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2章 天下何人不仰慕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2508 2019.07.07 16:14

  (求收藏、求推荐)

  曲江县最繁华的脚店——伯伦楼,今天依旧是按着往常的时间开门营业。

  不过此时刚入巳时,离午饭时间尚早。因此店内也是冷冷清清,只有几个伙计忙着做些洒扫和准备碗碟之类的事务。

  店掌柜独自站在柜台之内,趁着此时闲暇无事,低头在账本上记录着今早购进的菜肉花销,以便晚间打烊的时候,好将每日盈余算出。

  店里的人员各忙各的事务,谁也没注意到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从外走了进来。

  老人进来也不吭声,自找个临河的位置落座,既不要茶、也不点菜,只是四处打量了一阵酒楼,而后目光炯炯的看向柜台里正在算账的老板,敲了敲桌子问道:

  “掌柜的,你这家店,生意最好时,一天能赚多少?”

  店掌柜听他问的突兀,抬眼见是一位老者不知何时已经坐在了对面。

  看他相貌堂堂、穿着华丽,举手投足间也不似一般小客,以为是过来提前订场子的大户,因此不敢怠慢,只作闲聊道:

  “这位客官,我们这店,算得上是曲江县里最有名的脚店了。每日来客,连着中午和晚上,起码不下四十桌。

  这也说的只是平常时候,若是每逢重大节日,山南海北的客商不知要来多少。到那几日时,我们这店里,便真是一座难求了。”

  九叔公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听出对方是在忌讳谈酒楼的盈利,也不强求,只是默默心算一番,道:

  “如此说来,你这脚店,每日营收最多也不过十五贯了。”

  “呵呵,让您老见笑了。”

  店掌柜把话说的滴水不漏,不过九叔公心中已然有了底数,便摸着胡须笑道:

  “如此,那老夫便敢开口了,呵呵。”

  店掌柜诧异的从柜台里望过来,见那老者不似玩笑,却又一时难猜出他到底要做什么。

  转出柜台,吩咐店中小二去泡壶好茶来,然后走过老者的桌前坐下,接过小二递来的茶壶为他斟了一杯茶,这才好奇问道:

  “不知客官到此……所为何事?”

  “呵呵,也无甚要事,就是瞧着你这里环境还不错,想来照顾照顾你的生意。”

  店掌柜听他这话说的不明不白,心中越发觉得蹊跷,追问道:

  “呵呵,您这话,倒是说的我如坠五里云雾了。敢问老丈,不知您想如何照顾我的生意啊?”

  九叔公拿起茶杯轻轻啜口茶入口,略品一下,然后有些厌恶的吐了出来,摇了摇头。

  “此茶味道实在不喜,还是喝我的吧。”

  店掌柜疑惑的接过老者递过来的一包茶叶,放在鼻前嗅嗅,也并无出奇之好。

  于是笑着招呼过一名小二,吩咐将此茶也泡上一壶来。

  自己则端起身前茶杯喝了一口,笑道:

  “看来老丈也是位喜茶之人,此茶乃我店中上品——顾渚紫笋。其茶汤亮味甘,啜之令人赏心,在当世之茶种里,也还颇算得上闻名。

  老丈既然连我这茶都瞧不上,可见品位不凡,倒令在下……呵呵,真想尝尝您带来的茶,到底有何不同了。”

  二人说话间,小二已将新泡好的茶水端了上来。

  九叔公听他言语恭敬之中其实早已带了几分不以为然,笑着给店掌柜拿只新碗摆在桌上,满满斟了一碗茶道:

  “此茶乃你们曲江茶商赵蠡所献,昨日我家主人见我的茶都喝完了,便赏了两包给我。

  我喝过之后,感觉还不错。又想到今日这边正好能派上用场,于是便带了包过来尝尝。

  其实倒也算不得什么好茶,只不过是制作之法有所不同,与掌柜的平日所饮之茶,味道略有不同罢了。

  今日恐怕是要让掌柜的见笑了,呵呵,请。”

  店掌柜端起茶碗,听他说到赵蠡,心有所感,于是放下茶碗道:

  “老丈所言之赵蠡,可是十八里寨的那位赵蠡?”

  “不是他却是谁,莫非掌柜的……也认识此人?”

  店掌柜拍手叹道:

  “嗨,他的事,可着这曲江县上下,又有谁人不知?

  只不过听说他自被那范文程算计之后,生意上便是一落千丈,家小也都悄悄送回了福建老家。

  都以为他从此便要一蹶不振,再难东山再起了,如今可怎么又和贵府染上了瓜葛?”

  九叔公笑道:

  “掌柜所言极是,这赵蠡当时确实差点就回了福建老家。只不过……呵呵,也是此人命不该绝,竟然遇上了我家主人。”

  “哦?”店掌柜越听越奇,忍不住问道:“不知贵主人是谁,难道还真能帮着这赵蠡起死回生不成?”

  “呵呵,能不能的,谁知道呢。喝茶,喝茶……”

  店掌柜见他不愿说,也就不再追问,叹了口气,端起茶碗。

  “嗨,谁说又不是呢。那范文程手眼通天,岂能轻易就这样放过那赵蠡?

  哎,这世道呀,不说也罢。来,来,咱们喝茶。”

  咕噜。

  店掌柜端起茶碗送入嘴中。

  “咦?”

  随即又接连喝了两口,细细品味。

  “这茶……是那赵蠡所制?”

  店掌柜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嘴里的茶香还在让他回味无穷。

  “怎么样,店掌柜,味道可还入得了尊口?”

  九叔公反问一句。

  店掌柜忙不迭竖起大拇指赞道:

  “此茶实在是我生平仅见,其味真让人甘之如饴、如饮琼浆啊!那赵蠡若果真能制出这样的茶来,翻身之时,倒也并非绝无可能。

  不过……在下心中也是疑虑,老丈别怪我多言。那赵蠡……只怕还没这样的本事吧?”

  “哈哈……掌柜的果然是生意场中人,精明呢!

  实不相瞒,若单指他赵蠡,便是再给他长出十个脑袋,只怕他也做不出这样的茶来。

  是我家主人,见他遭人陷害,心生不平,因此才拔刀相助,传授了他这特别之法。”

  店掌柜心中不由也为这位侠肝义胆之士叫了声好,心中对老者嘴里的那位主人,更是充满了好奇。

  “如此义薄云天之主,真令人好生敬佩!在下斗胆,敢问贵府主人姓甚名谁?”

  “呵呵,你也想见我家主人?”

  “如此英才,天下何人不仰慕?在下不才,愿一睹贵主人之风采,还望老丈可以引见。”

  看得出店掌柜也是个崇侠尚义之人,这让九叔公对他倒是产生了几分好感。

  “嗯,那就要看你是不是真有诚心了……”

  “此话怎讲?”

  九叔公看他态度十分虔诚,于是笑道:

  “今日我家主人便要来贵地举办一场拍卖活动,只是这包场费嘛……”

  “全免!贵府主人能来贱地,那是看得起在下,在下又岂能再收你们的钱财?断然不能,断然不能!”

  “另外……”

  说到这里,九叔公有些犹豫,不过最后还是忍不住把话说了出来。

  “另外就是,今日所来之人定然不少,中午的话……势必要在你这里用餐……”

  店掌柜倒也是个爽快之人,听到这里伸手一拦,不让对方把话继续说下去。

  “别说了,全免!”

  九叔公一愣,随即摆了摆手。

  “掌柜的多心了,老夫不是那意思。你已免了我们的包场费,又岂可再让你负担这么多人的饭钱,不妥,不妥。”

  不待店掌柜反驳,九叔公接着说道:

  “我的意思是,你之前不也说了嘛,你这里单日收入最高不过十五贯。今日若是有超出部分,还望你能将钱折返老夫。”

  “原来老丈所言重点在此……明白,明白。”

  两位同道中人相视一笑,继续喝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