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谁的婚姻不鸡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难产

谁的婚姻不鸡毛 夕曦曦夕 2036 2021.05.18 16:35

  路小曼待了两周,又去医院做了产检,还好,缠绕在胎儿脖颈上的系带已经自己解开了。

  产检完,路小曼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她又像以前一样出现在小公园里。

  “你不像以前那么爱笑了。”李文凯说道。

  “你没有结婚,你不知道,结了婚,开心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听同学说你过得挺幸福的,怎么突然变成这样?”

  “你还挺关注我。”

  “没.有,跟他们闲聊来着。”

  “关于我,你还知道什么?”

  “没有了,就这些了。”李文凯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回答完就把目光转向一边了。

  “没事,你说嘛,这都没什么。”

  “我知道你读了哪所大学,什么时候结的婚,就这些,没什么了。”

  路小曼见李文凯有些为难,并没有再追问下去。

  路小曼跟邱文鹏分开已经几个月了,邱文鹏也终于明白了路小曼的好。他给路小曼发了很长一段消息,算是跟路小曼道歉。

  “收拾房间的时候,发现了几件你没有带走的衣服。让我想起了我们刚结婚的那段日子,那时候你刚参加工作一段时间,挣得也不多。我还记得你的第一份工资给我买了一身衣服,你做任何事都会先考虑我。

  可是,我现在才发现了你的好,然后我却得不到了。我做了混蛋的事,我对不起你。我冷了你的心,真的对不起,小曼。我这一段时间总是想你,好想抱抱你。”

  路小曼看了消息,但她并没有做任何回复。她对邱文鹏已经完全绝望了,她不可能原谅他。

  路小曼的预产期临近了,家里早就把该备的东西置办齐全了。第一次生产,路小曼特别紧张。

  离预产期还有一周,路小曼紧张的整晚整晚的睡不安稳。她总是做噩梦,梦到郭秀竹知道孩子的存在后,来家里大喊大闹。梦到邱文鹏把她告上法庭,告她欺骗,跟她争夺孩子的抚养权。

  路小曼还梦到李文凯,梦到李文凯和邱文鹏做在一起吃饭,他们在讨论她,说她特傻,特别好骗。

  这晚,路小曼梦到了孩子,她怀孕之后很少梦到孩子,梦到孩子说要离开,不想做她的宝宝。

  “不要走,我的宝宝。”路小曼喊出了声音。

  张红忙把床头灯打开,查看路小曼的情况。

  “曼曼,曼曼。”张红见路小曼的情况有些不对劲,忙把她喊醒。

  已经是深秋季节,天气已经很凉了,路小曼却满头大汗。

  “妈,我梦到宝宝要离开我。”

  “是梦,别怕。”张红安慰路小曼。

  路小曼平静下来后,觉得身体有些不对劲。她掀开被子查看,已经见红了。

  张红立马从床上起来,去路茂林房间喊他,喊醒路茂林,她连忙拿出待产包和住院用的东西。

  虽然早已准备好去医院的东西,但是张红还是很慌张,手也不听使唤,一直在发抖。

  三个人收拾妥当,路茂林开着车,连忙把路小曼送到医院。路小曼被推进产房,路茂林和张红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

  路小曼在待产室待了几个小时都没有自然生产,最后她打算剖腹产。

  签完字,打完麻药,路小曼先开始还有意识,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路茂林和张红在外面等了几个小时,路小曼一直没有出来,后来出来的是一名医生还有一份病危通知书。

  路小曼出血有点多,生命有危险。路茂林手颤颤巍巍的签了字。

  “给邱文鹏打个电话吧。”路茂林对张红说道。

  “打吧。”张红一边哭一边回复道。

  现在是早上七点,路茂林打电话过来的时候,邱文鹏还没有起床。

  “你马上来一下市妇产医院,快点。”路茂林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邱文鹏迷迷糊糊接完电话,也没看清电话是谁打过来的。他又重新看了一下,是路茂林打来的。

  连忙从床上起来,没有洗漱,穿好衣服,拿着包就赶紧出门了。

  邱文鹏脑子好乱,他只记得电话中,让他去市妇产医院。他一细想,莫非是路小曼没有打掉孩子,现在在医院生产。

  邱文鹏内心有些激动,孩子没有打掉,他要做父亲了。可是他又想到路茂林的语气,有些焦急,莫非路小曼有危险。

  邱文鹏不敢再想下去,又踩了两脚油门,向市妇产医院开去。

  到了医院,邱文鹏给路茂林打电话询问具体位置。邱文鹏找到之后,发现张红在椅子上坐着抹眼泪,路茂林也低着头。

  “爸.叔叔、阿姨。”邱文鹏打了个招呼。

  路茂林看了他一眼,说道:“曼曼产后大出血,医生刚下了病危通知书。”

  邱文鹏听完消息,也呆住了,倚靠在墙上,眼神有些恍惚。

  护士抱着一个孩子出来了,是一个男孩。

  张红接过孩子,路茂林忙问路小曼的情况。

  护士回答暂时还没有脱离危险。

  张红瞅了瞅孩子,孩子哇哇大哭,张红也跟着哭。

  张红把手里抱着的孩子给了邱文鹏:“给你的孩子,我要我的女儿。如果我女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路茂林忙上前拉住了张红:“小曼不会有危险的。”

  邱文鹏不会抱孩子也不会哄孩子,孩子在他手里哭个不停。

  路茂林把孩子接过来,又重新递给了张红。

  张红抱着孩子回到病房,路茂林和邱文鹏在产房外等着。

  “叔叔,我对不起你们,对不起小曼。”

  “别说这些了。”

  在等待的这段时间,路茂林又签了两份病危通知书。

  他根本就站不住,坐在椅子上,低着头。

  路茂林的亲戚朋友也陆续赶到,路小曼的舅舅是地产开发商,本事大,脾气也大。

  看到邱文鹏上去就给了他一拳。

  “这一拳我是替我姐锤的。”然后他又补了一拳,“这一拳是替我外甥女锤的。”

  他刚想挥第三拳,被他弟弟拦住了。

  “哥,这是医院,出去再说。”

  “好,这一拳先给你记上。”

  路小曼的小姨去病房照顾孩子了,张红又重新来到产房外。等路小曼平安的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