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 调研引发的血案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2141 2019.06.07 11:00

  (求收藏、求推荐)

  三月份的岭南,恰是气候最为舒适的时候。

  当清凉的晚风吹入竹楼时,罗曼正在伏案写作。

  山寨今后到底该如何发展,这已成了他当下必须给出答案的问题。

  贼老爹临死前将这一大家子人托付给自己,那么自己也就有了要照顾好他们的责任。

  打家劫舍不是长远之计。

  先不说宋朝守内虚外的国策,基本上已将国内的各种反叛因素压制到了最弱。

  就光说这种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生活,就绝不是罗曼想过的。

  今年是乾兴元年,这正是仁宗皇帝登基上台的年份。

  有着华夏最富裕时代美誉的“仁宗盛世”即将来临。

  在这样一种大背景下,做一个扰乱社会治安的贼,注定是不会有什么前途的。

  这个时代里做山贼的最正确姿势,应该是发财、享乐和开party。

  宋朝是古代少有的重商不抑商的朝代,整个时代都对财富表现出了一种极度的崇拜和热爱。

  只要不突破底线,只要不威胁政权,只要钱赚的表面上还算干净,那么自己完全有能力带领兄弟们过上土豪般的生活。

  罗曼感觉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要把山寨的工作重心从打家劫舍,迅速的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事业上来。

  宋朝由于北方蛮族的强大,陆上丝绸之路几乎已经断绝,海外贸易随之得到了空前的发展。

  岭南物产丰富,濒临沿海,在商业发展上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如果要是能带着兄弟们先发展商业,而后再雄霸岭南,也许反倒会有一番更广阔的天地施为。

  想到这里,罗曼轻轻顿了顿笔。

  可该发展什么商业呢?

  事情看上去好像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这里是落后的岭南,自己是山贼的身份……

  即便拥有再超前的知识,也必然要与当下的这些现实条件相结合,才会生出美丽的花朵。

  看来本王还得在山寨里开展一次调研啊……

  ********

  议事厅里。

  罗曼正在向张大彪询问寨中的人员情况。

  “彪子,我们山寨现在可用的兵力到底有多少?”

  “除去上了年纪的老人和妇孺,年轻人大概还剩不到三十人可用。”

  坐在旁边倾听谈话的九叔公,敲着拐棍满脸不悦地站了起来。

  “怎么,彪子,大王刚封你做了保安队率,你就瞧不起我们这些老人了?

  老夫今年七十有一不假,可若论到身子骨,自认可不比你们这些年轻人差。

  你将老夫与那些妇孺相提并论,是为何意?难道你观老夫就只是个会磨牙打屁、吃饭耗食的无用之人?

  哼哼,年轻人眼睛不要太高哟!”

  宝刀未老的九叔公,明显是对张大彪老而无用的论调很不服气。

  “九叔公,您老的身子骨,彪子他自然不敢小觑。只是前方用兵,后方又岂可无人坐镇?

  要说到老谋深算、德高望重,我看这山寨除了您,还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呃,当然了,大王雄才大略,自不在我等凡夫俗子忖度之列。

  可说到您老,倒不是在下有意恭维,他日您定是我山寨里功封第一的萧何啊!”

  罗曼觉得吴军师的马屁功夫简直可以写入教科书当经典案例了,非但解了张大彪的围,还直接把九叔公给拍蒙了。

  只见他老人家难得的对吴军师面露喜色,拽着胡子微微颔首。

  “难怪先王如此重用军师,果然是个谋局之人呢!不比那些毛头小子,还没过河呢,就已经想着要先拆桥了。

  既然军师这样认为,那老夫又岂是个不顾全大局之人?

  那就依了诸位,由我留下来镇守后方,为前军解决后顾之忧,如何?”

  “还是吴军师的话体贴人呢!九叔公,我彪子就是这个意思啊!

  哈哈,奶奶的,多日不下山,这手都痒了。大王,那我们这就出兵吧!”

  三个人还在自娱自乐的商量如何出兵。

  抬头却见大王罗曼的脸已经黑成了锅底。

  场面顿时冷了下来。

  九叔公当机立断,扶着拐棍一个鞭腿,就把毫无防备的张大彪撂倒在地。

  然后手指地上已经口吐白沫嘴不能言的张大彪道:

  “老夫说什么来着,大王的心思,也是你这个小兵蛋子敢妄自揣测的?

  还出兵,出啥兵!

  老夫之所以忍你这么久不点破你,就是希望能给你一次悔过自新的机会,可你却不知道珍惜……

  哎,年轻人到底还是不成熟啊!”

  九叔公的话语和表情,完美体现了一个长辈对晚辈爱之深、责之切,以及恨铁不成钢的复杂感情。

  说完转身望向窗外,耳朵里却时刻关注着大王的一举一动。

  吴军师被九叔公的反应神速惊得瞠目结舌,哆嗦着腿上前,在已经晕过去的张大彪身上轻轻补了一脚。

  脸皮抽搐一下道:

  “就是,大王还没发令呢,你怎么就敢喊出兵了?

  大王,张大彪大胆狂妄,竟敢擅揣王意,实乃重罪。在下恳请大王收回张大彪的掌兵之权,以儆效尤。”

  罗曼捂着额头摇晃了几下身子,真是快被这几个大宋朝的民间演艺高手给气死了。

  自己这还只不过是问了一句有多少兵,他们就能马上兴奋的联想到如何出兵。

  这得有多么深沉的贼性不死才能办到啊!

  可你们的贼心这么难以泯灭,却叫本王还怎么转移工作重心?

  抱着头使劲朝他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赶紧都先下去。本王要好好再静一会儿,思考一下剧痛的人生。

  过了一阵子,躺在地上的张大彪忽然醒了。

  摸着发疼的脸蛋站起来,抹了把嘴角的血,四处瞅了瞅。

  见这大厅里除了自己便只剩大王,其他人都不知去哪了。

  表情愤怒加疑惑地走上前来,探头问道:

  “大王,刚才您可看清,到底是何人给了小的一个大耳刮子?您帮小的瞧瞧,这脸上的手印还在不在,小的也好凭此找出真凶。”

  罗曼抬头看了一眼张大彪脸上的鞋底子印,语重心长地说:

  “彪子,确切的说,那是脚印。”

  张大彪愣了愣,眨巴了一下大眼睛,然后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嗯,对,大王您说得太对了!

  能干出这种下三滥偷袭人的手段的,那也配叫手?

  那就是脚!

  不对,应该叫蹄子,连脚都不如!”

  罗曼当场就晕了过去,张大彪急的抓耳挠腮,却无论如何也叫不醒大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