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王不是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5章 破瓜

大王不是贼 嫩特焦 2587 2019.07.14 05:23

  韩平的话刚一出口,立刻就引来了群情激愤。

  云门寨在罗曼的带领下各项事业都在蒸蒸日上,再加上近来大到韶州、小到曲江,各级官府也是频频示好,这让云门寨里的人们底气大增,都觉得山寨利益不容侵犯。

  尤其像这种胆敢跑来砸场子的事,更是严重的伤害了云门寨人民的感情。强烈的自尊心让他们一个个摩拳擦掌,声言非得把闹事的人打个半死再丢进牢房,才能维护山寨的权威。

  虽远必诛的大汉朝,一直是罗曼向往的时代。

  虽然他现在还不能够左右北宋积贫积弱、被动挨打的局面,但自问通过这段时间的努力,在韶州地界横着走,应该还是没有什么太大问题的。

  范文程在西南茶市上早已一败涂地,从尹知州对自己突然的爱昧态度来看,他大概也是已经做好了要抛弃范文程的准备。

  范志和现在已然成了一只丧家之犬,即便就是自己现在揍死他,相信也不会有什么人肯站出来替他说话。

  世界就是这么现实,现实的让罗曼可以一无忌惮。

  霸气侧漏的罗曼一拍王椅,腾地一声站了起来,恶狠狠道:

  “奶奶的,竟敢砸起我的场子来了!彪子,你这就带些兄弟拿上家伙下山,给我把这群狗杂碎们狠狠的教训一顿!

  今天我就要在韶州地界上立威,让所有人都知道:以后凡敢犯我山寨者,虽远必诛!”

  张大彪吼着嗓子一声“喏!”就带了弟兄们气势汹汹的跟随韩平下了山。

  山寨里的防务暂由九叔公坐阵,他急忙唤来几个小头领重新分配了人手,以保证山寨里的警戒任务不会有所松懈。

  黄昏时节,那颗火红的圆日渐渐落下山去。

  西边的天空上,一片红霞铺满,几只白鸟扇动着翅膀,追随着落日飞向天边,其后消失在暗淡的天光里。

  夜,终于来了。

  云门寨里灯火渐上,照的寨中一片通明。

  大王的竹楼里,罗曼一如既往的在读书写作。他现在已经习惯了用笔杆子领导枪杆子,凡事都喜欢先经过系统的思考然后再述诸笔墨,等到想法成熟之后,就吩咐吴有用等人付诸实施。

  “关于在山寨里建设技术培训学院的设想……”

  罗曼低头写道。

  “随着我山寨各项事业的极大发展,技术人才的短缺,越来越成为制约我们今后发展的重要因素……”

  ********

  云门寨外的密林中。

  蒙虎已经带着雌雄双煞和胖和尚,趁着张大彪被范志和引开的当口来到山寨。

  胖和尚不屑的看着云门寨的大门防守,讥笑道:

  “就这么几条虾兵蟹将,也值得你费这么大周折?依洒家的看法,我等只管从这条路杀将进去,纵是有那呼延庆护佑罗曼,以我等四人之力对他一人,也定然不会失手。”

  蒙虎冷笑一声道:

  “哼,你未免也想的太过简单了。你信也不信?只要这几个虾兵蟹将想杀你,不等你走到门口,那几张连弩就已经把你射成马蜂窝了。”

  蒙虎说着伸手向两边的哨塔上指了指。

  “喏,自己看看吧。”

  几人顺着他的手指方向仔细看过去,果见寨门后的两座哨塔上隐约有几点寒光闪烁。

  “这还不算,还有那里,那里……”

  蒙虎紧接着又向三人连续指了几个方向,大伙一起朝那边看去,只见在哨塔后方的几座梯台上,同样摆着数架强弩。

  胖和尚不以为然道:

  “哨塔上的四架连弩,是挺招人忌惮,也还算有些杀伤力。不过后面的那几架,我看不过只是吓唬人的摆设罢了,以连弩的射程,他们将弩摆在那个位置,绝不可能射过寨门口的。”

  蒙虎转过头来看看胖和尚的肥脸,轻哼了一声道:

  “你真以为那几架强弩都是摆设?哼,这种弩我见他们试射过,用的都是一丈长的铁矛为箭,上弦速度更是奇快无比,而且每架弩都可接连发射三枚弩箭,射二里地都不成问题。

  五张弩只要配合得当,一旦发射起来,根本就没有空隙给你躲避。像你这样一颗大好头颅,只消这么一顿射,破瓜是不在话下的,就只看能破几次了。”

  破瓜在古代有破身之意,雌雄双煞乃是夫妇,自然知晓其中含义,如今听这话竟然用在了这个胖和尚的脑袋上,都有些不禁好笑。

  胖和尚也觉的有些难为情,摸了摸脑袋道:

  “他娘的,也不知他们究竟是从哪里弄来的这种武器,简直比西北军用的床弩都好!”

  “哼,走吧,我们还是另寻入口为好。”

  蒙虎带着四人转身钻进密林,借着月色一直往后山方向走去。

  眼看快到罗曼的竹楼方向,蒙虎轻轻一挥手让大伙都止步蹲下,而后吩咐道:

  “这里离罗曼所在的竹楼最近,只要翻过了这道沟便可看见他的竹楼。不过通过这几日我对这小子的观察,此人非常阴险狡诈。这里既然直通他的住所,路上势必机关重重,你们各自小心。”

  胖和尚刚才已被那几张威力巨大的弩吓得不轻,这会儿不由有些心慌的摸着自己的脑袋问道:

  “你既知这里必然有危险,那我们为何不从别处入寨,也省了这许多麻烦?”

  蒙虎见他害怕,冷笑道:

  “若从其他地方入寨,离罗曼所居之处不知还有多远。这一路上把守重重,不等我们到了那座竹楼,早就被他们发现了,到那时岂不更加艰难?

  哼哼,你若是害怕,现在回去还来得及。我们走!”

  胖和尚自讨了没趣,讪讪说道:

  “谁说我害怕了?哼,走就走,大不了十八年后还是一条好汉!”

  夜色越发的黑了,茂密的树林将天上的月光遮挡在外,林中偶尔会传来猫头鹰怪异凄凉的啸声。

  四人踩着落叶沙沙作响,保持着阵型一路尾随向前。

  “小心!”

  蒙虎脚下不知踩到了什么,本能的大喊一声跃向旁边。谁知这机关并非从前而来,而是从两旁一齐向中间夹了过来。

  蒙虎已然来不及躲避,胸前背后结结实实挨了两下,整个人就被夹在了中间不能动弹。

  其余三人急忙伏地躲避,直到机关没了动静这才慢慢爬起,急忙过来解救蒙虎。

  仔细看时,原来竟是一棵大毛竹被人从中间破开后拉向两边。刚才因为蒙虎脚下不小心触动了机关,因此才被夹在了毛竹里不能动弹。

  众人齐力将毛竹重新拉开,这才好不容易将蒙虎救出。

  蒙虎捂着痛疼的胸背,略歇了一会儿,觉得身体并无什么大碍,这才站了起来,示意大家继续前进。

  四人一路都是极其小心,但仍然还是在经过一处伪装极好的刀山剑林时割的满身伤痕。

  在经历了西天取经般的千辛万苦后,四人好不容易看到了罗曼所居的竹楼。

  四人趴在山坡上,目光炯炯的注视着近在咫尺的竹楼,但却没一个人继续前进。倒不是他们互相胆小推让,而是四人此时实在都已累的筋疲力尽,就连翻越这最后一道坡坎的力气都没了。

  几个人商量一番,最后一致认为,如今若是再强行进寨,不要说力战呼延庆抓罗曼了,能不被对方用小拳头锤死就是万幸。

  蒙虎气的一拳砸在地上,胳膊上的伤口里还在慢慢向外渗着鲜红的血,转头看了看疲惫至极的几人,无奈的强忍愤恨,长叹一声道:

  “今日先回去,刚才我在来的路上已对各处机关都做了标记。待明日,等我们恢复了元气,再来找那罗曼小子算账,嘿!”

  蒙虎双拳狠狠砸进土里,极不甘心的望了近在眼前的竹楼一眼,然后咬着牙一转头,带着众人原路返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