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 意欲何为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2038 2019.06.09 11:05

  (各位看官,如果您看着挺乐的话,记得收藏和推荐啊)

  自从来到了岭南,云门寨的日子就过得宁静而祥和。

  这里的人们与其说是打家劫舍的山贼,倒不如说是走投无路的难民更为贴切。

  滚刀口的日子从来就不是他们所期望的。

  只有安居乐业的生活,才是他们对这个世界永恒的向往。

  日子一旦开始回归平静,辛勤的习惯便会驱使他们自食其力。

  六婶的门前,就不知何时整理出了一块广阔的空地。

  上个月刚点下的小麦种子,在经过了昨夜一场春雨滋润后,早晨就抽出了两片嫩嫩的绿芽。

  绿芽上的水珠晶莹透亮,倒映里面的是六婶美丽开怀的模样。

  曾阿牛一大早就开始和妻子在院子里忙活。

  这会儿天刚蒙蒙亮,院子里已经搭起了一个巨大的石砌灶台,妻子正忙着往上面架一口大黑铁锅。

  昨日跟随大王进山,大王指着一种叫做油茶树的树木,告诉阿牛说这种树的果实可以榨油。而且榨出的油不仅富含茶香,出油率也不错,算得上是头等的榨油原料。

  曾阿牛不待听完就迫不及待地飞奔出了山,叫了媳妇背了箩筐又一起迫不及待地飞奔进了山。

  来来回回几趟下来,果实采了不少,可人也累的不轻。

  筋疲力尽的坐在自家的小院里,采来的果实铺满在地上。

  随便将脚下的果实踩碎一个,饱满的茶籽立刻就洒落了一地。

  拿着镢头使劲捻碎几个茶籽,油滋滋的果瓤顿时就让阿牛乐的没了眼睛。

  自家从前就是开油作坊的,哪有不明白这个的道理。

  只消看一眼里面果瓤的颜色和形状,就知道大王的话所言不虚。

  九叔公睡了一觉早已忘记昨日的不快。

  要是连这点心胸气度都没有,自己如何能活到七十多岁还身体健壮不见凋谢?

  寨民们忙碌的身影让他看着就心生欢喜。

  对嘛,这才有个生机勃勃的样子!

  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人总得手脚勤快爱干活,才能把日子过的蒸蒸日上。

  我孙儿治寨有方呀!

  竹林方向硁硁硁的伐木声此起彼伏,群鸟飞去的地方又有两三根毛竹应声倒下。

  张大彪坐在一堆竹子前在地上砍着刀子愁眉不展。

  他对山贼职业充满了热爱,并笃志要以打家劫舍作为毕生的事业。

  可大王却偏偏不爱砍人只爱砍树,把自己这把牛刀子成天的往鸡脖子上抹,对此他心中很是不解。

  一根根的竹子被截成两寸或一寸来长的小段。

  每一小段又被劈斩成薄如蝉翼或厚如手掌的小方块,而后就由保安队一路押送到议事厅里向吴军师交付。

  吴军师此刻就坐在议事厅的大堂里,高高翘起的二郎腿下已经站满了寨中所有的能工巧匠。

  等到保安队把这些竹子一车车的运送过来,他便吩咐这些匠人们将木块卸下。

  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掏出大王昨日给的图纸,左看右看不明其意。

  算了,大王的心思军师你别猜。

  手一伸就把图纸塞进了领头匠人的手里,坐在一旁看他们在这些大小不一的竹片上,开始雕刻各种奇怪的图案……

  没有夜生活的日子是难熬的。

  尤其对于过惯了夜生活的人而言,那就更是一种痛苦的折磨了。

  天刚擦黑的时候。

  云门寨里的寨民就按照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习惯,不约而同地钻进了自家的小屋里,准备用挺尸作别西天的太阳。

  张大彪虽然对喝酒吃肉大声划拳的山贼岁月充满了无限向往,可怎奈山中无酒也就意味索然。只好在舔了一圈舌头后,耷拉着脑袋泱泱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山寨里静的就只剩了夜猫子还在树上偶尔发出一两声凄厉的惨叫。

  罗曼对着窗外的月光,脑子里把曾经的夜生活挨个回味了一遍。

  实在想不出除了扑克和麻将外,还有什么项目可以在这个时代里发扬光大。

  现在吴军师还没有将扑克和麻将做好,那就先洗个脚解解乏吧。

  叫来服侍的小瘦子简单教给了他一些按摩的手法,便任由他在自己的脚上胡乱施为起来。

  脚已经洗了不知多少遍,再洗下去恐怕就要脱皮了。

  小瘦子无力的手指按在脚底上,也让人再难生出丝毫的反应。

  无趣的把脚从小瘦子的手中抽回来,向他摆了摆手。

  “罢了,你去叫九叔公过来吧,就说我喊他过来一起洗脚。”

  “喏。”

  小瘦子一声答应后,就端着木盆走出了竹楼。

  来到伙房吩咐里面的小胖子再烧些水,说大王要请九叔公过来洗脚。

  说完就径直去请九叔公了。

  吴军师在送走了各位工匠后,返回厅堂里吹灭了最后一盏灯火。

  随后小心翼翼地从桌上捧起一摞两寸见方的小竹片,兴致勃勃地走向了罗曼的卧室……

  睡梦中被惊醒的九叔公打发了来请的小瘦子先回去,又躺了片刻才搬着床头,迷迷糊糊地爬了起来。

  坐在床边揉醒了发困的眼睛,感觉视力有所恢复了,就穿好鞋,拄了拐棍,准备前往大王那里共同洗脚。

  他生平听说过有人请客吃饭,也听说过有人请客喝茶,可就是没听说过还有人请客去一起洗脚的。

  也不知这脚,到底有什么好一块洗的?

  不过一想到这是大王的召唤,心头就无限温暖。自己毕竟是大王的叔公,在待遇上,自然还是要与别人有些差别的。

  九叔公微笑着摇了摇头,从床头扯过腰绳扎紧了裤子,就往大王屋里走去。

  大王的卧室里并没有亮着灯,这让九叔公高度怀疑是不是大王等不急自己,已经提前睡了?

  抱着姑且一试的态度敲了敲门,不见答应。

  轻轻推门进去,发现房门并没有关。

  屋里随之传出一声唯恐大家都听不见的凄厉尖叫。

  “九哥,你深夜闯入妹子屋里,意欲何为?”

  紧接着就是屋里有东西被碰倒落地摔碎的声音。

  而后是九叔公踉踉跄跄的跌出门外,面色慌乱的爬起来,像踩了风火轮似的从楼梯间飞奔而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