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2章 出差补助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3046 2019.07.22 20:00

  关于罗曼对狄青的崇拜,其实一直可以追溯到九百八十年后的2002年。

  那时罗曼刚上大学,对历史由来已久的喜爱让他在那个夏天第一次读到了狄青的故事。

  少年因罪黥面入军,而后易帜而战、夜袭昆仑关……一路军功升至北宋武将的最高职位——枢密使,简直就是那个时代屌丝逆袭的成功典范。

  只是他不幸生在了一个武将陨落的时代,最后只能在文臣与皇帝的不断猜疑中郁郁而终,结束了自己伟大而悲催的一生。

  但对于狄青还有这样一段落草为寇的经历,罗曼却是着实不知。

  况且史书记载,狄青乃是汾阳人也(今山西),又怎么会跑到岭南来?

  也许世界本就如此,在历史的真相与史书的记载间,永远都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距离。

  罗曼不去多想,急忙拉着狄青的手请他进来。

  狄青坐在罗曼的木床上,仰起脖子大大灌口酒入肚,然后将酒坛递到罗曼面前。

  “上回你救了我,我还没来得及向你道谢呢。”

  罗曼接过酒坛满饮一口,将酒坛递还回去。

  “你不也救了我一命吗,抵平了。”

  “其实你不叫罗大佑,对吧?”

  也不等罗曼证实,狄青轻笑一声,自顾自又喝了口酒。

  “咳咳……你因何这样问?”

  罗曼听了大吃一惊,刚喝进去的酒差点吐出来,呛得喉咙里不停咳嗽。

  “呵,直觉而已……”

  你又不是女人,哪来这么多第六感,罗曼腹诽。

  “那日你也是代人受过吧?”

  罗曼双手交叠的枕在脑后,向后靠进椅子里,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这回轮到狄青吃惊了,他抱起酒坛冲罗曼眨了眨眼睛,有些好奇道:

  “你怎么知道?”

  罗曼当然不会告诉他这全得益于史书的记载,自己非但知道他的过去,而且还能预知他的未来,故作神秘道:

  “直觉而已……”

  二人相视,哈哈大笑。

  “你这个年龄,如此喝酒,不怕伤身?”

  罗曼发现狄青其实也比自己大不了几岁,最多不过十六七的样子,想到后世对未成年人的禁酒令,随口问他。

  “如果喝酒可以浇愁,那就不会伤身了。”

  小小年纪能有什么忧愁,后世像他这么大的孩子,最忧愁的恐怕就是读书和早恋了。

  对此罗曼不禁有些好奇,追问道:

  “你是有美人而不可得呢,还是有壮志而未酬?”

  这话倒像无意中说到了狄青的心坎上,他沉默不语的抱起酒坛,又是咕咕一通狂饮。而后站起身,也不告别就走了出去。

  “真是一个有趣而又奇怪的人啊……”

  罗曼站在门口目送他的身影摇摇晃晃离去,心里畅想着总有一天要收了这个北宋第一名将,还他一个应得的结局。

  直到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罗曼反身回到屋里继续忙碌刚才的事情。

  ********

  没过几天时间,范文程果然来了。

  迫不及待的见过了裘铁山,一阵假意的寒暄过后,就问他为什么直到现在还没有向云门寨动手?

  铁狐狸裘铁山坐在大王椅里一副不以为然的神情,慢慢品尝着手里的茶水,不慌不忙道:

  “文程兄弟啊,其实我和你是一样着急啊,可弟兄们都不愿意去,我又有什么办法?”

  范文程听他话里有话,放下手中茶杯,皱眉问道:

  “裘老哥,有什么话您可直说。你我之间打交道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没有什么事是不好说的。兄弟我现在心乱如麻,可实在没兴致和哥哥你玩这种打哑谜的游戏,还请哥哥有话明言。”

  “咳咳。”

  裘铁山被戳中了心事的咳嗽两声,叹了口气,有些难为情的拨弄着手中的杯盖。

  “嗨,那就直说了吧,兄弟们都嫌你给的钱少,现在没人愿意去干这出力不讨好的事情。

  我的情况你也知道,虽说是个山大王,看起来好像风光无限,可号令手下一向凭的都是真金白银。没有了这个,还有谁肯听我的话?

  近来山寨里的日子不太宽裕,这你大概也看出来了。弟兄们眼看没有快活日子过了,哪还再有心情去帮别人做事?

  范老弟,你是个大气的人,你若手头宽绰,索性就再多拿出几根金条出来。我知你这回也被那罗曼害得不浅,可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虽说你在西市上是受了那么点挫折,但多个三根五根金条的事,还难不倒你。”

  听懂了对方话语里的意思,范文程心中不禁冷笑。

  好你个铁狐狸啊,你这胃口是越来越大了,已经答应了给你五根金条还不够,竟然还要变本加厉来讹我。

  真是表子无情、山匪无义啊!

  我本待你一片真,你却对我只讲钱……真他娘的!

  “裘老哥,我是什么样的人你最清楚,但凡哪回用到裘老哥,又何曾亏待过您和寨里的兄弟?

  如今我在西边遇上些事,这你也都知道,现在却让我如何一下给你拿这么多钱出来?

  裘老哥,你若还念我这个兄弟之情,就请再宽泛我些时日,等到你们灭了那云门寨,我定然如数奉还。”

  “范大官人有难处,我们山寨理应体谅。”

  房间门外突然有个陌生声音传了进来,范文程转眼看时,原来是上回那个被关在牢狱里的罗大佑走进了房间。

  “范大官人。”

  罗曼躬身施礼,见过范文程。

  范文程急忙扶他起来,正在诧异为什么他会擅自走了进来时,听到裘铁山哈哈大笑向他介绍道:

  “哦,对了,差点忘了给你介绍。这位是我们山寨新任的头领罗大佑,专门负责此次与你商谈酬金的事。

  呃,以后这事我就全权交给他处理了,关于酬金的事,从今往后就由他代表我和你谈吧。”

  说完拱手告别,放下茶杯,径直向外走了出去。

  “这……”

  范文程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铁狐狸居然会派一个昔日的阶下囚来和自己谈判?

  站起来想要挽留裘铁山问清此事,却见裘铁山已经大步走出了房间,只留下他和这个叫做罗大佑的小子留在屋里。

  “范大官人,其实你不必出那么多金子的。”

  罗曼一开口,就直指要害,这令对方颇感诧异。

  范文程狐疑的看着地上这个小小少年,不知他此话何意,慢慢坐下身子,并不急着发问,而是先端起茶杯喝了口水。

  “哦?愿闻其详。”

  罗曼昨夜已经按照后世单位里的出差标准做好了补助金额,这会儿神色淡定的从怀中掏出一张表格,推送到范文程前方请他过目。

  “范大官人,之前跟您谈好的那个价钱,我们不会更改的。但是在我们为您办事期间所发生的一些其他费用,理应由您来负担。

  这是我根据龙阳寨与云门寨之间的距离,以及来回路上可能发生的各项费用,制作的一份补助标准,请您过目。”

  “补助标准?”

  范文程还从未听说过有这样的东西,好奇的伸手拿过桌上的纸张,仔细看了起来,只见上面条目清晰的写着:

  一、为更好的完成此项任务,双方自愿签订如下契约。

  ……

  二、任务完成期间,甲方理应按照如下标准支付乙方费用。

  (一)交通补助:每人每日500文;

  (二)餐费补助:每人每日200文;

  (三)若发生特殊情况,导致乙方办事人员当日不能回寨,甲方理应给予乙方办事人员住宿补助,按照市价,每人每夜800文;

  ……

  虽然未必能看懂这些专业术语,但其中的意思,范文程此时已经大概明了。

  低头沉思片刻,觉得相较于之前铁狐狸说的多加几根金条,这些小钱实在不算什么。只要能把办结期限确定在最短的时间里,倒是一份不错的买卖。

  心里暗中筹算着,笑问罗曼:

  “嗯,这些……呃,补助,倒也还算合理。只是不知,你们需要多久才能完成我所交代的事呢?”

  罗曼嘿嘿笑道:

  “这个还请范大官人放心,我们也都急着想要拿您那几根金条呢。这是我制定的一份任务进度表,请您过目。”

  范文程顺着罗曼的手指往下看,发现在补助标准的下方还加了一个计划完成进度的条目。

  范文程看了看,发现如果按照这个进度,龙阳寨势必会在三个月内完成自己指派的任务,心里默然点头。

  不过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再次跟他确认道:

  “你真能做的了你家大王的主?”

  “刚才大王离开前,不是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吗?这件事就由我来全权代表山寨和您谈判。您若不信,我们现在就可以立下契约。”

  “如此最好!”

  范文程巴不得赶紧将此事坐实,急忙从罗曼手中拿过已经准备好的纸墨,再将契约从头到尾看过一遍,然后在甲方的位置签下了范文程三个大字,并伸手沾上印泥,将大红的指头印重重按在上面。

  契约上乙方的画押处,因为罗曼之前就已找裘铁山签好,所以现在无须再签。

  范文程此时拿过一份完整的契约,小心吹干上面的墨迹,然后将契约叠好踹进了衣袖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