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 最重的礼物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2798 2019.06.16 08:27

  赵蠡赶着两头猪兴致勃勃的走在山间的小路上。

  他觉得赶猪其实和遛狗并无二致,都只是在它们的脖子上拴上一条绳索,然后便可任人摆布。

  可事实上,猪却不是这么想的。

  在听到后面突然传来了一阵紧密锣声后,两头猪鼻子里哼哼两声,就不假思索的扬蹄奋进,飞快的向前狂奔而去。

  赵蠡还未来的及反应,踉跄几步就被脚下的绳索绊倒。

  先是被猪拖着翻过了几道坡,紧接着又被猪拖着越过了几条沟。

  等到后面终于赶上来的银杏和虎妞控制住局面时,赵蠡早已摔的鼻青脸肿,崭新的衣服也被磨的破破烂烂,活脱一个要饭的打扮。

  虎妞扯着绳索大叫道:“大官人,猪不是这么赶的!”

  说着急忙上去解开套在猪脖子上的绳索,又跳进旁边的竹林里,折了根细长的竹子在手。

  “猪的眼神不好,看不清东西,可它们的耳朵却灵得很。你只需用根棍子,这样,这样,就可以赶着猪走了。”

  虎妞一边说,一边将手中的竹竿轻灵的在猪屁股上轻拍两下,又在猪的右边地上当当敲了几下,嘴里啰啰啰的几声叫唤,猪就很听话的被她赶着向右边的路走了。

  银杏把赵蠡搀扶起来,问老爷伤的要不要紧。

  赵蠡看着虎妞轻松就将猪赶走的样子,苦笑一声无奈道:

  “俗言道,隔行如隔山。论到赶猪这门手艺,我就真不如虎妞远矣。”

  三人赶着猪终于走到竹楼的时候,只见里面早已坐满了人。

  赵蠡在银杏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走进了竹楼。

  站在地上环视一圈,发现左手边的一溜椅子上,一个年轻的二愣子不知因何正冲着自己瞪眼睛。

  右边一个七老八十的耄耋老人,坦胸露乳的坐在椅子里不说,还不时从怀里搓出一个豆大的泥丸来弹在地上,画面恶心至极。

  老人旁边一个书生倒是打扮的儒雅风流,只是自从自己进来起,一双眼睛就没离开过银杏。

  正中一把较大的竹椅里,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正一眨不眨的盯着虎妞看,表情有点怪异。

  赵蠡想起昨日弟弟赵胜曾对自己说过,对方的领头人年纪不大,是个小小少年。

  如今看这光景,想必就是眼前这位了。

  急忙上前,向着少年款款施礼道:

  “在下赵蠡,昨日因公在外,未曾得见大王,今日特来请罪。”

  “好你个赵蠡!这就是你给我家大王送来的美女?”

  不等大王发话,刚才那个吹胡子瞪眼的二愣子就已经站了起来向他大声质问。

  赵蠡瞧瞧身后的虎妞,情知理短,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呃,大王……是这样,今晨在下为给大王购买两头母猪,可谓走遍了十八里寨的所有养猪户。

  走来看去,就只有村西秦老伯家的猪养的最为肥硕。

  可谁知……在下刚提出要买他两头母猪时,那秦老伯却非说要买二赠一,否则这买卖便做不成了。

  在下心想这是好事,就满口答应。

  可谁成想……秦老伯竟是要把自家的亲闺女送于在下……

  哦,大王您别看这虎妞人长得是粗笨了些,可养猪确是一把好手,人也勤快……”

  “嘿,把我这暴脾气!我家大王是让你找美女来服侍他的,还是让你找美女来服侍猪的?”

  张大彪虎着拳头就要上手,站在赵蠡身后的虎妞一闪身挡在了赵蠡前面,张着双臂怒吼道:

  “有什么你冲我来,别打大官人!我……我是胖……”

  虎妞说着不由已经掉下眼泪来,多少年来装在心里的委屈,都终于在此刻找到了一个宣泄口,一股脑都倒了出来。

  “我……我是能吃……不然我爹也不会连我一起送给大官人。

  猪还要钱呢,我……我连猪都不如。

  有……有什么了不起的,长得胖难道有错吗?胖还有力气干活、好生养呢,我哪点不如别的女人了?

  我……你、你们干嘛都嫌弃我!呜呜~~”

  虎妞哭的泪如雨下,雷鸣般的哭声更是震的连屋顶都在瑟瑟发抖。

  张大彪被她这么一闹,反倒有些不好意思的放下了举起的拳头,摇着手叫喊起来。

  “哎,你别,哎呀,我这不是还没打他吗,你哭什么呀!”

  跌足一叹,像只斗败的鹌鹑一样坐了回去,埋头不语。

  自从看到虎妞的第一眼,罗曼就感觉自己浑身都不好了。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回到旧社会收的第一份礼,竟会是这样一位沉甸甸的姑娘。

  记得自己那会儿给领导送礼时,哪一次不是绞尽了脑汁极尽揣摩,生怕送的礼物不合领导心意,误了自己远大前程。

  可怎么这会儿好不容易轮到自己当领导了,这送礼的就变成了这么一个不知深浅、没点眼力见的混蛋呢。

  这特么到底还能不能让人愉快的收礼了?

  试问从古到今,有特么你这么送礼的吗?

  刚想着要把赵蠡臭揍一顿扔下山去,然后再贴点彩礼把这恼人的礼物原路退回送给他做压炕夫人,可谁期虎妞却说出了这么一席令闻者伤心、听者流泪的深情自白。

  也是,长相都是父母给的,虎妞也只不过是在代人受过罢了。

  更何况造成这一切错的罪魁祸首原在赵蠡,又与虎妞何干?

  心中不断找着各种理由来说服自己,宽慰自己说现在只不过是在招聘服务员,又不是在大圣娶妻,没必要非得找个像紫霞仙子那样的。

  过了良久才终于按捺住了不好的心情,尽量用缓和的语气对虎妞言道:

  “山寨里的伙食管饱,这点你可以放心。只是对于你擅长养猪一事,我还有些信不过。”

  虎妞狂飙的泪水戛然而止,有些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而后连忙小鸡啄米似的向着罗曼点头道:

  “没问题的!三个月后,如果猪比我瘦了,你赶我下山,我不会有半点怨言的。”

  虎妞的话说的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罗曼笑道:“话先别急着说,我给你的任务,可不是一般的任务。亮儿,”

  罗曼说着朝座中的辛亮儿招了招手,亮儿赶紧站了起来,快步走上前来垂手侍立,等待大王发令。

  “现在母猪有了,帮手也有了,能不能开枝散叶、儿孙满堂,就看你的了。”

  “大王放心,此番任务虽然有些艰难,但亮儿愿在此立下军令状,若完不成任务,甘愿受罚!”

  说完略一拱手,便领了虎妞径直而去。

  如果说对虎妞的不计较,是缘于罗曼对她不幸的怜悯。那么对待赵蠡,罗曼可就没那么好的脾气了。

  他冷哼了一声,对着下方的赵蠡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

  “好你个赵蠡,你就是这么给本王办事的?先是明明在家却不与本王相见,还欺骗本王说你去了外地。

  如今你倒是来了,呵呵,居然是来给本王送这么一位姑娘……你特么真以为是本王找不到合作商了还是怎么着?”

  “母猪……开枝散叶……”

  赵蠡原本正在对山寨里的重口味猜测不已,此时忽见大王发了怒,“啊”的一声,急忙从疑虑中回过心思,躬身聆听大王教训。

  等听明白了话,才知道大王原来对他早已怨念深重。又由此联想到了大王会不会就此取消他的合作资格,心下不由大慌起来,急忙上前低眉解释。

  “大王息怒……您听我给您解释……我这实在是……”

  “别解释了,本王这会儿不想听,你先下去领了打再来回话吧!”

  两个喽啰已经听令上来就要拿人,赵蠡还在声嘶力竭地做最后的辩驳。

  “大王啊,您的纸条上明明只写了是要丫鬟两个,却并未提及非美女不可呀。

  在下也算是照章办事,究竟何错之有?冤枉呢,大王……”

  直到这声音越来越远,渐至没不可闻,罗曼这才摸着下巴小声寻思。

  “难不成……还真是本王有错在先?”

  呢喃中把眼神移向了当时负责写纸条的吴军师身上。

  吴有用见大王的目光中颇有考究的意味,脸部的肌肉不由抽搐了两下。慌忙扭转了头,拉过身旁的九叔公就是一顿尬聊,聊的九叔公差点有了轻生的念头。

  罗曼挑了挑眉,倒好似对此事并不太过在意,于是甩了甩衣袖,坐回了竹椅里。

  “算了,不管了,反正挑本王的不是也照样该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