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6章阴差阳错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2738 2019.07.14 13:24

  一夜无事。

  到了第二日,张大彪一大早就兴致匆匆的来找大王汇报昨日战果。

  “大王,因我昨夜回来的晚,不忍搅扰您睡觉,因此这件乐事一直憋到了现在才来向您汇报,哈哈,这事我可得给您好好念叨念叨呀。”

  张大彪喜笑颜开的坐到一旁的椅子里,向着议事厅里的众人绘声绘色道:

  “我还当那个范志和请来了什么了不起的高手,竟敢如此嚣张。原来也只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而已,经不住我三拳两脚,就将他们全都打翻在地。

  嘿嘿,那范志和也被我揪着一顿暴揍,揍的他又是磕头、又是流泪的求我饶他。还说以后再不敢来这里造次了,照价赔偿了我们的损失不说,我又让他付过打伤师傅们的医药费,这才放他离去。”

  张大彪把故事讲得唾沫横飞,众人却都听得津津有味。

  这时九叔公从外急匆匆的走了进来,拧着眉头禀道:

  “启禀大王,今日我派属下将寨外布下的各处机关依次巡视了一遍,发现西北角上的机关有被人动过的痕迹,看来对方已经是开始动手了。”

  罗曼闭着眼睛思考一番,笑道:

  “动作倒挺快的……只是那边过来就是我的竹楼,他们却因何没有再进一步?看来他们是被我们布下的机关害得不轻,因此才不得已放弃了眼看就要到嘴的食物。

  叔公,你再带人过去仔细查看一番,看他们是否留下了一些蛛丝马迹。我想他们既然已经来过了一次,那么应该很快就会再来第二次。”

  九叔公领命,急忙带了几人亲自过去查看。

  吴军师起身建议道:

  “既然他们已经发现了这条路径,那必然不会轻易放弃。为了以防万一,属下认为大王应该另择住所,才能有备无患。”

  “好主意,吴军师果然忠心可表!既如此,那本王今晚就住过你那边去,你搬过竹楼里来住。”

  说完就忙不迭的要回家去收拾行李搬家,吴军师脸色变换的咽了口唾沫,急忙追了出去。

  “大、大王,其实属下还有个更好的主意……”

  ********

  春光楼里。

  上午正是这个行当关门歇业的时候,因此这时节楼内全无晚间的热闹,变得空无一人。龟公老鸨都躲进了房间睡觉,就连大厨和打手们,这会儿也都不知躲到了哪里去享清闲。

  楼下的一间雅阁里,却有一桌别致的客人已经在里面坐了很久。

  刚刚他们不知为了什么已经争吵过一回,此时好不容易停下来,其中一名男子又开始向着其余几人不停哭诉。

  “你们几个到底还是不是人?昨日为了给你们争取时间,我已经被打成这样了耶!

  你们办事不力,昨晚给了你们那么长的时间竟没得逞,今日却又让我去找人家砸场子讨打,你们……你们到底还有没有良心了?呜呜~”

  说话的男子脸上乌青,遭人暴揍后的伤害让他颜面浮肿,尤其是眼睛已经肿的无法睁开,只能隔着一条狭长的缝隙看向外面。

  对面一名壮汉耸了耸脸上的刀疤,握着拳头道:

  “昨夜的事有不测,没想到那个罗曼竟然如此狡猾!今日你就再委屈一次,再过那边去砸回场子,今晚我等保证再不失手就是。”

  “说的容易!你那是叫我过去砸场子吗,你那分明就是让我过去找揍耶,啊嘶,疼死我了,呜呜~”

  范志和捂着脸上的伤痕哀痛不已,觉得自己明明已经掏了十两金子,到头来非但没报了仇,反而还白白的去挨了一顿狠揍——不,马上就是两顿了——心里实在委屈的厉害。

  蒙虎见他不肯答应,心烦意乱的挪了下身子,按下心中的不满,强忍着心情道:

  “好了,范兄弟,昨夜之事我等确实也是身不由己。你看,我们几个不也都受了伤吗?今日你就再帮我们一次,我保证今夜会将罗曼活捉回来,到时候任你如何处置他,我绝无二话,如何?”

  范志和抽泣着抬起头,看见蒙虎表情认真不像是在说谎,这才擦了把眼泪问道:

  “此话当真?”

  “当真!”

  “那好,那咱们可说好了,我要活的罗曼,而且到时候必须让我亲手折磨死他。啊嘶,娘喔,孩儿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

  范志和捂着脸号丧着走出了春光楼,准备叫人再去茶场那边砸次场子找揍。

  蒙虎等人抓紧时间睡了一觉,只等范志和那边得手后,他们就准备动身上山。

  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

  范志和如愿的很快就又挨了一次暴揍,只是这次暴揍过后,他已经完全看不到自己的长相。当然,就算看到了,他也未必就能认得出是自己。

  而对于这种天生就有着挨揍特殊嗜好的贱坯子,张大彪虽然表示很不理解,但还是本着乐善好施、助人为乐的心态给了他顿削。

  不过他只是很好奇,这个范志和明明被自己抓在手里就求饶,根本就不像是个喜欢受虐的精神患者,却为何非要几次三番的上门来挑衅呢?

  每当这个时候,张大彪就深感自己的脑子不好使,心想若是大王也在这里时,定然能理出个头绪来。

  所有的烦恼顿时都化作了力量,一拳拳的打在范志和的脸上,仿佛非要在这个方寸之地上,打出一个真理来。

  蒙虎领着雌雄双煞和胖和尚摸黑上了山,因为昨夜的记号,所以他们很快便靠近了罗曼的竹楼。

  只是在穿过最后几里坡地的时候,蒙虎明显感到昨夜的记号全都错误的将他们引入了陷阱。

  伤痕累累的四人伏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雌雄双煞和胖和尚都用恶狠狠的眼光看着蒙虎,仿佛这一切都是他故意所为才造成的。

  蒙虎无辜的耐心解释一番,并坦言一定是罗曼那小子发现了他们的行踪,所以才故意调换了他所做下的标记,好害他们误入歧途、走进陷阱。

  为了应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蒙虎决定兵分两路,由他和胖和尚继续沿着原路推进。而雌雄双煞则负责从另一条路进入山寨,并去他所指定的一间小屋里,将一个名叫吴有用的人抓来给他们带路。

  雌雄双煞趁着月色一路潜入山寨,路上虽说也有阻碍,不过总体来说还算顺利。而且莫名的发现,这小屋一带竟无人看守,只有两个侍卫在门口打着盹犯困。

  二人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两名守卫放倒在地,拖到屋后用杂草掩盖,然后只用鸳鸯钺薄薄的刀刃轻轻向上一挑,就撬开了小屋的门。

  屋里传来节奏欢快的鼾声,看来里面的人睡的正香。

  雌雄双煞感叹这人的没心没肺,蹑手蹑脚来到床边,掏出怀中扑了药物的手帕只向床榻上的嘴边一捂,便将床上的人夹在腋下奔逃出来。

  蒙虎带着胖和尚一路前行,其后异常顺利的旅途让蒙虎越发觉得今夜情况十分诡异。

  待到来到昨夜所到过的那个小山丘时,蒙虎皱着眉头不断探视竹楼周围的环境,随后向着身边的胖大和尚说道:

  “嗯,我刚才已仔细观察过了,今夜山寨里的守卫情况一如往日,看来并没什么异常。

  和尚,今夜便是我们的收官之日,等到捉了罗曼,你就能领上大笔的金银远走高飞了。

  呵呵,走吧,让我们快点结束这场无聊的游戏。”

  蒙虎作势就要向寨中跳下,胖和尚不知底细,脑子里还在畅想拿到赏金后的神仙日子,嘿嘿笑着紧跟蒙虎一跃而下,等落地后却发现蒙虎其实并未跳下,只是蹲在上面密切注视着山寨里的动静。

  两边的树林中立刻响起一阵呐喊,无数的火把瞬间点燃起来,一起向着胖和尚落地的方向狂奔过来。

  胖和尚暗道一声“糟糕”,急忙想要转身逃命,脚下却不知是被什么东西给牢牢粘住似的,无论他使多大气力,始终挣脱不出。

  急忙伸手向上面的蒙虎求救,蒙虎眼看无数的人已经拿着刀枪涌了过来,知道中计,转身头也不回的跑了。

  胖和尚绝望的哀嚎一声,然后对着蒙虎逃去的方向歇斯底里的大叫。

  “姓蒙的,我草你姥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