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0章 九叔公的节流法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2879 2019.07.06 13:34

  云门寨轰轰烈烈的造田运动开始了。

  寨中上至七十岁的老人,下至十几岁的娃娃,都纷纷拿起了锄头和镐头,自觉的加入到了建设梯田的队伍。

  这些年来,流亡的生活已让他们品尝过了太多的艰辛与困苦。

  直到大王的出现,才让他们彻底扭转了这种状态,并重新以阳光的心态去面对生活。

  当他们得知官府要赶他们离开时,他们曾无比恐惧、潸然泪下,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才建立起的生活信心,在瞬间便被轰然摧毁。

  是大王,是大王又一次的挺身而出,以他神鬼莫测的天纵英才,提出了在山坡之上建设梯田的伟大构想,才化腐朽为神奇,再次拯救云门寨于水火。

  人们因此重燃梦想,心中不再感到彷徨或失落,于是擦干眼泪、挺直腰板,再一次以迎接人生曙光的状态投入到了拼搏之中。

  他们知道,要想继续保留这个幸福家园,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拿起工具,跟从大王的步伐上山开荒,把三百多亩梯田在两个月的时间里建设完成。

  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又是一个必须完成的任务。为着美好明天而奋斗的使命感,促使他们斗志昂扬,欲与天公试比高。

  汗水一滴一滴洒进脚下的泥土,可人们却丝毫不敢稍作停留,只把手中锄头更加用力的砸进脚下。

  吴军师满头大汗的在田野里跑来跑去,忙碌着指导大家务必要按照大王的规划行动。

  罗曼此时也亲临现场,确保每个人都不敢懈怠误工。

  眼下已经临近雨季,如果不能尽快将埂坎建起,一旦大雨来袭,势必会因雨水的冲刷而造成水土流失,好不容易才修好的梯田也会随之尽损。

  呼延庆带着手下军士混杂在人群中挥舞着锄头,兵士们黝黑的肌肉在阳光下散发出迷人的古铜色彩,绽放着军人特有的魅力。

  罗曼新打制的工兵铲十分实用,即可当铲、又可当镐,同时还兼具撬棍和刀锯的功能,受到了所有人的一致好评。

  呼延庆几乎是在见到工兵铲的第一眼,就不可救药的爱上了这个独门兵器。

  用他的话说,这玩意儿不仅功能齐全,而且还耐磨、防水,永不生锈,实乃战场上必不可少的杀敌利器。

  现在却用它来铲土撬石头,简直就是大材小用,浪费到了极点,实为优秀军人所不齿。

  一再表示,等他回去以后,一定要把这种独特的兵器介绍给指挥使大人,好让他给全军将士们每人都配备一把,以便充实军方实力。

  趁人不注意时,跑过来对着罗曼挤眉弄眼。

  “兄弟,哥哥我这可是公私兼顾。

  既为指挥使大人献上了优秀兵器,又给兄弟你带来一桩大好生意。

  边雄军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到时候要是每人都配备一把工兵铲,你想想,那得让你发多大财。”

  罗曼当然不会领他的情,因为他太了解这个混蛋除非有求于你,否则是绝不会无事献殷勤的。

  果不其然,呼延庆的话音刚落,就见他从背后掏出一把擦得油光锃亮的工兵铲道:

  “小曼,那这把工兵铲,可不可以送给哥哥留个纪念。哥哥回了军营,也好拿着它,去找指挥使大人给你说合说合。”

  罗曼自然不会对一把工兵铲小气,大方的挥一挥手,笑道:

  “你若喜欢,只管拿去。原本这工兵铲,也就是计划要等你们帮完忙后送你们的。”

  听完这话,呼延庆登时没了笑容,之前的得意心情也一扫而光。

  他倒不是不喜欢罗曼把工兵铲送给弟兄们,实在是昨晚上他费尽心思,好不容易才想出这个办法。

  刚才得逞那一刹那还满满的成就感,如今被他一句话就给打的烟消云散,这换谁受得了?

  “我说小曼,你就不能让哥哥我也得逞一次吗?总这么无情的碾压我,有意思吗你?”

  “没意思,可我也没办法呀,是哥哥你非要拿你那幼儿园的智商来撩拨我,我能怎么办?”

  “嘿,这么说,还都是我的不对了?

  算了算了,哥哥也不与你计较了。你只给哥哥解释解释,这幼儿园,他到底是个什么水准?”

  ********

  山下一辆辆的马车,满载着石头从远处逶迤而来。

  这是九叔公联系的第四家石料商,正按约定的时间送货上门。

  修建梯田,重在筑埂,而筑埂又需大量的石料。

  云门山附近虽多山地,但可用筑埂修坎之石料并不多,因此大都需从外地购进。

  九叔公自从揽了这桩买卖以来,就打定了主意要为大王开源节流,绝不让石料商从山寨里多赚走一文钱。

  之前的三家石料商,均已被他智取。

  如今又是故技重施,眼看着伙计们把石头全部卸下了,这才走上前来拍打着地上石头,对走过来准备结账的掌柜说:

  “嗯,好石头呀,掌柜的,这趟可是有劳你了。”

  掌柜的自然是笑脸相迎,拱拱手道:

  “客官哪里话,做我们这行的,风里来、雨里去,无非就是为把货物按着约定的时间送到客官手上,都是分内之事,不敢邀功。”

  “嗯,这位掌柜的,一看便是诚信守约之人,老夫钦佩。不过……我们所用石头,是要送往那里的,”

  九叔公抬手指了指半山腰里有人的地方。

  “还烦请掌柜的吩咐手下伙计,将石料都给运上去,我方好结账。”

  掌柜顺着他的手指向半山腰里望了望,见那边离这里至少有九十丈(三百米)的落差,如何能给他运上去?

  有些不爽道:

  “客官,之前您跟我们定契约的时候,可没这么说啊!再说山这么高,石头又都这么沉,就我们几个伙计,如何能给你都运上山去?”

  “那可如何是好,你把石头都卸在这里,又不给我往上搬,总不能叫我一个老头子一块块的自己往上搬吧?

  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

  “老丈,您这话可就不对了。

  我们卖石料没有十年、也有九年了,向您这样的穷山僻壤,我们也都是到过的。

  可还从来没有哪一位客官,非逼着我们把石头运上去才给结算。您……您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嘿嘿,那是你之前没遇到老夫,不然早有了。”

  掌柜见这老头不讲道理,心中恼怒,但生意场上最讲和气生财的道理,只好憋着火道:

  “老丈,我说不过您。这样,这石头还是那句老话,我给您运不上去,不过今日算我倒霉。这二十车石头,我给您按九折结算,如何?”

  九叔公捻着胡须微微一笑。

  “我是要用石头,又不是要讹你钱,要你便宜作甚?

  你手下这么多伙计,总比我一个老头子有气力吧。你若不给运上去,不说二十车石头,就是两百车,对我又有何用?”

  说到这里登时变了脸色,手一挥背转身道:

  “你若执意不肯为我运上山去,那便请回吧,我只好另找商家了。”

  掌柜见他态度十分决绝,也恼了起来。

  “我说,客官,我这大老远的,又是搬上、又是搬下,纵然车马劳顿全不算,那伙计们跑这趟都不容易吧。

  都是些养家糊口的人,您这么做,不是诚心要让他们回去遭老婆骂吗?

  这样,我也全当是花钱买个教训。这石头我也不赚了,八折,八折您拿去!”

  九叔公转过身来笑了笑。

  “你就是不要钱,我搬不上去他也没用啊!不行不行,你还是都拉回去吧。”

  “哎,你这位客官,你这不是纯心为难人吗?这么重的石头,你让我们如何给你运上那么高的山去!

  不行,今日你要不给个说法,我们便都不走了。”

  掌柜一张圆脸涨得通红,赌气一屁股坐到石头上,索性不走了。

  九叔公抬头又看了看山。

  “这山他也不高吧,你们都是些身强力壮的小伙子,怎么就运不上去呢?”

  “说的轻巧,不用你运!不信你运个试试,你若是能运上去,这、这二十车石头,我便都送给你,一文钱不要!”

  见计得逞,九叔公立即换了面皮,认真道:

  “此话当真?我若真能运上去,这二十车石头,你就全都白送我?”

  掌柜见他表情认真,狐疑的看了看身后的大山,一拍大腿道:

  “算话!你若能运上去,我便都送你!”

  “好!哈哈哈哈。”

  九叔公狂笑着撸起袖口向树林中走去,众人见他走到一棵树前解开系在树干上的绳索,随后便听到山中传来一阵尖锐的嘎吱声,半山腰里一个巨大的钩子沿着空中的钢绳滑了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