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讲理寸步难行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2111 2019.06.08 09:37

  九叔公得意的啜了一口茶,用力将身下的椅子摇晃起来,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人群里顿时传来一阵羡慕赞叹的啧啧之声。

  罗曼大老远就听到了那边的嘈杂人声,担心茶农们会先己一步把茶叶给蒸了,急忙吩咐跟上来的张大彪道:

  “快,快去叫他们先停下,别把茶叶再给我蒸喽。”

  张大彪领命,高唱了一声喏后,就闪电般地扑了出去。

  “手下留茶!”

  长空中顿时划过一道撕裂之音。

  腾空而起的张大彪右足脚尖在九叔公的躺椅上借力向前一蹬,身体就翻腾起来,而后稳稳落在了茶场。

  茶农们目送着九叔公抱着茶壶飞了出去,就将目光回落在了和九叔公的鞋一起降落的张大彪身上。

  “大王有令!命尔等即刻都将手中活计停下,不许将茶叶给蒸了!”

  众茶农尚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见大王带着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小青年,气势磅礴的走了过来。

  茶农们仿佛又看见了当年官军进村扫荡时的情景,都吓得不知所措,不知大王此举何意。

  韩平膝下发软,以为是自己刚才不小心哪里说错了话,惹得大王不高兴了。

  赶紧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问道:

  “不知我等犯下何罪,竟劳大王如此兴师动众?”

  “韩伯伯快快请起。”

  罗曼一派礼贤下士的风度,上前将韩平轻轻扶起。

  回头对跟在自己身后的一众喽啰说:

  “都给我退下,瞧把老人家给吓的。”

  小喽啰们集体一声“喏”,齐齐整整地退到两边肃立待命。

  罗曼转身搀扶着韩平走到一旁,笑道:

  “都怪本王唐突,让韩伯伯您受惊了。本王此来,其实是有一件要事与您相商。”

  韩平听罢,连忙施礼:“大王何事,说来便是,小老汉岂敢不从?”

  “是这样,你们蒸出来的茶我喝不惯。我想换个方法,呃……比如说,把茶炒了喝。”

  顽皮!

  韩平对大王的恣意胡为腹诽一句。

  这茶自陆羽公草创了蒸青之法后,就一直被奉为正统,何曾听说还有将茶炒了喝的道理?

  看来这大王终究还是太年轻、太调皮呀!

  韩平是茶农出身,对于采茶人的辛苦不易早已感受在身。因此对于大王这种恣意胡闹的行为,内心颇有些不赞同。

  心中虽如此想,可嘴上却不敢这样说,只能换作好言相劝。

  “大王创意非凡,小老儿十分佩服。只是大王所说的要把茶炒了喝,我韩平虚度人生四十八载,却是从未听说过。

  不瞒大王,小老儿家里世代都以种茶制茶为生。到了我这一辈,已经整整第十五代人了。

  这茶叶原本苦涩,只能煮进粥里聊做佐餐之用。后经茶圣陆羽公百般创试,才有了如今这蒸青制法,使茶之真味得以发扬光大。

  其后又经历代茶师不断研磨精进,才达今日之境界。

  由此可见,制茶一道,博大精深,实非我等可以擅意更改啊!”

  “古法不改,又何来新法呢?陆羽能改,那就本王也能改。”

  “这……大王如何能和陆羽公相比嘛……”

  不等大王再说,站在一旁早就听不下去的张大彪,已经噌的一声拔刀在手,吹胡子瞪眼吓人道:

  “嘿,把我这暴脾气给憋的!

  怎么,大王玩你两片子破茶叶,你就这么多废话?

  今天你给句痛快话,这茶叶到底能不能炒?”

  “能不能炒!”

  肃立两旁的喽啰们齐声大喝。

  吓得韩平舌头一哆嗦,立马就改变了之前的立场。

  “能!”

  小老汉回答得斩钉截铁。

  飞快的跑到灶火前,麻溜的生火坐锅,这就准备自为大王下厨炒茶。

  这世道……

  还真是讲理寸步难行啊!

  罗曼感慨的走到躺椅前,坐下来先恢复了一下精气神。

  “韩伯伯勿急,且待我休息片刻,再教你如何炒茶。”

  韩平哪里敢停,里只嘟哝:

  “不劳大王动手,小老儿帮您炒好便是。”

  张大彪把腰刀在铁锅沿上磨的铮铮的响,大吼道:

  “聋了怎的?大王叫你休息片刻你没听见?”

  “你听见没!”

  小喽啰们又是跟随着一喊,手里伸出去的长枪差点就戳进小老儿的腚沟里。

  韩平彻底被吓蒙了。

  手放在锅里都忘了烫,过了片刻才哎唷一声抽出手来,急忙伸进旁边的水盆里。

  一阵白烟哧溜一声冒出了水面。

  张大彪瞧不起的白了地上的韩平一眼,走到大王身边俯身温柔道:

  “大王,您看,接下来该如何处置?”

  罗曼不置可否,起身来到茶农们面前。

  扶起地上的韩平。

  挽起袖子走到地上的簸箕前蹲下身,抓起一把茶叶在手中轻轻揉捻,发现茶叶不碎、茶杆不断,这是明显已经经过了摊青的症状。

  这才端起一簸箕茶叶,缓缓来到灶前。

  伸手试探一下铁锅里的温度,慢慢将茶叶洒了进去。

  只见他的双手在铁锅里轻灵游动,在抖、推、甩的手势变换间,嫩绿的青叶在锅底发出轻微的嗞嗞声。

  五分钟后,清醇的茶香开始弥漫。

  人群里顿时发出了一声惊叹。

  哇!

   韩平偏着头,不敢置信的看着铁锅里的茶叶变化,抖索。

  这……这怎么可能?

  刚才还被他视作儿戏的炒茶,刹那间就焕发出了令人惊叹的效果。

  原本茶叶中的涩涩青草味道,不知何时已经悄悄转化成了一股烘炒后的焦糖香味。

  浓郁那个扑鼻呀!

  韩平感觉自己的鼻子都快掉进锅里了。

  罗曼将茶倒出,又经过了揉捻、烘焙、摊晾等一系列工序后,终于长吁一口气,宣告茶叶炒制完毕,而后气喘吁吁地回到躺椅上休息。

  这时天色已晚。

  一勾嫩白色的月牙儿淡淡的挂在天上。

  茶农们精神抖擞,脸上都是激动不已的神情,不约而同将目光投向了韩平,等待他去检验这令人遐想的成果。

  韩平迫不及待的抓起一把炒制好的茶叶凑到鼻前。

  深深一嗅。

  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令他无比迷醉。

  快速的接过茶农们递过来的茶碾子,将手里的茶叶扔进去就要碾末点汤。

  罗曼急忙喝止:“韩伯伯,这茶不用碾碎,直接冲泡就好。”

  “这!”

  宋代饮茶还是点茶法,对于这种直接将茶叶冲泡了来喝的方法,还有些不甚理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