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的士司机之活路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31章 车如兄弟

的士司机之活路 守之以朴 4122 2019.05.16 18:53

  “兄弟,靠你了。”黄海浪好像在和的士交流,漂亮的超车动作,一气呵成。

  黄海浪很有原则,从不与同行争长短;一般情况,他也不轻易插队。如果乘客赶时间,需要超车、插队,他基本上是针对私家车,而且,规规矩矩会打转向灯提示对方,这一点难能可贵。这段时间,晏可阳深有体会,明城市的机动车行驶在道路上,大多就像螃蟹一样横行,总是悄无声息地超车、插队,让人防不胜防,很容易发生交通事故。所以,有经验的司机,一般会在的士前面下手,因为,的士司机在应对突发情况的实战经历要多得多。

  “厉害。”晏可阳佩服。

  “你也可以的。”黄海浪说,“这是我接触过的最难开的的士,不过,它配合很好,你要好好珍惜啊。”

  “我珍惜什么?”既然难开,怎么会配合很好呢?晏可阳不解地问。

  “珍惜它啊,它可是和你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黄海浪指着方向盘说,“告诉你,它也是有生命和感情的,你只要对它好,知道珍惜它、善待它,它都能感受到,同样,它也会回报你的。看,它是不是很听我的话,静如处子,动如脱兔。”

  “不是它听话,而是你技术好。你十三岁就会开车了,这些年,你应该接触了不少好车吧,是不是它们比你结交的朋友还是多啊?我想,这辆破的士不应该是你心目中的‘兄弟’吧。”晏可阳了解黄海浪的过去,天生就是个车迷,无论哪种车型,无论品质高低,只要交到他的手里,分分钟就无师自通,驾轻就熟。特别是在大学时期,他宁可放弃重要的考试,也要参观各种车博会,目的就是要通过试驾,免费玩遍展会上五花八门的各种新车。此时,明城最烂的的士也被他“驯服”了。

  “你看,你不要用有色眼镜去看它们,无论什么车,它们也是车,你为什么要把它们活生生区别看待呢?”黄海浪不高兴地说,“这就是第一计,人车合一。它既然跟了你,你和它就是一种缘分,你不应该嫌弃它,你除了经常关心它的‘健康’,把好‘脉’,还要和它们多多培养感情,增加默切度。它就会知恩图报,就会和你并肩作战,打败所有‘敌人’。”

  “浪子,你还真把它当人、当兄弟了?”晏可阳不以为然。

  “信不信由你。”黄海浪也不想多说什么,只是神秘一笑,用三秒钟时间成功插队,前后车辆间距掌握得恰到好处。速度快得惊人,所有亲眼目睹黄海浪瞬间位移的人,都吓得目瞪口呆。晏可阳张大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黄海浪说,“我知道,你是个慢热型性格的木头人,就算对方是大美女,一见钟情的事情永远不会发生在你的身上,何况是一台的士啦,所以,我唯一期待你能和它通过长时间的接触,逐步增加你们之间的‘感情’。”

  “好吧,希望如你所说。”晏可阳慢慢开始领悟黄海浪的话,冰冷的车箱里似乎温暧了许多,再看着手中泛黄的小本子,仿佛那些冰冷的字体也活了起来,正在对黄海浪的表现而欢呼雀跃呢!

  “对了,你对明城的大街小巷都掌握得怎么样?”黄海浪突然问道。

  “看,地图都被我翻烂两张了,这是第三张。”晏可阳从身上取出一张也快撕破的明城市交通地图,为了准确表达出自己有多用心和多聪明,特别向黄海浪展示了他用透明胶带给第三张地图粘贴过的地方。

  “呆子,就巴掌大的明城市,还需要用几张地图啊?方向不对,就是南辕北辙。”黄海浪嘲笑道,“想当初,我在部队用了一个星期,就把三大条令背熟了……现在,我再给你三天,还背不了一张地图?呆子,不要让我小看了你啊。”

  黄海浪没有吹牛,三大条令包括《内务条令》、《纪律条令》和《队列条令》。他的确只用了一个星期,在新兵连千人大赛中,还获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

  “是,班长,一定精确到地图上的每一个坐标。”晏可阳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黄海浪见晏可阳举手敬礼,便笑了起来。笑过之后,他说:“新兵蛋子,不错,还知道用坐标,值得鼓励。看,市区以大十字为原点,纵横坐标分别在这儿。对了,你知道上一任市长叫什么名字吗?你初来乍到,不知道很正常。上一任市长叫王国达,看,这几条主干道,就是他的政绩,也是他的名字……”黄海浪说着,在地图上沿各条道路完美地分别划出“王”、“国”“达”三字模样,并重点解释了“达”字,“你再看,这‘达’,就是四通八达的意思,它分别通往明城周边的桃园、烽火台、十八金铺、北湖等五大副属城镇。”

  “我虽然没听说王国达的大名,但是,听人议论过,明城三天两头在修路和改道,不但没能缓解交通压力,相反是越来越堵了……”晏可阳说。

  黄海浪立即很敏感地阻止晏可阳的谈话,严肃地说道:“第一,不要把道听途说当新闻;第二,你我只是一名普通老百姓,不要妄谈明城政事,免得惹祸上身。”

  晏可阳也意识到自己的言论有失偏颇,立即闭嘴,指着第三页上的四个大字,言归正传,说道:“等我记住了这张地图,是不是就达到了第三计的要求,成竹在胸。”

  “那你充其量是大家眼中的‘活地图’,学不学,没什么区别,哼。”

  晏可阳如果就学这点能耐,还真被黄海浪看不起,于是,他不好意思地问道:“老班长,我笨得很,悟性又特别差,你就挑明了指点一下吧。”

  “你把聪明劲都藏起来干什么?嗯,我知道你的用意了,你是大智若愚,想看看我的能耐,是吗?也好,你我就比比吧,我要你心服口服。”黄海浪像只冲锋陷阵的斗鸡似,充满了活力,也激发了晏可阳的斗志。

  “比就比,谁怕谁啊?”晏可阳很配合地说,“怎么比,你划个道道吧。”

  “比别的,是我欺负你。我就比你每天走的路,你可听好了,从马大虎家到人才公寓,分别有几条线路可供选择?分别距离多少公里?有几个红绿灯,红灯等候多少秒?红绿灯设置都有什么特点?车道的导向标识有什么情况,是否有前后矛盾现象?容易出现拥堵的节点有几个、由哪些因素造成?往返两地,最快要多长时间,最慢又要多长时间?”

  黄海浪不停提问,晏可阳开始还能应付,慢慢地,回答不上来了。

  “你能在五秒之内统计出两地之间的三条线路和各自的距离、红绿灯个数,已经超出我的估计了,值得表扬。”黄海浪原以为晏可阳一个问题都回答不了,至少没这么快,所以,晏可阳的表现,他还算满意。

  晏可阳正要得意,他又不得不泼冷水了,“不过,你的功课还不扎实啊,让我来告诉你吧。马大虎家到人才公寓,有条常规路线最近,距离十公里,叉路口十二个,其中右转两个,必受红绿灯影响的十个,理想路况时,十五分钟车程;但是,这这路线必须经过明城市第一实验中学、明城市外来劳动力市场、明城市中西医结合医院……这些地方最容易堵车,我曾经在这段道路上浪费过两小时。有条路线比常规路线要远两公里,但是,叉路口才七个,其中右转三个,必受红绿灯影响的四个,它能规避严重堵车路段,十八分钟车程。当然,你还提到第三条路线,是个折中的选择,也可以推荐给乘客。不过,你得把三条路线的用时、车费等利弊关系事先讲明,避免乘客投诉。你可以有选择性的告诉乘客,自己打算走哪条路线,交流时一定要注意两个方面,一是把最优选项放在最后来说,乘客一般情况下就会忽略你前面的选项而同意你最后的选项;二是尽量使用祈使句,你比我有文化,祈使句的作用比你文皱皱的犹豫半天要强多了。”

  隔行如隔山。晏可阳对黄海浪的分析赞叹不已,自己算是半路出家、阴差阳错当上了的士司机,没想到这行也大有学问。“浪子,你的算术太厉害了,能一下子精准到几个叉路口、几个右转弯,车程、车费都能算出来。”

  “这只是作为的士司机的基本功而已,时间长了,你也会的。”黄海浪只是平淡地说道。

  “对了,你是怎么知道车费的呢?”

  “明城的士的计价器采用‘时距并收’方式,除了起租价格外,再加上里程和等候时间,很容易算出来的,”黄海浪说着,拿出一张白纸,递给晏可阳,“看看这个,你不妨算算那三条路线,各需多少车费。”

  “太复杂了吧,我……”晏可阳看看计价器,又看看黄海浪,不知从何下手。

  “呆子,你还记得电子手表吗?”黄海浪见晏可阳没自信,便提到了一桩往事,“小时候,全班同学中,就你一个人有电子手表,你还和大家‘玩戏法’,表盘的数字,你说变、它就变。你还记得吗,当时,同学们崇拜你的那眼神,无法形容啊。”

  “就像我现在崇拜你的眼神,对吗?”晏可阳问道。

  “对,就是你这种眼睛。”黄海浪承认,自己在的士行业打拼多年,的确有被晏可阳崇拜的资历。他很享受这种崇拜,这是一种乐于做英雄的情结。

  “不过,我的雕虫小技很快就被你模仿了。但是,你会的,我还是不会。”晏可阳当时是盯着表盘上代表秒钟的两个闪烁冒号,默数六十下,再简单不过的规律;现在,黄海浪说的是要心算里程,再加上拥堵、等待红灯等时间,进行综合计费方式,而且,还有白昼之分,是复杂了一些。

  黄海浪不厌其烦,列举了几个例子。晏可阳边听边记录、笔算,居然还能快过黄海浪的口算。

  “听说,你喜欢用手机地图导航,是吗?”黄海浪说,“不得不承认,手机导航的确是个好东西,给你这种路痴提供了不用费脑记路的偷懒机会。我要说的是,它只可作为参考,而不能过份依赖,它基于手机信号不稳、定位不准等客观因素,会令人误入歧途,你有这种经历,对不对?”

  “是啊,手机地图有时会因为延迟推送消息而错过转弯路口,还有,它在规划路线时,显示距离总比实际行驶距离要短很多,昨天,有名乘客还因此冤枉我绕路,我是有理说不清啊。”晏可阳说。

  “还有三点必需提醒你,第一,明城有几个路口的导向车道标识前后矛盾,比如,省医东侧道路上,明明看到地面箭头是直行,等到了路口,箭头突然换成了左转,你遇到过,中招没有?哈哈,中招的人很多,也不在乎多你一人。第二,有几个路口会临时启用右转红灯,中招的人更多,包括牛二、曲哲、马大虎、文萌等人,都因误闯右转红灯被重罚过。第三,明城有这几个敏感部位,千万摸不得,全天禁止停车。切记,乘客无论如何要求,都不能停车,否则,你就乖乖去交警部门交‘学费’吧。”

  “等等,你说慢点,我要在这些地方做好标注。”晏可阳一边认真听黄海浪说,一边在地图上圈圈点点,好一会儿过去了,还没标注结束,握笔的手都有些发酸了,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城市套路深,不如回农村。”

  “不抱怨,不气馁。”黄海浪指责道。

  “是!不抱怨,不气馁,还有就是要好好活……”晏可阳立即调整到积极心态,学说着一部电视剧的台词,再感恩地说:“幸好有你,我才免交不少‘学费’。”

  晏可阳说到点子上了,很多不明就理的司机,开着汽车一头扎进明城市,稀里糊涂就被电子警察抓拍,过不了多久,罚单就会像雪花一样飞扬。连就狡猾如同狐狸的肖林,入职不到一年,罚款交了上万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