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2章 求人打劫的商户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2635 2019.07.17 20:00

  虎妞真的感觉自己要被大王赶下山了。

  因为自从她将大王捉回来的野猪和自己的花花成功配种后,它们就生下了一群可爱的小猪崽。

  不过,这群小猪崽虽然饭量不小,可它们就是怎么也长不胖。眼看好几个月都过去了,它们现在的体型还没有自己肥硕,这让虎妞感到万分焦急。

  她曾经试探着去向大王询问,可大王却说:

  “不要跟我说这些,我只记得你曾在这里许下誓言。如果不能把这些猪养到比你还胖的话,那么就准备下山回家吧。”

  虎妞含着眼泪跑了出来,坐在小坡上看着西边天空美丽的夕阳,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辛亮儿手里扬着一根小竹棍走了过来,坐到她的身边看着她。

  “怎么了,虎妞妹子,还在为猪的事发愁吗?”

  虎妞长叹口气,难为情的点了点头。

  “亮儿哥,我来山寨马上就要满三个月了,可是那些猪却……唉,看来我马上就要被赶下山了。”

  “喔……其实倒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

  听到辛亮儿说他有办法,虎妞的眼睛里登时放出了迷人光芒,充满希望的看着他。

  “亮儿哥,这、这么说……你真的有办法让……让小猪们吃胖?”

  辛亮儿偏过头望着她,而后狡黠的摇了摇头。

  “不是,我没办法让小猪们吃胖。”

  看到虎妞眼睛里的神采登时就要消散,辛亮儿眨了一下眼睛小声对虎妞说道:

  “不过,我有办法让你比小猪们瘦了。”

  虎妞忽闪着眼睛,仿佛没有听明白他的话,随即黯淡了下来,低头揉捏着自己的衣角。

  “亮儿哥,你又拿我取笑了。你知道,我、我……”

  “谁说你不可以瘦下来?只要你按我给你安排的作息表坚持一段时间,我保证你肯定会瘦下来的。”

  “作……息……表?那是什么东西啊,亮儿哥?”

  “啊……这个……”

  辛亮儿挠了挠头,其实他现在也没完全弄明白这个“表”该如何解释给她听。只好伸手从怀里把大王给他的那张表掏出来打开,伸到虎妞的面前,直接给她以最形象的解释。

  “喏,就是这个样子啦。”

  虎妞在衣服上擦了擦手,小心翼翼的用手指捏过辛亮儿手中的纸,看到上面用几条横竖交叉的线画出很多框框。

  框框里面又按照日期和早中晚的时间,排列出了很多内容。

  “减—肥—计—划—表……卯时三刻……绕山跑五圈……辰时……吃早饭……午时……什么,就只给吃一碗米饭,这还让不让人活啦?

  啊,为什么晚上就只许喝一碗稀饭嘛,这也太残忍了吧!亮儿哥,你这样的安排是不是有些太不近人情了,你知道我平时都是——”

  辛亮儿郑重其事的板下面孔,问道:

  “你到底还想不想留在山寨了?”

  虎妞噘着嘴委屈的点了点头。

  “那就照这张表上的安排执行,否则——你就等着被赶下山吧!”

  “啊?呃……那好吧,我从明天开始按计划执行就是了……”

  辛亮儿气恼的抽过虎妞手里的表格。

  “什么从明天?从今天就开始!”

  “啊?”

  虎妞看着辛亮儿头也不回的走了,气得直跺脚。

  “凭什么吗?我还计划今晚好好大吃一顿告别以前呢!”

  ********

  张大彪今天很苦恼。

  自己手下的七八个保安被几位大婶挠的遍体鳞伤也就算了,今日山寨外面竟然也来了一群人疯狂的挑衅自己。

  “哎,里面的山贼给我听着!我乃乳源县里的最大商户,家财不下万贯,今日特从你地经过,有种你出来劫我啊!”

  这边的话音刚落,那边就又有一个声音迫不及待的喊了出来。

  “不下万贯也好意思让人家劫你?哨塔上那个肥头大耳的胖子听了,我乃广州最大的正店掌柜,名下财产房屋不下百间,良田至少千顷以上,家中银钱更是堆得放也放不下,串钱的绳子早就因为腐朽而霉烂,你若绑了我,好处多多……”

  “哈哈哈哈,都是一群爱吹牛的货色!你们家财再多,我只问你们今日究竟带来了多少?嘿嘿,我今日可是带来了这么多。里面的山贼,你们还是劫我更加划算啊,哈哈哈哈!”

  张大彪听那个酒商竟敢叫自己“肥头大耳的胖子”,气的差点从哨塔上跳下去和他拼命。

  心里想不明白,这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怎么这群富商就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公然跑到我云门寨外来肆无忌惮的挑衅?

  听他们一口一个山贼的,按理说应该知道山寨的底细,可怎么就都上赶着在外面炫富呢?

  奶奶的,这世道到底是怎么了?为何自己明明是个山贼,却偏偏被这群弱势群体逼出了一种憋屈的感觉?

  再看看门外那几位,一个个仰着脖子在大叫,从他们幸福洋溢的表情上,哪里看的出半点要被打劫的痛苦?

  当山贼当到这个份上,应该也算是前无古人了。

  跌足长叹一声,急忙回去请大王出来处置。

  罗曼在里面早就听到了外面在吵吵嚷嚷,这会儿正背着手往出走,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路上正好碰见慌里慌张来报信的张大彪,撞了他个满怀,不喜道:

  “彪子,干嘛呢,慌里慌张的,成何体统?”

  “大、大王,不好了,您快出去看看吧!今日寨外来了一群人,把我们山寨给包围了。”

  “哦,什么人这么嚣张?”

  “嗨,别提了,都是一些岭南各地的富户。一个个拉了满车的财货,死乞白赖的要求我们劫他。我也算开了眼了,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听说有人找上门来请求被打劫的。这么奇怪的事,大王,你还是快出去看看吧。”

  “有这要的好事,那你还不快去把钱都拉回来?既然人家都主动要求了,我们还有什么理由拒绝?我说张大彪,你这服务意识是越来越差了呀!”

  二人一路说着走到了寨门口,罗曼爬上哨塔看时,外面的商户们正因为攀比谁更富而吵的不可开交。

  见罗曼站上了哨塔,那些商户们立刻分开了架势,纷纷对着罗曼跪下磕头。

  “哨塔上这位玉树临风的公子想必就是罗寨主了吧?我等听闻那赵蠡,就是因为被您给打劫之后才把生意做得如日中天。如今他也垄断了西陲茶市,一举击败了往日的仇敌范文程。

  我等对此好生钦佩,因此今日特意拉了身家过来,想请您把我们也打劫一次。好让我们的生意也都能有所起色,可别再这么继续亏下去了。”

  “是啊,是啊,罗寨主,求求您就打劫我们一次吧,我们实在是熬不住了呀,再这么亏下去,我们就得拖儿带妻去要饭了!”

  罗曼叫人打开寨门,请他们都进来坐了,吩咐下人们过来奉了茶,与大家一起坐在大树荫下乘凉聊天。

  “呵呵,举手之劳罢了,何劳大家对我如此厚爱?来啊,把各位商户的礼品都收下,着人清点了入库,我再与几位商户好好聊聊。”

  各位商户见罗曼收了他们的财货,一个个乐得喜笑颜开,搓着手道:

  “罗寨主,实不相瞒,几个月前从汴京来了位姓韩的酒商,他也不知是从哪里学了酿酒秘法,那酒酿的醇香无比。所以一经出售,立刻便在广州卖到脱手,把我挤兑的都快要破产了。”

  “呃,罗寨主,我乃福健路一名瓷器商,原本生意做的还不错,谁知近日新来了位西域商人,卖的一手好琉璃,关键是价格还便宜,现在人们都用了他的琉璃器,我这瓷器反倒无人问津了。”

  “嘿嘿,罗寨主,我与他们几个不同。我的生意做的还挺好,就是家里的老婆丑了点,还是个醋坛子,不许我在外面纳妾偷腥。我就是踅摸着……看您能不能把我老婆给变漂亮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