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6章 闹剧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3044 2019.07.25 09:25

  故事很漫长。

  罗曼不确定在这段期间里,他到底睡着了几回。

  不过这实在不能怪他,穆晴柔的故事一直从幼年讲到了现在,时间跨度之大,令人发指。

  她没有表现出与故事内容相匹配的悲伤,而是平淡的像在诉说件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与己无关。

  罗曼想想,很快便明白了其中道理。

  是啊,一个垂髫之年的幼童,亲眼看着自己的父亲被人杀死,那会带给他什么样的心理创伤,没经历过的人很难理解。

  时间转眼已经过去了十年,她也从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成长为了一名如花似玉的妙龄少女。

  往事虽然仍旧如刻刀般划在她的心里难以抹去,但过往的云烟早已使她不再有任何的懦弱与恐惧,只剩一颗无比决绝的心,期待能够早日为父亲报仇雪恨。

  虽然她直到现在也不知道,那个人究竟为何要深夜闯入自己家中,将一向慈爱的父亲残忍杀害。

  但她坚信父亲一定是个死于无辜的好官,不然全象州的民众也不会那样爱戴他。

  当时宜州知府刘永规用残酷手段驾驭部下,有个军校利用部众对刘永规的怨恨,就刺杀他发动叛乱,攻陷柳城县,包围象州。

  父亲时任象州知州,面对如此突发事件只能紧闭城门、坚守象州,等待援军早日来救。

  八百里鸿翎急使连夜飞马报京,朝廷急派广南安抚使曹利用领兵平叛。只是不等援军将至,父亲却倒在了血泊里……

  象州随即城破,大量叛军涌入城内烧杀抢掠,象州顿时变成了一座地狱之城,妻离子散、哀鸿遍野。

  朝廷平叛大军新到,正欲杀一儆百、以振士气,父亲恰逢其时的死自然成为将军立威的替罪羔羊,被罗织一个“私交叛匪、畏罪自杀”的罪名,剥夺官职、暴尸三日,家人永远流放岭南,终身不得返乡。

  穆晴柔母亲早亡,父亲又不幸突然遭此变故,只留她一人孤苦伶仃,日子过得十分艰难。

  穆晴柔长大后,也曾几次三番前往官府伸张正义,以求他们能够缉拿真凶,还父亲一个公道。怎奈父亲早已被贴上钦犯之名,官府将她训斥一顿后乱棍打出。

  无奈之下,穆晴柔只好求诸法外,许诺事成之后用身相许,以此招揽江湖人士为己伸冤。

  于是就有了之前裘铁山迎娶她上山一幕……

  罗曼长叹一声,终于听完了这个漫长而又悲催的故事。

  “你这样未免也太不理智了吧?那万一要是仇没报了,却被坏人……咳咳,我是说,你这样实在太冒险了。”

  “哼,”穆晴柔似在为自己的无奈抗诉,“这样道理我又如何不懂?所以那日我才跳湖自尽,为的就是不让他们打我主意。

  可除此以外,我还有别的办法吗?

  我只不过是个弱女子,父母早亡、无依无靠,手无缚鸡之力,家无余财可用。既然官府不管,也就只有拿我的容颜去换了……”

  穆晴柔的语音渐至低不可闻,罗曼揉捏着手指问道:

  “其实那日你并不是真的要死……”

  “……”

  “你知道有人会救你,对吧?”

  似被别人戳破了秘密,穆晴柔瞪大眼睛望向罗曼,一时语塞。

  “呵,没关系的,换做是我,也会那样做的。”

  罗曼的直爽让穆晴柔还有些不太适应,毕竟在她所成长的这个时代里,人们之间的交流,还是要讲究一点含蓄蕴藉的……

  罗曼口渴的很,见穆晴柔并无要给自己倒水的打算,只好自行拿起桌上茶壶和水杯自斟自饮起来。

  “那人只是穿着寻常衣服,而且也没有蒙面吗?那他杀了你父亲后,有没有再去拿一些钱或者书信之类的东西?”

  罗曼努力回忆以前看过的警匪片桥段,结合她之前陈述中的疑点,提出几点疑问。

  “嗯……当时我被父亲藏在床榻下,只能够看到那人的脚,直到后来离开时,才看到他的背影。

  他确实只穿着平常服饰,并没有特意掩饰,至于有没有蒙面,我只看到了他的背影,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遮掩面部。

  他在杀死我父亲后,在屋里停留了一会儿方才离去,至于有没有拿走什么东西……我当时很害怕,并没有注意到。”

  “这样啊……那他们当时有没有说过一些话,或者你所看到他的身形,可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

  穆晴柔低头略想了想,然后摇头道:

  “没有,他们说话声音很低,我只听到他们叽里咕噜,好似在说一种我从没听过的语言。

  至于那人的身形,他身体看上去很强壮,个头不高,别的……倒也没什么。”

  罗曼觉得这样的线索简直就是毫无用处,不说自己连个业余侦探也算不上,即便就是把后世的福尔摩斯请来,恐怕也无济于事。

  摆摆手道:“算了,此案还得从长计议,恐非一时能解。”

  想要尽快逃离这个让人头疼的案件,走出几步忽然想起来,回身说道:

  “对了,大王今日派我来,本来还想让我劝你快点嫁给他。不过,我对裘铁山向来没有好感,所以你放心,我是不会把你推向火坑的。

  只是,恕我直言,你也要学会欲擒故纵,别让对方彻底对你失去了信心。

  否则,到时倘若他要真的对你硬来,那我可救不了你。好吧,保重。”

  对穆晴柔拱拱手,罗曼走出房间。

  ********

  罗曼正在向裘铁山汇报自己的工作进展以及穆姑娘的思想状况。

  一个喽啰激动的从门外飞奔而入。

  “大、大王!穆、穆姑娘说、说想请您过去一趟!”

  “噗!”

  罗曼一口茶水喷在地上。

  “啊,你说什么?这是她亲口告诉你的吗?”

  裘铁山顾不得罗曼的失态,急忙询问进来禀报的喽啰。

  小喽啰看了看坐在一旁的罗头领,使劲点点头。

  裘铁山心头被这喜讯撞得怦怦乱跳,在地上不停踱步走来走去,背负双手大赞罗曼。

  “好啊,大佑,还真有你的!这个小娘子之前还不愿见本王,你不过才刚过去了一趟,她竟然就主动邀请本王过去。哈哈,大佑啊,你功不可没呀!

  不行,我得赶紧收拾收拾,别让我这一身臭汗,回头再扰了小娘子的兴致。来人啊,赶紧服侍本王沐浴更衣!”

  罗曼满脸堆笑向裘铁山道喜,心里却在不停抱怨穆晴柔。

  “你也太听我的话了吧?我是让你适时的扔给裘铁山点甜头,也没让你这么快啊……”

  看到两个小喽啰已经抬着热水走了进来,罗曼急忙向裘铁山告退而出。

  路上一直为此事担心不已,只怕那裘铁山万一要是在美人面前控制不住自己的兽性,以他那身大块头,要是真想做出点什么出格的事来……

  脑子里不断搜索良策,智商终于在巨大的压力下瞬间爆表,一拍脑门道:“有了!”径直往铁姑娘的住处走去。

  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屋外就传来了喽啰们奔走相告的报警声。

  “不好了,不好了,大王和铁姑娘打起来了!各位头领赶紧过去看看呀,大王和铁姑娘打起来了!”

  罗曼在屋里听到后不由满意的轻笑出声,故意磨蹭一阵后,才假装慌里慌张往穆晴柔处跑去。

  过去时屋外早已挤得人山人海,屋里不断有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嗖嗖向外飞行。

  罗曼踮脚穿过人群向屋里看去,只见裘铁山围着铁姑娘在一张圆桌前不停转圈,一会儿哄一会儿吼的让他赶紧住手。

  铁姑娘丝毫不理他的劝阻,疯狂大吼着不断找来手下东西往外砸去,急的裘铁山一会儿一个“姑奶奶,求你快别扔了!”的叫唤。

  穆晴柔抱怀躲在角落里,全身被吓得战栗不止,嘴巴里还在不停埋怨裘铁山。

  “你若不想帮我报仇,现在就放我下山去,我自会再找别人商量,你又何苦让他来这样糟贱我!呜呜呜呜……”

  裘铁山急得满头大汗,抬眼忽然在人群里发现了大救星罗曼,表情霎时变得大喜,急忙吆喝着让他过来帮忙。

  “哎呀,大佑,你还愣在那儿干什么?还不赶紧过来看看呀,都快打出人命了!

  哎呀,我的小娘子,你就赶紧先出去吧,别跟他一个二百五在这里一般见识!如果再让他不小心把你给伤着了,可叫我、可叫我肝都要碎了呀!”

  “这是我的家,凭什么让我出去?要出去也该他出去!不行,今天我就是死,也要死在这个屋里!呜呜……”

  “什么,二百五?好啊,裘铁山,昨天刚从大佑那学会了这个新词,今天就用到我身上了?

  不行,今天你必须给我说清楚了,到底谁是二百五。难道我拿那样的真心对你还不够,就换来你对我如此的、如此的……呜呜,我也不活了,我跟你拼了!”

  场面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罗曼从人群里好不容易挤了进来,左躲右闪避开屋里不断飞来的东西,隔窗喊道:

  “大王,如今之计,就只有请您赶紧带铁姑娘先离开这里,方能平息这场闹剧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