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 耗子给猫当三陪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2257 2019.06.08 20:05

  韩平奇怪的看着大王。

  如果说之前他还将大王的话当做玩笑童言,那么此刻他已经完全将其奉之为圭臬了。

  急忙换了个杯盏在手,撒一些茶叶进去,用沸水冲泡。

  汤色绿润,香高持久。

  嘶!

  韩平迫不及待地吸了一口。

  从未感受过的鲜爽口感令他顿时激动的老泪横流。

  “真乃人间仙露也!

  我韩家世代制茶,多少先辈为此倾尽了毕生心力,可得来之茶不过尔尔。

  大王年纪轻轻,却在抬手一挥间就创此炒茶大法,使茶味从此别开生面,真乃惊世之举!

  我观大王此功不亚陆羽卢仝,当被奉为世之茶神啊!”

  “不敢当,韩伯伯。本神,不是,本王只不过是想起了之前一位狱友所教。

  今天兴致来了,就想着试他一试,也没料到竟会有如此神效啊。

  今日只不过是示范了一下基本的方法,其中还有许多的门道尚未说明。

  如今天色已晚,本王也累了。等明日你来议事厅,本王再把炒茶妙诀细细传授于你。”

  “啊?”

  韩平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种点石成金的技艺,其中到底蕴含了多少惊世之价,他心里明镜也似。

  以前他的先祖不过是取得了一个制茶技术上的小小革新,就让自己一家人整整吃了好几辈的老本,直到现在还生生不息。

  如今大王所创的炒茶大法,这可是在制茶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伟大革新啊!

  如何就能这么随随便便轻易送人?

  罗曼的这种败家行径,明显已经超出了韩平的理解范围。

  他只是觉得,这要是换成自己的儿子这么干,一定会被他给活活的抽死。

  “大王,此法可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啊!小老儿何德何能,竟敢受大王如此恩惠?此事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啊!”

  韩平的头和手都快摇成了风火轮。

  俗话说无功不受禄。

  对于这种天上掉下来的金馅饼,韩平还没有那种伸手就要的心安理得。

  罗曼倒很喜欢他的这股子老实劲。

  能够见利而不忘义,就说明此人还值得栽培。

  再说老子如果不将此法传授与你,那等到日后这茶大卖的时候,难不成还真让本王系个围裙亲自去炒啊?

  心中这样想,脸上的笑容却是和煦温暖。

  “韩伯伯,大家早就是一家人了,还何分彼此?

  我把这炒茶之法教授与你,日后还要烦劳你带领大家一起发财致富呢。

  好了,快快起来吧。本王今日也乏了,多余的话就不说了,你明日记得过来就好。”

  劳碌一天的罗曼躺在躺椅上,在韩平感动不已的嚎泣声中,被张大彪带领的保安队直接抬回了卧室。

  韩平不停磕着头,直到目送大王离开,方才作罢。

  随后又转过身对着月亮升起的那个小山包连磕了几个响头,嘴里还嘟嘟哝哝的念念有词。

  他总觉得尸骨未寒的先王,有一天会找上他的门来……

  身体的疲惫很容易催人入眠,罗曼这一晚就睡得很香。

  翌日清晨用过了早饭,罗曼就迫不及待的召集吴军师和九叔公到议事厅里议事。

  九叔公没有来。

  据吴军师说,他老人家昨夜被发现的时候正卡在一条沟里动弹不得,哭的死去活来。

  哎,人活一世,谁又能逃得开个七灾八难的。

  九叔公既逢此不幸,那就让他老人家好好休息几日吧。

  吴军师早上已经听说了昨夜的事,对眼前这个年轻的大王竟能自创炒茶大法,心中也是惶惑不解。

  这个大王到底在狱中经历了什么?

  从刚见他的第一面起,自己就被他用一道奇怪的排列组合题弄的神魂颠倒。

  后来那篇《为弟兄们服务》,更是从此颠覆了他对文章的理解。

  “劳动分工”的理念看似简单,实则也是蕴含着无穷奥妙。现在山寨里的一切事务,就都在遵循着这一原则而有条不紊的运转。

  可大王是晋阳人氏啊!

  茶性喜暖,大多生长在长江以南的地区。

  即便江北有一些地方产茶,那也是在秦岭淮河以南了。

  晋阳并不产茶。

  韩平可是祖祖辈辈做了十五代茶的茶农世家呀!

  他怎么就对大王一次类似胡闹的制茶大法,佩服的五体投地?

  这个大王不寻常呢!

  而不寻常的大王注定就要做不寻常的大事。

  吴军师心怀抱负,能遇此明主自然令他感到欣慰。

  可一想到从此以后的日子,也会随之变得战战兢兢和如履薄冰,他就不由地生出了一种痛并快乐着的奇妙感觉。

  罗曼向吴军师简要说明了自己的想法后,就限他三日之内务必打探清楚周围所有大茶商的情况,语气里不留丝毫商量的余地。

  吴军师自然不敢违拗。

  “大王,在下这就派人前往打探。不过……”

  他顾虑的是这些大茶商往往都有官府的背景。

  而作为这一带家喻户晓的著名山贼,想和有着官府背景的大茶商合作,总给人一种耗子给猫当三陪的感觉。

  “大王,本朝施行的是‘榷茶制’。茶叶都是由官府指定的大茶商买卖,寻常人等是不得私卖的。

  可这些大茶商们……怕是不好找啊。”

  罗曼当然明白吴军师所指。

  无非是怕引火烧身,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让大茶商们私通官府,顺道过来围剿了自己。

  不过罗曼对此倒显得并不在意。

  俗话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这天下的人,就没有和钱过不去的。

  更何况还是他娘的一群商人!

  从罗曼前世里的研究来看,这群大茶商为了发财,私下里夹带走私的事可没有少干,充分证明了他们有钱便是爹的本质。

  而这炒茶大法将会对未来的茶叶市场产生怎样的影响,以他们的精明算计,应该不会意识不到。

  更何况宋朝现在所行的“榷茶制”,范围仅限于江南和东南一带的茶场,对于川峡和广南一带的茶都是听民自买卖的,只是不许出境销售而已。

  再加上“榷茶制”的交引法弊端重重,官府每年都要为买茶、运茶和卖茶而贴上许多费用,茶农们也因此被盘剥的穷困潦倒,倒是把大茶商们一个个赚的腰圆体肥。

  所以到了天圣元年,也就是明年,三司使李谘便会上书仁宗请求推行“贴射法”,允许茶商与茶农直接交易,而政府只坐收茶税净利。

  虽然此法只施行了不到三年便因大茶商的反对而被废止,但没有了官府的专买专卖,三年的时间也足够罗曼赚个盆满钵满了。

  “无妨,你只管照做就是,我心中自有计较。”

  吴军师见大王的话说的成竹在胸,知道他老人家早已运筹帷幄了。

  不敢怠慢,急忙拱手称一声喏,弓着腰退下去安排此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