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6章 刀神再世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2391 2019.06.22 22:00

  张铁匠坐在铁匠铺外支棱着的一块大青石板上,对着面前潺潺流淌的小溪已经发呆了一个早晨。

  狗剩烦恼的站在父亲的身旁,手里捧着一碗米粥围着张铁匠转来转去,想劝他赶快喝掉,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爹,您要再不吃,这粥可就凉了。”

  见父亲并不理他,于是将手中的碗又向前递了一步。

  “爹,您也别心急。要我说,大王所说那样的刀,量是谁也绝不可能制出的,他这分明就是在强人所难。

  我找他说理去,让他还是去找别的铁匠去做吧,省的害您为此饿肚皮。”

  说完转身就要走,张铁匠闻言腾地一声站了起来,急忙将他喊住:

  “你给我回来!小孩家家的,懂什么?

  那大王是何等样高明神武的人,也是你个毛头小子就可以随随便便去品头论足的?

  他既然能说出那样的刀,那就说明这世上绝对可以做出那样的刀,你说做不出,那只能证明是你学艺不精!

  从今往后,你都要给我记好了,大王是对我们爷俩有恩的人,无论他老人家提出的要求看上去有多么的不合情理,我们都只能想办法去完成,而不是在背后埋怨。

  做人得懂感恩!”

  说完扒拉开狗剩手中的碗,径直回到了铁匠铺里。

  狗剩见爹爹少有的对自己发这么大的脾气,心中感到委屈,心想自己也是为他好,况且大王所说那样的刀,昨天议事厅里大伙也都说的明白,那分明就是绝无可能打制出的刀具,真不明白爹爹为何就那样生气。

  见爹爹走进铺子里,又艰难的从地上搬起一块生铁放进了烘炉,急忙跑进去将手中的碗放在案上,用竹盖子盖好。然后蹲在一旁,帮忙拉起了炉旁的风箱。

  罗曼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铁匠铺外,静静地注视着铺里的张铁匠和狗剩忙碌的身影。

  当看到张铁匠将一碗铁矿粉撒进融化了的铁水中不停搅拌时,明白他现在是在炒钢了。

  炒钢其实就是通过不断燃烧去除生铁中碳元素的一个过程,生铁含碳量高且杂质较多,通过这种办法可以有效的释放铁质中的碳,从而炒出含碳量较低的刚来。

  不过由于时代技术的局限性,这年代其实是很难掌握如何控制炒钢过程中的脱碳比例的,因此也就很难炒出中碳钢或高碳钢,而往往更多的是炒出一些低碳钢或熟铁。

  要想得到适合做刀刃的高碳钢材,必须在其后的锻打中不断加入碳粉方可实现,而这一过程往往也多是依靠铁匠师傅自身的经验技艺去掌控,并没有什么固定的品控比例可供参照,因此非但复杂耗时不说,而且品质也很难得到保证。

  罗曼虽然并未有过锻造刀剑的经历,不过在上一世时,他倒是出于对军事的热爱而读了许多有关刀剑锻造的书籍。

  这些书中除了对锻造刀剑的钢铁冶炼技术有过描述外,也对一些世界名刀的锻造工艺进行了详解。

  此时见张铁匠在炒钢,他有些好奇地问道:

  “老张,你这含碳量不好掌握吧?”

  张铁匠抬头往话音传过来的方向看看,见是大王站在外面问话,吓了一跳,急忙扯了扯蹲在地上拉风箱的狗剩站起来帮自己继续搅拌铁水,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迎出铺外。

  “大王,您何时来的,小人竟没看见。快,快请进!”

  说着俯身抽过一条长凳,用袖口将凳子擦过,请大王坐下。

  “回禀大王,小人十三岁时便随师父学艺,对这炒钢之法倒是颇为熟悉,但不知大王所问‘含碳量’一事,是为何意?”

  罗曼这才意识到“含碳量”这个现代术语对于古人而言,确实显得有点高深莫测,于是低头想想,换了个他可以接受的词语表达道:

  “嗯,就是往里面撒铁矿粉,”罗曼一边比划着动作,一边继续说道:

  “你是怎么判断该什么时候往里撒矿粉,每次又该往里撒多少的?”

  张铁匠听了恍然大悟。

  “噢,您说这个呀,不瞒大王,俺老张干这行也几近三十年岁月了,所有手艺都是我师父身身相授、口口相传。

  至于这何时该往铁水里撒矿粉,又以何量为标准,这些都是经验所致,并无一定之规矩可守。

  您若真要让我说出个其中道理来,还请大王恕罪,俺老张实在并非有意欺瞒,着实是我也不知道啊,呵呵。”

  “据我所知,能不能炼出好钢来,这道工序十分要紧。撒的矿粉太多或是燃烧过剩,都会影响品质,得不到好钢的。”

  鉴于铁匠铺里的嘈杂声音较大,罗曼不自觉的将嗓门也提高了一些。

  张铁匠仔细听完罗曼的话,赞赏的把头点点。

  “大王说的极是,其实这一锅铁水,能炼出好钢的可能性十无一二、十分不易。

  纵使偶然得之,那也只是全凭运气罢了,并无一定成法可循,不过炼熟铁反倒较为易得。”

  罗曼拉着张铁匠走到铁匠铺外,里面的声音实在是太吵了。

  “老张,这样吧,你可先将部分生铁炼成熟铁,然后再将生铁与熟铁按一定之比例熔炼,这样或许可以提高炼出好刚的成功率。

  至于应以何种比例熔炼二者,这就需要你去不断的试验和总结了。你可将每次的调配比例都让狗剩记下来,然后比较看哪种情况下炼出的钢最好,以后就照此配比,这样非但可以提高钢的品质,也可实现大规模的量产了。”

  张铁匠是有着三十几年从业经历的铁匠,对于大王罗曼所说的办法,自然一听就懂,稍作思忖后,向着罗曼重重点头道:

  “此法倒不失为一种可行之法,不知大王是从何处得知?我虽之前从未听我师父说过,但只凭我多年经验,也能感觉此法之玄妙。

  大王放心,老张与狗剩不敢稍有懈怠,从即日起便日夜尝试,争取尽快找出一种最为优胜的配比来!”

  罗曼拍拍张铁匠的肩膀笑道:

  “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老张,加油干吧,若是实验成功,本王给你父子二人庆功。

  顺便说一句,您是铁匠出身,应该听过綦毋怀文这个名字吧,他以精钢作刃口、熟铁作刀背,方制成了绝世宝刀。

  你昨日所献之刀,通身都用好钢打制,锋利有余、但韧性不足,所以才会被张大彪的佩刀崩卷了刃口。

  此番不妨学学綦毋怀文,也来他个因地制宜。

  把好钢用在刀刃上,其他部位应该选用与其所承担的责任相匹的材料,未必就是全用好钢才好。

  同时注意刀刃的形状与开角,尽量将刀的锋利与韧性完美结合,这样方能制出真正的好刀来。”

  罗曼说完有鼓励的拍了拍老张的肩膀,然后才笑着离开了。

  看着大王渐渐远去的背影,过了好一阵,张铁匠才终于从默然深思中恍然惊醒,对着大王离去的身影俯身拜倒。

  “大王,您……您简直就是刀神再世啊!这……这您到底又是如何知晓这些道理的?我老张从业三十余年,今日方知自己有如井底之蛙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