝:“水,给我狠狠的水,水他个水漫金山。”

  他将虚空上的那段话抹掉,开始用繁杂陈赘的文字重新修饰了一遍。

  “看,头顶上的天空突然变了个样,变的跟以往不同了。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飘来一片阴云,那片阴云竟是那么的沉重,那么的厚实,那么的让人心痛,心痛的让人悲伤,那阴云为何突然来到了城中的上方,原来城里面曾发生过惨变!”

  王奇非常满意自己的杰作,暗忖:“我觉得还可以,开头那四个字硬生生的被我水成那么大一段话,按这节奏最少也能写一百五十万字,然后将人物的对话拖长点,再加上心理描写三百万字妥妥搞定。”

      王奇兴奋的挥洒笔墨又将万物寂静四个字进行扩充:“四周的一切为何那么奇怪?风吹不动了,天上的鹦鹉也不叫了,连风声也没有了。城中的百姓竟然也没有喧闹了,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风静了,鸟静了,人也静了,万物……万物竟然如此寂寞得可怕,寂静中竟然隐含着惊悚。”

      王奇一写完,暗道:“这样水法要是被外人看到了肯定要骂我一顿,不过这是写给自己的又不是给别人看的,怕什么?”

  他接着又写道:“看!在那高大的城墙之下,城门之中,缓缓走出一个身影来,他的年纪不像是小孩,不像是老人,同样不像是个中年,他到底是什么年龄呢?暂时不知道,不过从那挺拔矫健的身影来看,他的应该不老,从那高大的体型来看应该不小。

  甚至于他根本就不是个女人,所以更不可能是小女孩、老婆婆或者是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他缓缓走出城门,当微弱的光线照在他的脸庞时终于看清了他的相貌,原来……原来他竟然是一位身穿白色长袍,黑发飘飘,剑眉星目的英俊少年。那少年竟是那么的风姿卓越,俊朗神逸,令天下男人嫉妒,令天下女子痴狂,他叫什么名字?原来他叫王奇,王,称王的王。奇,奇怪的奇。”

      王奇在写故事的时候,故意将自己的相貌写得非常英俊,因为他知道自己长得并不好看,想在故事里弥补一下。

  当他把那几段话扩充完之后,突然一阵电闪雷鸣响彻虚空,诧异之下不自觉的往后看去,见那上方突然出现了一片景色,似虚似实,朦胧神秘。

  再定睛一看,竟见那片景色中突然出现了一座城池,城中缓缓走出一名少年。

  王奇早就知道自己写出来的文字会化为虚像,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并不感到惊呀。

  唯一让他感到有趣的是,虚影中的那个自己,既然长得和叶诚一模一样,不要感叹老天爷安排的真奇妙。

  虽然他水的很多,但内容实际上就那么点,所以并无什么情节,当虚影中的少年从城里走出来后,整个画面就化为了一面镜子,静静的漂浮在虚空之中。

  王奇将镜子拿在手中,定晴一看,见镜子里一直在循环播放少年出城的画面。

  他暗忖:“每块镜子都记录着一段情节,若是将故事全部写完,那虚空中会摆放多少面铜镜?”

  王奇将手中的镜子随手扔在一边,寻思着:“若我猜的没错,镜中的故事一旦成为现实,那么相应的镜面也会随之消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