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 有孙不孝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2166 2019.06.10 11:05

  (求收藏、求推荐)

  辛亮儿晦暗的眼睛顿时就变得精光闪闪,绝处逢生的感觉让他激动的不能自已。

  只是眼神在扫向九叔公的时候,里面充满了无限的鄙夷。

  九叔公不愧是个明事理、识大体的老前辈。

  在明知被大王算计了的情况下,依然能够毅然决然的选择牺牲自己、保全大王,用不要脸来横扫生命中的一切牛鬼蛇神。

  “亮儿兄弟,别怪叔公说你两句,你这孩子就是心太重了。

  我只是奉命去叫你来斗地主,你自个儿就一通乱想的吓唬自己。

  大王早已视山寨里的人为一家,又哪有去自相残害的道理?再说啦,你爷爷的爷爷是地主,与你何干?

  今日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叔公,那就赶紧过来入座。你我二人好好陪大王玩几把斗地主才是正经,只管杵在那里做什么?”

  话既然都说到了这个份上,辛亮儿也就再没了脾气。

  乖乖的入座,准备和大王一起玩这个不知什么玩意的斗地主。

  罗曼觉得学游泳最快的办法,就是先把学生推进游泳池里,然后再教他们如何在水中自救。

  因此他只在将斗地主的游戏规则讲过一遍后,就催促着二人赶紧下场实战。

  九叔公和辛亮儿非常不满大王现在就要开始赢钱的提议,认为这种行径无异于无耻的趁火打劫。

  不过在罗曼提出了只脱衣服不输钱的想法后,九叔公立马就变得热情高涨起来,辛亮儿也觉得可以接受。

  为了不打消二人的积极性,以方便日后细水长流的折磨他们。

  罗曼并没有一开始就急着痛下杀手,而是让他们各自都保持着一定的胜负输赢,以此来提高他二人的打牌乐趣。

  在经过了几个时辰的厮杀后,九叔公和辛亮儿现在已经基本掌握了游戏的规则。

  脱衣服也从之前的扭捏羞涩,变的豪放不羁。而且还会在对方准备脱衣服之前,创造性的摸着下巴淫笑两声。

  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子时。

  罗曼这会儿已经困得快要睁不开了眼睛,睡意十分浓厚。

  可他那句“今日就到此为止,大家明日再来玩”的话刚一出口,立刻就遭到了二人的严正抗议。

  “大王,之前是谁大晚上的不睡觉,非要叫我等来陪他斗地主的?

  噢,这会儿大王您发困了,就要赶我们走,天下哪有这般道理?”

  辛亮儿一脸的欠揍模样。

  九叔公也连忙附和:“曼儿,倒不是叔公不向着你,亮儿这话说的在理啊!”

  算了,这就叫请神容易送神难。

  看来如果不将这两个淫棍的底裤扒掉,今天怕是睡不成了。

  “那说好了啊,从现在开始,赢了的可就不许再穿衣服了!”

  罗曼重新制定好了游戏规则。

  二人连忙点头同意。

  九叔公兴奋的把拐棍挂在了脖子上,蹲在椅子上一副刚吸过了精神鸦片的焕发模样,眼睛瞪得斗大。

  一边摸着手里的牌,一边注目着桌上那张翻过来的花牌,看它究竟会花落谁家。

  玩了一个晚上了,直到现在他还没有当过一回地主,这让九叔公感到非常的失望。

  就像后世商家都对产品广告拥有最后的解释权一样,罗曼很快就利用自己的最终游戏解释权,让他二人脱得只剩了一条兜裆布。

  原以为他二人会见好就收。

  没想到九叔公却表现出了一种不输得倾家荡产决不罢休的赌神气概,非要再战一局。

  无奈。

  那就只好把九叔公的最后一块遮羞布也给摘了。

  辛亮儿幸运的穿着兜裆布捂着脸跑了。

  当九叔公拄着拐棍腆着脸,光溜溜的站在地上请求罗曼将衣服还给他,好让他这个老同志体面回家时。

  已经钻进被窝里睡下的罗曼,头也不回的拒绝了他。

  “愿赌服输这是自古不易的道理,叔公又何能例外?

  您放心,明日一早,我定会让小瘦子把衣服给您早早送去,绝不会让您光着身子出门见人的。”

  九叔公情知理屈,又见大王态度决然。

  无奈的叹了口气,就伸出头去查看外面的状况,准备回家。

  脑袋夹在门缝里看了足足半个时辰,再三确定了没有人影。这才昂首挺胸、大骂着有孙不孝的话,光着屁股一溜烟的跑了。

  雄鸡还没有唱出清晨里的第一声鸡鸣,吴军师就领着工匠们像群贼一样的摸进了议事厅里。

  昨日打造的扑克牌大王非常的喜欢,今日还有一副一百三十六张的麻将牌需要赶工制作。

  大王的呕心之作非常的具有艺术感染力。

  至少在吴军师的皮鞭下,工匠们就表现出了一种宁愿牺牲睡眠,也要将麻将牌尽快制好的狂热心情。

  比鸡还起得早的工匠们借着晨光,哈欠连天的开始在竹块上雕鸟刻字。

  吴军师无精打采的靠在门扇上,神色黯然的望着远处的寨门发呆。

  今日已是大王给出的最后一天期限了,可派出去打听茶商消息的探马却至今还没传来任何的消息。

  要知道,这可是大王登基以来交给自己的第一件差事啊!

  如果这头一件事就办砸了,那大王究竟会如何看待自己的办事能力?

  想到这里,吴军师就感觉无比的焦虑……

  太阳照常升起。

  远山上一只不知什么鸡站在山头装模作样的嚎了一嗓子,这让山寨里刚准备出来打鸣的公鸡感到非常的愤怒。

  仰着脖子衡量了一番远处那只雄壮的不知什么鸡,就自惭形秽的返回窝里,继续欺负它的母鸡们去了。

  九叔公因昨夜回家的路上,不幸被两个起夜的妇人撞见了他的赤子情怀。

  今天实在没脸出门了,干脆就躲在家里装病。

  刚对天咒骂完那万恶的扑克牌真不是个好东西,翻了个身就开始琢磨自己昨夜打牌中的几处失误,并信誓旦旦地说今晚一定要报仇雪恨。

  七斤老太正对着木盆里的一汪清水往脑袋上插花。

  昨夜九叔公的闯入再次点燃了她对爱情的渴望,这么多年来的守寡生涯本已让她心如死水,可昨晚上九叔公的狂野实在令人难以抗拒。

  插完了头花就开始打胭脂,火红色的花瓣捣碎了往脸上使劲的蹭,其余的就都抹在了嘴唇上。

  木盆里已经倒映出了残阳如血的面容,又对着水中的倒影练习了两回抛媚眼,感觉已经达到夺人魂魄的境界了,这才满意的推门而出,准备去九叔公家里坐坐。

  顺便问问他,到底打算怎样对昨夜的事负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