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5章 只捡最贵的上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2146 2019.07.09 12:52

  诸位石料商此刻心情已经渐渐平复。

  看着台上的表演,端起身前茶杯慢慢啜饮。

  茶水下了肚,嘴中却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回荡。

  “这茶……”

  众人不由狐疑的彼此望去,只见大家此时脸上都是一副惊奇与悔恨的表情,随后便是嫉妒的目光射向掌柜。

  “竟让他逮了这么大一个便宜……”

  ……

  六婶站在台上,将一把切菜片刀舞的妙到毫巅。

  “这叫腰斩萝卜!”

  话音落处,六婶轻轻抛起一根萝卜,然后反手刀刃向上,只听一声脆响,萝卜沿着刀刃破成两半,掉在地上。

  随后放下手中片刀,又捡起一把三寸长的水果刀,顺手捞过一个苹果哧哧几下削掉果皮。

  “此乃凌迟苹果!”

  这些血腥的名词实在令人联想丰富,众人不知是心里想到了什么画面,一个个脸都皱成了褶子。

  “挫骨扬灰!”

  不等大家回过神来,六婶手里早已换作一把砍骨刀,噔噔蹬几下,将一条猪排砍成数段。

  石料商们见她手起刀落十分轻松,知道这套刀具必然不俗,只是想想刚才她表演的那几个场景,心中不由怛然恐惧。

  伯伦楼里的厨子李大嘴,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台下。

  他平时总是忙得不可开交,今日却一直闲到中午都不见前厅点菜。心中犹疑,于是便出来看看。

  谁知一出前厅,就看见一位三十岁上下的貌美女子在台上舞刀。

  他已经做了将近二十年的厨子,这刀具的好坏,他在落目间便可立辨优劣。

  今日见这女子几个表演下来,心中不由也为这套刀具叫了声好。

  由于职业的影响,他平日里基本都是与刀为伴,因此爱刀如命也就不足为奇。

  如今见这套刀具锋利无比,刀身闪着奇幻的寒光,那把砍骨刀更是一反常态,看上去极为轻盈好使,心下不由爱慕。

  兼之这套刀具种类齐全,竟包含了砍骨刀、切片刀、果皮刀和剪刀以及磨刀棒,另外还配刀座一个,不仅将大厨所用刀处全部覆盖,而且收纳方便、使用便捷,实在就是一位大厨烹饪料理的必备良器。

  心有所动,却又无奈囊中羞涩,只好强忍着欲望等待商家公布价格。

  六婶介绍完刀具之后,便下台落座。

  罗曼再次登临舞台,手中捧着这套刀具道:

  “这套刀具,刚才大家也都见识过了,他的好处,想必大家也已心下了然,我就不多说了。

  好,下面开始竞拍,起价三百贯。”

  虽然诸位商户被之前那些“腰斩”、“凌迟”的词语弄的心有不爽,不过考虑到此刀还有点收藏价值,再不济也可倒手再卖个好价钱,所以倒也有人出来喊价。

  “三百五十贯。”

  “三百五十一贯。”

  “四百贯。”

  “四百贯一次。”

  “四百贯两次。”

  “我出五百贯。”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厨子站在地上举着手里的长勺喊道。

  “李大嘴,你疯了?你哪来那么多钱?”

  店掌柜见自家的厨子居然狮子大开口,一口价出了五百贯,大为惊讶。

  “掌柜的,我在您这儿干了这些年,多少总有点积蓄。不过我现在只攒了三百贯,其余的……还请掌柜的您先借给我,等日后再从我每月的月钱里扣还就是。”

  “我说李大嘴,你那三百贯,不是准备给你儿子攒下娶媳妇的吗?你这会儿全拿出来买了这套刀,以后的日子不过啦?”

  李大嘴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嘿嘿傻笑道:

  “我儿子不是还小嘛,我先拿出来买了刀,等日后赚了钱,再给他娶媳妇也不迟。

  再说这刀,掌柜的您不懂,这实在是套好刀呀!我们做厨子的,其实就和冲锋陷阵的将军差不多,也得有个趁手兵刃才成。

  这个价虽然贵,不过我觉得值!”

  店掌柜见他心意决绝,也不好再劝,只跺了跺脚说:

  “你执意要买,我也不拦你,可我从哪给你弄这两百贯去?”

  罗曼见店掌柜吝啬不肯为他花钱,笑着过来拍拍李大嘴的肩膀。

  “大嘴师傅,你情愿贷款也要买这套刀,说明你是个懂刀之人,也是你与这套刀有缘。

  这样,你就先给我三百贯。剩下的两百贯,等你日后拿此刀赚了钱,再来还我,如何?”

  李大嘴先听到店掌柜不肯借钱给他,本已绝望。如今听罗曼如此说,登时心头一亮,感激的给他跪下磕头道:

  “罗寨主大恩大德,让李大嘴不知该如何相报。您放心,等小人日后攒够了钱,定然如数奉还!”

  说完又磕了几个头。

  罗曼急忙将他扶起,表示信任的颔首拍拍他的胳膊,然后转身向大伙宣布,今日拍卖会到此结束。

  九叔公急忙站了出来,冲着站起的人群里还在抱着滑轮组不停爱抚的石二狗子叫道:

  “石二狗,你今天逮了这么大的便宜,难不成要让大家都饿着肚子回去不成!”

  石二狗子楞了一下,随后哈哈笑道:

  “多亏老人家提醒,不然差点把正事给忘了。

  各位兄弟,今天我石二狗子走运,有幸买下了滑轮组这么一个宝贝。得罪之处,还望各位同行海涵。

  今日就都别回了,就让我石某人做东,请大家喝几杯薄酒聊表谢意,如何?”

  有饭吃大家当然乐意,于是顺水推舟都坐了下来,准备在这曲江闻名的餐界泰斗——伯伦楼里,好好白吃一顿。

  九叔公走到李大嘴身边,小声道:

  “只捡你们伯伦楼里最贵的上便是,石二狗子不缺钱。”

  李大嘴使劲点点头,抹了把鼻子便抱着刀具走向后厨。

  九叔公与店掌柜相视一笑,心有灵犀的把头点点。

  石料商们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出气的地方,纷纷化悲痛为饭量,把伯伦楼里吃了个底朝天,害得李大嘴中间还跑出去买了两回菜。

  石二狗子知道自己今天这么个破费法,今晚回去是肯定少不了老婆一顿毒打了,于是也就抱了破罐子破摔的想法,先吃饱喝足了再说,宁死也不做饿死鬼。

  罗曼坐在后堂里看着地上堆得满满的铜钱,不禁露出了满意笑容。

  心想自己在这大宋朝里的第一次拍卖会,倒是举办的有声有色,以后不妨从山寨里找个专人出来,专门负责此生意的继续经营。

  外面的太阳红彤彤的透过窗格照射进来,罗曼吃饱喝足后,在店掌柜的殷勤照顾下,沉沉睡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