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5章 穆晴柔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2664 2019.07.24 20:00

  事情果然如同罗曼料想的那样。

  在鳄鱼法则的支配下,范文程最终还是极不情愿的又扔下根金条,然后在气急败坏中离开了龙阳寨。

  有了钱的龙阳寨,日子很快便又回到了“出差——领补助——再出差——再领补助”的轨道上,生活乐无边。

  罗曼很喜欢这种死于安乐的节奏。

  为了营造一个更加舒适无比的山寨环境,罗曼除了每天源源不断为大家提供各色各样的美食外,还不断挖掘出各种各样的休闲娱乐活动,帮助大家陶冶情操。

  比如说,麻将这项运动一经推出,立刻就风靡了整个龙阳寨。

  四个人围在一张方桌旁不停摸来推去,除了吃饭睡觉基本上都是轻伤不下牌桌。

  掷骰子和截胡碰胡的声音不绝于耳,有时也会因为上手牌友放了一张碰牌而吵得不可开交。

  铁姑娘自从大王负伤回来,就日夜不离左右的殷勤服侍。

  端汤换药、喂饭擦身,一应事务全是亲身上阵、不劳别人。虽然这些日子过得很劳累,不过看到他发自内心的笑容,就知道他干的不亦乐乎。

  爱情的力量可真伟大呀……

  罗曼注目窗户里的情景不由腹诽。

  大王叫他来房间议事,罗曼站在门外却不知该不该进去。

  裘铁山听到外面有动静,隔着窗户在里面喊道:

  “外面可是大佑兄弟来了?来吧,快快进来说话,本王正有事找你商量。”

  罗曼抬起头,急忙答应一声“是”,极不情愿的步入房间。

  房间里很干净,看得出是铁姑娘刚收拾过了屋子。

  这会儿裘铁山正斜躺在一张木床上,身后铁姑娘卖力的给他擦着背,细密的汗珠布满整个脸颊,不时伸手擦一下。

  看到罗曼进来,铁姑娘向他轻笑一声,然后就低头继续给大王搓背。幸福的表情洋溢脸上,让罗曼顿觉这里基情四射。

  “叫你来不为别事,就是……咳咳,穆姑娘……直到现在也不理我。我寻思着,想让你过去帮我劝劝,毕竟你对她有过救命之恩,她应该……咳咳,不至于把你也给赶出来,咳咳。

  你这个人聪明伶俐,鬼点子又多,这回你若真能帮我说服了穆姑娘……以后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出来,本王绝不亏待你。”

  不等罗曼搭话,后面正在给裘铁山搓背的铁姑娘将手里麻布砰的一声摔在水盆里,叉着腰道:

  “那个女人究竟有什么好,值得你这样放心不下把她惦记?能嫁给大王是她的福分,她不乐意,我……我们还不要她了呢!

  大佑兄弟,你听我的,别去找她!那样的女人,宁愿不要,也万不可惯着她!”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还有没有点体统了!嗯,下去吧下去吧,一个大男人家,整天就知道和小姑娘们计较,没一点胸怀气度!

  大佑兄弟,别听他的,你只管去,有消息了就赶紧来告诉我。这事你可千万给我上点心,抓紧点办!

  办好了有赏,办不好了小心我罚你,听清楚了没有?”

  罗曼点点头,赶紧退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前脚刚迈出门,后脚就传来了铁姑娘将水盆打翻的声音。

  “这会儿你伤好了就要赶我走,是吧?我走!我走还不成吗?有本事你以后再别叫我来你屋里,呜呜呜呜……”

  身后铁姑娘捂着嘴巴从门口跑了出来,差点把罗曼撞倒。

  罗曼打个趔趄稳住身子,抬头看见不远处铁姑娘停下脚步,回头看向这边,还以为他是要跟自己道歉,连忙摆手表示没关系。

  可铁姑娘却好似并没在意,只是目含秋水的一直望向屋里,似在期盼大王回心转意挽留他,等了片刻不见有话,扭动腰肢大哭而去。

  ********

  穆晴柔已经这样注视窗外很久了。

  她双手握住一只茶杯,两只大拇指不停轮换着敲在杯身。窗外偶尔会有飘落的花瓣随风进入,洒落在她指间杯下。

  她轻轻拾起一枚花瓣捻转指尖,飘零的身世仿佛手中这片无根落花,让她不禁有些对景生情。

  虽然时间已经在无声无息中度过十年,但父亲那日的惨死仿佛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她眼前。她还经常会在睡梦中被这样的情景惊醒,然后让恐惧伴她流泪天明。

  她感叹着命运的不公,不由苦笑一声,算是这么多年来在无奈痛苦中条件反射出的安慰药剂,让她在无法减轻的沉重中得以短暂逃离。

  为了复仇竟然卖身贼寇,每想及此她就唏嘘不已。可现实残酷,除此以外,她一个身无长物的弱女子,又有什么办法?

  父亲惨死真相不明,明明是象州最受百姓爱戴的官员,却偏偏被官府一纸文书断为“私交叛匪,罪不容诛”。

  身前之死尚未查明,身后之名又遭此构陷,父亲既受此不白之冤,母亲又早在数年前便已离世,只剩自己孤苦伶仃,背负深仇艰难存世。

  裘铁山是这带有名的悍匪,那日自己能下定决心许身复仇也颇为不易。

  但想到父亲沉冤未雪,也就不容她再多做考虑,只能将父母所给身躯以别样方式报还他们罢了。

  此时不禁又想起前几日被那个登徒子按在地上……的场面,登时气的手掌拍在桌上,咬牙切齿道:

  “无耻小人,不杀你难消我心头之恨!”

  那日若非梁医师百般恳求,自己决然不会让裘铁山放了那个吟贼。

  想到这种种的不幸,穆晴柔支起下巴望向窗外那株残花零落的桂花树,眼中含满泪水。

  手指轻轻揩掉眼角的泪水,却见桂花树下突然多了一个男子正双目炯炯的望向自己。

  四目相对下,她急忙羞赧的低下头颅,努力避开对方似有些灼热的眼神。

  随即匆忙跑到窗前将窗户放下,躲在窗后问道:

  “你是何人?”

  “我……我来看看你。”

  罗曼觉得自己有点答非所问,不好意思轻咳一声,急忙补充道:

  “呃,那日你跳下湖,是我……”

  罗曼本想告诉对方那日是自己救了她,不过想起后面发生的事,就识趣的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转而换个话题。

  “你好些了吗?”

  穆晴柔恍然意识到此人正是那日在湖边对她轻薄之人,登时怒火丛生,气的柳眉倒竖。

  心中虽恨不得将他立刻便生撕八块,但嘴上却假意挽留他道:

  “原来是公子啊,还请公子在外稍候片刻,我正有话要与公子当面说明。”

  匆忙走过床边,伸手从枕下掏出一把剪刀藏入袖中,开门向罗曼走去。

  在罗曼的印象中,此女娇美的容颜中永远携带几分忧虑,似总有想不完的心事令她难展眉头。

  如今却见她笑意盈盈踏风而来,心中不禁奇怪,难不成是她良心发现,想要报答自己的救命之恩?

  整理一下发型准备对她说一声不用客气,却见一把明晃晃的剪刀向他插了过来。

  “喂!”

  罗曼急忙躲开扎来的剪刀,双手紧握她的胳膊奋力推出。

  穆晴柔被推倒在地,手中剪刀也滑落一旁,急忙翻身再去拾起剪刀,双手握住指向罗曼。

  “登徒子!我杀了你!”

  刷!刷!

  剪刀变换着方向连刺两下,罗曼下意识躲开,而后急忙向后跳出几步,伸手阻拦她道:

  “喂,那天要不是我救你,你早就……”

  “还敢胡说!”

  穆晴柔作势就要继续刺来,罗曼连忙闪躲。

  “好好好,这事咱们以后再说。今天可是大王让我来找你商量复仇的事,你若不想见我,我走便是,犯不着这样对我。”

  罗曼转身就欲离去,后面女子陡然叫道:

  “慢着!你、你说什么?是裘铁山派你来的?”

  罗曼按着胸口喘息几声,停步转过身,向她点了点头,有些气恼道:

  “不然呢,你以为我愿意见你?凶神恶煞一般,哪有对自己的救命恩人这样凶的?”

  对面女子慢慢放下手中剪刀,拂袖转入房中,走到半途停了下来,而后说了句:

  “进来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